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14章风葬24

正文 第614章风葬2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刚出门口,由于天刚亮的原因,可见度不是很高,隐约能看到十米以内的景物。

    就这十米的距离,黑压压的一片,全是人,粗略估算下至少有百余人,领头的是六个人,其中有我认识的石柳跟麻巫师,他俩旁边站的是一些陌生的面相,从人数看,应该是万名塔八大家的其中六家,五女一男。

    他们一见我出来,立马凑了出来,那麻巫师率先开口,他说:“陈九,听说你要给苏梦珂在这办丧事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心中就纳闷了,这事昨天夜里才确定下来,他们咋一大清早就知道了?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别的事,可以看在乔婆婆份上,允许你瞎闹,唯独这事,万万不可能,我劝你一句,趁早将灵堂搬走,别影响我们万名塔的风水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那麻巫师语气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,就觉得,他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先朝他们弯了弯腰,表示礼貌,解释道:“我原本打算将梦珂的尸身拉回衡阳办丧事,只是…昨天夜里出了一些状况,无奈之下,才决定将灵堂设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状况?”那石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将王初瑶的事跟他们说了出来,又将帐篷内的一些怪异现象悉数告诉他们,说:“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,还望各位看在梦珂是本地人的份上,能行个方便,事后,小九必定请戏班子在万名塔广场唱上三天三夜,替你们除除晦气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别以为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在这办丧事,真当我们万名塔的人好忽悠不成。”说话这人,站在石柳边上,是个妇人,年龄跟石柳不相上下,体型偏瘦,一对眼珠凹的特别深,给人一种长年睡眠不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瞥了那妇人,就说:“倘若各位不信,可以自行到帐篷内,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,在我脸上盯了一会儿,厉声道:“小子,别以为弄个什么障眼法就能唬住我们,今天,我们把话放在这了,中午之前,必须抬着那棺材离开万名塔,否则,休怪我们万名塔不讲面子,连同棺材跟尸体丢在河里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万名塔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万名塔。”

    他们身后的一些村民开始吆喝起来,声音壮如洪钟,刺得我耳膜有些生疼。

    大概叫了十来秒钟,那女人罢了罢手,说:“小子,你也看到了,这是我们整个万名塔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微微一愣,坦诚说,我本来想跟他们解释一番,再说上一些好话,甚至赔一些钱财也行。但是,一看他们的态度,别说什么钱财,估计就算给他们一座金山银山,也会将我们赶出去。

    索性,我也懒得跟他们解释,就朝石柳说了一句,“石夫人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正准备说话,她边上那妇人开口了,她说:“小子,是不是兵书看多了?打算各个击破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瞥了一眼石柳,就说:“老石,我知你们关系好,可这事关系到整个万名塔,咱们六个人同一条心,必须将这小子赶出万名塔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那石柳尴尬的冲我笑了笑,说:“你也看到了,我无能无力,有啥话就在这说吧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说:“石夫人,你应该知道我原本是打算将梦珂的尸体拉回衡阳的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示意我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棺材出了问题,才准备在这办丧事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我就觉得憋屈,一种不被人相信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小子,编,继续编!”那妇人冷笑一声,说:“你当我们在场的这些人都是三岁小娃娃?我看你是出门忘了带智商,拿这种借口搪塞我们,只是一口棺材,能出啥问题?真以为我们这些人没见过棺材?没见过办丧事?”

    玛德,我有些火了,这妇人一而再的咄咄逼人,就说:“你一而再的认为我骗你,你特么自己进去看,你当我稀罕在这破地方办丧事?”

    “陈九,别冲动!”边上的郎高一把抓住我手臂,轻声道:“咱们是外地人,他们是本地人,语气上别伤了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,小子,还敢到万名塔撒野了,你信不信我们一人一口唾液能淹死你。”那妇人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吵了。”说话这人站在麻巫师旁边,六十左右的年龄,身上穿着一件碎花格子的衣服,裤子是六十年代那种女性裤子,黑色的,体形单单瘦瘦的,面相属于慈祥那种。

    她在我身上看了一会儿,继续道:“老身听乔婆婆提过这年轻人,从事八仙,人品还不错,应该不至于骗我们,与其在这吵吵闹闹也没个结果,倒不如拿出点实际行动。这样吧,我们几人进去看看,倘若这年轻人骗了我们,也不需要看在乔婆婆的份上,立马将他们赶出万名塔,终生不许其踏进万名塔,倘若他说的是真话,我们再协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那妇人爽快的应了下来,“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能耍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身后那群村民交待了一句,大致意思是,让他们在外面等着,一旦现受骗了,就将帐篷给拆了。

    随后,我让郎高跟陈天男在外面盯着那些村民,便领着他们六人进了帐篷。

    刚进帐篷,那妇人立马讽刺道:“小子,别以为把棺材下面的长木凳弄烂就能骗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她,也不想理她,就引着石柳跟另外几人去棺材边上,朝棺材内努了努嘴,说::“你们看,躺在里面的是我朋友,她身下才是梦珂。”

    “双人同棺?”那石柳朝棺材内瞥了一眼,皱了皱眉头,说:“这人好眼熟,好像在哪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王初瑶,我朋友,在燕塔的时候,你应该见过。”我朝她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死的?”她伸手摸了摸棺材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先前比较好说话的那妇人有所动作了,她先是惊呼一声,然后说:“她居然没死,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