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10章风葬20

正文 第610章风葬2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郎高这么一说,我苦笑一声,也不知道怎样跟他解释,就让他先让开,这事等会再说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也没说什么,走到我边上,帮忙将棺材弄进帐篷。

    待弄好棺材后,郎高在旁边碎碎地唠了一大堆废话,大致上,出于经济考虑,灵堂必须设帐篷内。

    对此,我一直没跟他解释,只顾着摆弄棺材,那陈天男有些听不过眼了,就说:“五筒,你吖懂个屁,你当我们不会算这笔帐啊,问题是,万名塔不允许灵堂设在这,九哥必须将嫂子拉回衡阳,不然,丧事根本没法办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微微一愣,就问我:“他说的是真话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将石柳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他,说:“我也是无可奈何,不能坏了这边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起身?”

    我看了看苏梦珂的尸体,又看了看棺材,说:“将她装进棺材就启程吧!”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好像想说什么,我怕耽搁时辰,朝他罢了罢手,示意他不要再说了,便开始捣鼓棺材,我先是让陈天男找了一些干净的抹布,将棺材里面擦拭一番,又在棺材内铺上一些软质的东西,稻草灰、五谷杂粮、寿枕以及几床阴婚时的被褥。

    铺好棺材,我打算将梦珂的尸体擦拭一番,就让陈天男跟郎高等人离开帐篷,留下王初瑶帮把手。

    待他们离开后,我将帐篷门关上,又倒了一些清水放在苏梦珂边上。由于男女有别的原因,我让王初瑶抹尸,我在边上指点。哪里晓得,那王初瑶说,害怕,不敢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亲自上阵,就让王初瑶端着清水站在我边上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端起清水站在我边上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压下心中那股苦涩,将苏梦珂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褪去。很快,一具酮体出现在我眼前,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她的酮体,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,压根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苏姐姐已经仙逝,你…别难过了,办好她的丧事就行了。”那王初瑶见我愣在那,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再次深呼一口气,从她手中接过尸巾,开始擦拭尸体,由于梦珂体内是一些燕子骨灰,柔软的很,擦拭起来特别麻烦,好在我擦了不少尸体,经验这方面还算可以,所以,擦尸过程中,并没有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大概花了半小时,我将梦珂的尸体擦拭完,又找来一些寿衣,替她穿上。值得一提的是,苏梦珂属于花季少女,她的寿衣不同于平常丧事的寿衣,底衣是一件红色的丝绸衣服,中衣是一件深蓝色的棉质衣服,外套是一件白色的连体寿衣,上衣的袖口位置绣了两朵荷花,意为,未满二十,让阎王看在年轻早逝的份上,给死者下辈子谋个好的出身。

    替她穿完寿衣,我将事先准备好的木盒子内装燕子骨灰放在她腹部,又在木盒上面点上一点朱砂,再将她一双手放在木盒上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盯着梦珂的脸看了一会儿,心里酸酸的,涩涩的,低声道:“梦珂,咱们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帐篷内掀起一阵微凉的阴风,吓得那王初瑶连忙缩了缩脖子,一手死死地拽着我手臂,轻声道:“九哥哥,是不是苏姐姐回来了?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瞥了她一眼,说了一句没事,便将手臂从她手里抽了出来,“王姑娘,男女授受不亲,还望你注意一下身份。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没再说话,不过,她脚下朝我这边走了两步,跟我身子挨的很近,想必是害怕了。

    我没在乎她这个小动作,就朝外面喊了两嗓子,“郎所长,天男,进来帮下忙。”

    很快,他们俩走了进来,就问我需要做啥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沉声道:“梦珂死了一段时间,入殓时,煞气特别重,你们俩一人手里持一柄菜刀,一人手里持…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帐篷内看了看,就看到不远处有一根长约一米的钢筋,大拇指粗,一头是圆的,一头是尖的,这种钢筋,在我们那边叫凿子,专门凿石头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下,我指了指那凿子,说:“一人手里持凿子,站在棺材左右两侧,嘴里喊四个字,驾鹤西去。”

    那陈天男愣了一下,疑惑道:“九哥,我跟你办了不少丧事,没见过这种入殓的方法啊!”

    我跟他解释一句,“葬经有云,气之盛行,而余者止也,以利器避之,得其外气散,余吉入也,根据这话的意思,煞气重者入殓,需要用到利器避煞。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就说:“九哥,生肖方面有讲究么?”

    我算了一下苏梦珂的八字,又问了陈天男跟郎高的生根年月,两者并未相冲,就对他俩说:“生肖不相冲,你俩拿着那两样东西站在棺材边上,喊着驾鹤西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点了点头,一人手里拿着一把菜刀,一人手里拿着凿子就站在棺材左右两侧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没?”我朝他俩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点了点头,齐声说:“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俩嘴里开始喊,“驾鹤西去。”那陈天男或许是害怕的缘故,他声音特别大。

    见他们准备好,我舒了舒筋骨,抖了抖身上的衣服,再用清水将手洗干净,一把抱起苏梦珂就朝棺材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不到三步,不知是没吃饭的缘故,还是咋回事,我手头上一沉,整个身子弯了一下,险些就摔倒了,好在边上的王初瑶拉了我一把,“九哥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就抱着苏梦珂朝棺材那个方向走去,也不晓得咋回事,离棺材越近,手头上就越沉,在离棺材还有一米时,我感觉手头上抱的不是尸体,而是一块几百斤重的铁皮,整双手臂差点脱臼了,豆大的汗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我有些急了,倘若梦珂的尸体掉在地面,这入殓算是没法进行下去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