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18章风葬28

正文 第618章风葬2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做次恶人?”那郎高诧异一声,就说:“陈九,你打算干什么?不会是…弄死王姑娘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实在不行,只能让死者受点委屈,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初瑶就这样埋了吧!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也没再说什么,就把先前的问题提了出来,他说:“陈九,你说把丧事做大点,哪来的费用?”

    我告诉他,万名塔的人会凑一部分,另外一部分,咱们这些人再凑凑,实在不行,只好找郭胖子借点钱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开始凑钱,那陈天男将那些中年大汉身上搜的干干净净,一共凑出来一万一千块钱,由于不知道万名塔能凑来多少钱,我只好给郭胖子打了一个电话,找他借了三万,一共是四万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那郭胖子不知是开公司赚钱了,还是咋回事,不到几分钟时间,便给我转了四万,说另外一万是他的礼金。对此,我没有拒绝,礼金这东西就是这样,今天我办酒,你给我一万,明天对方办酒,总得加点还回去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钱,我们没闲着,开始着手准备丧事,先是让郎高去请一些戏班子,今晚为梦珂热闹下气氛。然后又让郎高给陈天男列一份丧事需要用到的东西,再让陈天男带着那些中年大汉出去买东西。至于伙食问题,我去了一趟万名塔的酒店,跟那酒店谈好价钱,让他们包办一天半的伙食,价钱是八千,食材他们全包。

    解决伙食问题后,我在万名塔找了一名熟悉当地环境的村民,让他领着我砍了一些柏树枝,又砍了几根竹子,打算把帐篷装扮起来,毕竟,梦珂的棺材在里面,总不能让帐篷看似跟平常没啥差别。

    砍完竹子跟柏树枝,我给那村民掏了五十块钱,算是他的辛苦费,那村民好像认识我,死活不要钱,说是引路不需要钱。我说,丧事方面,只要动下手脚,红包必须给,好说歹说,他才收下那五十块钱,就给我留了一个电话,让我有事可以找他。

    记下他的号码,我朝他道了一声谢,便径直回到帐篷。

    回到帐篷,郎高跟陈天男并没有回来,帐篷内只有两名守棺材的中年大汉,我让他俩帮忙搭建下灵堂,大概花了接近两小时,总算将灵堂弄好,抬头一看,这灵堂与平常搭建的有些不一样,门头上是用竹子弯成一个半圆,上面扎上一些柏树枝,每隔一段小距离,是用白纸折成的莲花,在半圆最中间的位置,是一张白纸,上面用毛笔写上当大事三字,左右两侧是,低头迎贵宾,俯送亲人,十个大字。

    弄好灵堂,我找来一张八仙桌,放在棺材最前头的位置,再在上面摆上一个香盅、三牲以及苏梦珂的黑白照片。由于苏梦珂年龄偏少,我在她照片的左上角贴了一块红纸。

    捣鼓好八仙桌,我看了看棺材,按照正常丧事来说,这棺材下面必须要弄两条长木凳,原因在于,棺材在下葬前,棺材不能落地,避免死者过多吸收阴气。

    但是,这棺材压根移不动,无奈之下,我只好朝棺材作揖,烧了一些黄纸,再在棺材前将事情的原委诉说一番,恳请当地土地爷能网开一面。至于这番诉说有没有用,我不知道,就知道在丧事上,有些话必须要说明,这是丧事的习俗,不能坏了这个规矩。

    随后,我找来一盏长生灯,放在棺材的左侧,又朝棺材说了一番缘由,大致上是,由于棺材移不动,只能将长生灯放在棺材旁边,还望死者莫见怪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后,我将郎高买回来的那些阴兵跟阴兵头子摆在灵堂的左右两侧,又在这些阴兵、阴兵头子身上贴了一条白纸,约摸二指宽,三十公分上,上面用毛笔写上了一行字,内容是,公元2oo6年,5月3o日,陈门苏氏供。

    贴好白纸后,我想起郎高没有买散灵所需要的王灵官跟马元帅,好在他买了竹篾跟白纸,我便试着用竹篾扎了一个纸人,由于技术有限,我扎出来的纸人,只能用四个字形容,惨不忍睹,特别是纸人的面相,对于美工课长期不及格的我来说,这无疑是一个考验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将小时候画人的口诀拿了出来,这口诀是,大字不出头,两边挂轮头,三天不吃饭,打个咸鸡蛋,就这简单的二十个字,一个人的脑袋画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这画工,真是天下一绝。”边上那两名中年大汉,一见刚出炉的纸人,不由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我瞪了那人一眼,就说:“画的是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心诚。心诚,哪怕随便摆个纸人,也能代表王灵官跟马元帅两位仙灵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没再理那人,又按照刚才的方法画了一个人头,再在空白的地方写上,几个小字,王灵官大人、马元帅大人。我怕这样不起作用,又在纸人后脑勺的位置,写上王灵官跟马元帅的生辰八字,再在这两个纸人面前烧了一些黄纸。

    做完这个,我拍了拍手,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总算将王灵官跟马元帅的纸人弄好。没有任何停留,我将王灵官的纸人放在棺材前端的左侧,再将马元帅的纸人放在棺材前端的右侧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天男回来了,刚进门口,他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在我脸上盯了一会儿,又看了看那两尊纸人,紧接着,那货一手捧着肚皮,一手死劲拍打灵堂的门槛,哈哈大笑道:“九…,九…哥,你画的这是什么,哈哈哈,笑死我了,就这画工,哈哈哈,不行,我要去厕所了,笑的肚子太痛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笑着,那货竟然转身就朝外面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笑着。

    “滚回来!”我恶声骂了一句,就说:“笑毛啊,有本事你来画!”

    他一愣,停住身形,就走了过来,一手指着左边的王灵官纸人,笑道:“九哥,你看看你画的这个,眼睛用两个圆圈代替了,鼻子、嘴巴更简单,竟然用一个三字就给代替了,不当画家白瞎你这个人才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