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11章风葬21

正文 第611章风葬2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…你没事吧!”那王初瑶见我脸色不对,关心道。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不敢说话,双手死死地抱着苏梦珂,脚下艰难地朝棺材那个方向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陈天男跟郎高现我这边的现象,郎高说:“陈九,你行不行?不行的话,将外面那些中年大汉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憋足一口气,就说:“移尸过程不能换人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紧了紧苏梦珂的身子,脚下再次力,朝棺材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来到棺材前,我感觉整个人都要虚脱了,手头上再也无力抓住梦珂的尸体,眼瞧就要掉了,那郎高单手托住梦珂的脚,他可能没想到梦珂的身子特别重,整个身子朝前斜了一点。好在他是练家子,只是一瞬间,立马反应过来,将另一只手的凿子放下,双手死死地抓住梦珂的脚,整个身子直了起来,就说:“咋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就朝棺材内努了努嘴,意思是,帮忙将梦珂的尸体入殓。

    他会意过来,帮忙将梦珂的尸体朝棺材内移了进去,那陈天男则在边上喊:“驾鹤西去。”

   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我们总算将梦珂的尸体移进棺材。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就听到一阵细微的咔嚓声,寻声看去,我看到放在棺材下面的两条长木凳露了一些裂痕,那咔嚓声就是那个方向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我喊了一声,就准备伸手托棺材。

    忽然,砰的一声巨响,整口棺材直愣愣地砸在地面,那两条长木凳被砸的碎成一块块木条。

    这一现象,吓得那王初瑶连连尖叫,双手死死地抓住我衣襟,死活不松开,至于陈天男,他整个人都懵了,嘴巴涨得特别大,满眼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相比他们的惊恐,我跟郎高稍微好一些,不过,也只是比他们好一些。

    整个画面被定格在那一秒,足足过了好几秒钟时间,我才回过神来,也顾不上心中的害怕,立马朝棺材内看去,就看到苏梦珂静静地躺在那,不知咋回事,我感觉此时的苏梦珂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特别是她的面部表情,看上去有些狰狞,一对眼珠凸的特别厉害,鼻子处隐约有血液样的东西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陈九!”那郎高猛地呼出几口重气,走到我边上,朝棺材瞥了一眼,说:“是不是尸变了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:“她死了很长时间,不可能生尸变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?”他沉声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就伸手朝棺材内探去,特别阴凉,就像伸进冰窟一般般,手臂上的寒毛隐约有些微白色的渣子。我微微一怔,先前清理棺材时,棺材内并没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压下手中的疑惑,朝苏梦珂身子摸了一把,入手的感觉很冷,是那种彻骨的寒冷,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,连忙将手臂缩了回来,“这丧事恐怕不好办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那郎高问。

    “她的尸身可能被孤魂野鬼给侵占了。”我会这么说,是因为,刚才抱苏梦珂时,她尸身只是有些冷,并没有这种彻骨的寒冷,出现这种情况,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说,被孤魂野鬼占了尸身,用风水的话来说,就是死者入殓破坏了棺材内原本的气场,导致气场逆流,阴气滋生,以致棺材内的气温出现变化。

    当然,每个行业对这种怪事看法不一,所以,处理事情的过程也有些不同,就拿我们八仙来说,遇到这种事,只有一个办法,赶走尸身内的孤魂野鬼,至于怎么赶,还是老办法,烧黄纸,说好话,这是我们八仙面对怪事的唯一办法,主要是其它办法,我们不会,毕竟,我们只是八仙,不懂得高深的道术,更加不懂得怎样驱鬼。

    “被孤魂野鬼附身了?”那郎高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说:“可以这样理解,也不可以这样理解。”

    他好像不明白我的意思,就说:“到底怎么回事呀,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我没心思回答他的问题,就找来一些黄纸,让郎高跟陈天男退到我身后,我则点燃黄纸,对着棺材弯了弯腰,开口道:“我乃太上老君门下弟子,陈九是也,棺材内是敝人妻子苏梦珂的是遗体,还望阁下看在太上老君的份上,拿着这些黄纸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又朝棺材作了三个揖。

    待黄纸烧到一半时,我伸手朝棺材内探去,还是先前那般寒冷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刚才那番话是算礼,但是没啥用,看情况,只能来恶的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左手持菜刀,右手持凿子,脸色沉了下去,右脚重重地跺在地面,恶声道:“好言相劝你不听,非得逼我动粗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将菜刀猛地砸在地面,骂道:“你个缺德鬼,再不走,老子用菜刀劈了你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朝棺材那个方向吐了几口唾液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七八秒钟的时间,我再次朝棺材探手,情况并没有好转,相反,棺材内的寒意更甚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心急了,平常遇到一些怪事,只要作一番恶态,十之就能解决问题,为什么这次不灵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将头凑了过来,问道:“怎样?”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说:“有点不妙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他问。

    坦诚说,我有点想念青玄子,要是他在这,肯定能给我提点意见。毕竟,他是道家弟子,懂些偏门的东西,不像我这般,只懂一些不是办法的办法,说白点,我只会装恶吓跑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“再试一次吧!”我说了这么一句话,再次故作恶态,将手中的凿子朝棺材内戳了过去,就在离尸体还有三公分的位置,我停了下来,怒声道:“阴有阴间规,阳有阳间法,倘若再鸠占鹊巢,休怪我手下无情,大不了毁去这尸体,也要你打个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将凿子朝尸体处递进了两公分,开口道:“走,还是不走,由你选择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整间帐篷内的气温骤降,正上方那盏白炽灯也变得忽明忽暗,隐约有熄灭的趋向,一时之间,气氛诡异至极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