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16章风葬26

正文 第616章风葬2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石柳,“你怎么看出死者不甘心?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伸手朝棺材内指了指,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,她指的是王初瑶右胸的位置,一双手护在那个位置,就对她说:“没啥异常啊!”

    她罢了罢手,“在你们外人看来,没什么异常,而在我们苗族看来,问题大了去,先,我敢确定一点,这小姑娘的心脏应该跟常人不一样,常人的心脏在人体左侧胸腔第二肋间隙到第四肋间隙之间,而这小姑娘的心脏应该在右侧胸腔的第三肋,正是她手护的那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朝王初瑶身上看了过去,就现,她双手看似护住右胸,实则离右胸还有些小距离,倘若不仔细看的话,很难分辨出来,就问那石柳,“就算她心脏在右侧,这与陪葬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她笑了笑,解释道:“心脏,在寻常人眼里,只是人身体中最重要的一个器官,而在我们苗人眼里,它不但是最重要的一个器官,还是最靠近神灵的地方。正所谓,相由心生,恶由心生,善由心生,所有的一切都是由心衍生而来。据我苗族的一些记载,神灵不在天上,也不在地下,而是在心上,就如民间一些关于神仙的传言,个个都是由凡夫俗子修炼而出,他们修的是什么?不是身子,不是道,而是心,心至善,或至恶,都有一番不同的际遇,善者,成为民间正义的化身,万民朝拜,恶者,成为民间罪恶的化身,万民唾弃。所以,无论是凡夫俗子,还是神灵,心,至关重要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指了指王初瑶右胸边上,继续道:“你看,这小姑娘双手护在心脏的位置,则说明,她的心逐渐被吞噬,她要护住心脏,至于她的心,被谁吞噬,很显然,应该是苏梦珂。”

    听完她的话,我感觉以前的人生观被颠覆了,以我们的传统来看,大凡神灵都在天上,就如民间说的,玉皇大帝,太上老君,这些神灵悉数在天上的凌霄宝殿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每个地方的信仰不一样,在这个问题我没有深问她,就问她怎么看出是苏梦珂在作祟。她告诉我,苗族这边办丧事,第一件事就是用红纸贴在死者心脏的位置,一是为了镇住死者的鬼魂,让其不要捣乱,二是怕死者的鬼魂跑了出来,找活人陪葬。

    听着她的话,我整个人都懵了,先前入殓时,我是按照我们那边的习俗来办,并没有在苏梦珂心脏贴啥红纸,就问她:“可有破解之法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说:“有两个办法,一是破了这姑娘的处女身,让其身子沾点阳气,二是用秽物破了这口棺材,让其失去一些气场,切断他们之间的焱气,除了这两种方法,再无第三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为难了,她说的第一个办法显然不可能,那特么跟强奸有啥差别?至于第二种办法,更加扯淡了,梦珂生前太苦了,怎忍再破坏她的棺材。

    那石柳见我没说话,叹了一口气,说:“陈九,办法我告诉你了,至于用哪一种,你自己看着办。另外,苏梦珂的墓穴,最好就地挖坑埋了,不宜再移动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跟边上另外三名女人用苗语交谈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大概谈了十来分钟时间,那石柳走到我面前,开口道:“我们刚才商量了一会儿,考虑到苏梦珂能给万名塔带来一处禄地,我们决定凑些钱给苏梦珂办丧事,对了,还有一点你要注意,这场丧事,切莫用她娘家的一分钱,不然会坏了彩头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朝她们说了一声谢谢,也没再跟她们说什么,就将她们引出帐篷,再次朝她们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随后,石柳她们跟围在外面的那些村民说了一些话,大致上是,事出有因,灵堂就设在这。

    原本那些村民有些吵闹,说是就算事出有因,也不能将灵堂设在这,直到那石柳说出禄地时,那些村民才停止吵闹,一个个谄媚的跟我打招呼,让我把梦珂的墓穴旁边的地方写上他们的名字。

    对此,我跟他们客套一番,直到中午十一点,才将那群人打走。

    待他们走后,我叫上郎高跟陈天男,我们三人守在棺材前开始商量梦珂的丧事,我先是将石柳的话,告诉他们,就让他们帮忙想办法。

    他们听后,那陈天男率先开口,他说:“九哥,这是好事啊,名正言顺的跟美女生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你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。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王初瑶那小妮子长的挺漂亮,身材也好,是个男人都会对她有点想法,以我看,九哥,你把她睡了呗!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冲他吼了一句,就说:“你tm能不能给老子正经点,说正事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正事啊!那石柳不是说了么,要么把王初瑶的处女身破了,要么用秽物破了这口棺材,并没有第三种方法。以你对嫂子的感情,肯定不会破坏棺材,那只剩下一个破了王初瑶的处女身。”他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“天男,别瞎闹,以陈九的性子,绝对不会干那种事。再者说,你看着棺材内的王姑娘,还行么?”郎高在边上插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有啥不行的,女人嘛,关了灯都是一个样子。”说着,那陈天男朝棺材内瞥了一眼,不知是被吓到了,还是咋回事,他立马夹紧双腿,说:“九哥,你当我啥话也没说。”

    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没再理他,就问郎高:“郎所长,你有啥看法?”

    他朝我罢了罢手,说:“陈九,以后别叫我郎所长,叫五筒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问我要了一根烟,点燃,深吸一口气,继续道:“看法嘛,肯定有点,那石柳不是说了么,这一切源于苏姑娘的不甘心,咱们只需找出她为什么不甘心,应该能解决这个问题。还有就是,以苗族这边的习俗,入殓时,应该在死者心脏的位置贴上一块红纸,咱们可以做些仪式,在苏姑娘身上贴上一张红纸,另外,无视她们的话,按照你以前的思路,在丧事上用散灵试试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