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607章风葬17

正文 第607章风葬1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陈天男见我没说话,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九哥,你没事吧?无错网不少字”

    我压下心中的疑惑,朝他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没事,就问他:“你从哪个方面看出王初瑶跟那个人关系不正常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那人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,有种深情款款的感觉,又有几分怜悯之意,就觉得那人应该很在乎王初瑶。对了,九哥,那人提到过嫂子的丧事,他说,随风而来,随风而逝,一切源头皆是风,不可逆天可行,可用风葬厚葬,待来年春暖花开之时,或许会有一番别样的际遇。”

    “别样的际遇?”我嘀咕一句,有些不懂这话的意思,就问陈天男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:“那人是这样说的,我也不知道啥意思,不过,九哥,王初瑶的事,你必须放在心上,别让她把你坑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我记下了,会对她保持几分警惕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心里苦涩的很,不知道怎样形容自己的心理感受,就觉得,每个接近我的女人,都好像有预谋一样,先是苏梦珂,她那时候接近我,是想利用我,气乔伊丝,后来更甚,她跟王木阳联合,想害我性命。再是温雪,她接近我,却最终把我坑了,现在又是王初瑶,只是不知道她这次接近我,对我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    我想过直接找她把话说开,但是,想起眼下事情多,不愿再分神,也就打消这个念头,她爱怎样就怎样吧,我累了,心累了,不想再在某种阴谋下苦苦挣扎,我想的只是本本分分当一名八仙,一名送人入土为安的八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死劲搓了搓脸,会出心头那些负面情绪,就问陈天男:“扯了这么多,你还没告诉我,你的钻石耳坠跟婚戒呢?”

    他犹豫一会儿,开口道:“我当初跟那人约定好后,便想法设法从家里逃出来,哪里晓得,我家那母老虎一直盯着我,直到高佬出现在火车站,我才找到一丝机会,只是…走的匆忙,身上没带多少现金。刚才去取钱,才现银行卡被冻结了,无奈之下,我只能将耳坠跟戒指卖了,再加上剩下的一些现金,共计十四万八,倘若不够的话,我可以给我家母老虎打电话,她应该会给我一点钱,不过,只要跟她要钱,我就必须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就说:“天男,既然你家人不支持当八仙,你就回家吧,别因为一些事闹得家庭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他面露苦涩,说:“九哥,你知道我性子,受不了家里那种束缚,才会想到外面闯一闯,一则想证明自己的价值,二则,唉!我那婚姻,不提也罢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从边上捞起钱袋,将钱递给他,说:“你的心意我心领了,那耳坠是你的象征,婚戒是一段婚姻,不可儿戏,快些去赎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将钱袋递到我手里,说:“九哥,钱的事,别再说了,就这样决定了。至于耳坠跟戒指,我跟那老板打了一声招呼,一个月之内能赎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好像想起什么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九哥,我还瞒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高佬被我打进医院了!”他摸了摸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啥?你打他干吗?”无错网不跳字。我一愣,不可思议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高佬,我要来万名塔,他死活不同意,就说我来了也没用,他必须亲自将半截手指骨送到你手里,我急着来万名塔,就拿啤酒瓶子在他头上砸了一下,这才抢来半截手指骨。”说完,他好像知道错了,继续道:“九哥,回到衡阳后,你看能不能找个时间,约高佬出来,我给他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听完他的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还有这种人才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说:“你啥时候能成熟啊,有这样做人的么,万一砸出个好歹,你让高佬咋办,再说,他是长辈,你就不能好好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我当时不是急嘛,那高佬又不同意,再纠缠下去,我家母老虎肯定能找到火车站,情急之下,只能委屈高佬了。”他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我不想理他,真的很不想理他,就朝门口喊了一声,“郎所长,可以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陈天男将脸凑了过来,说:“九哥,记住,我刚才跟你说的话,千万不能让王初瑶知道,不然,她告诉那人,我可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那人有我的把柄!”他摸了摸后脑勺,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“什么把柄?”我问。

    他死劲摇了摇脑袋,死活不说,就让我一定别告诉王初瑶,他跟我说啥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郎高走了进来,一见我们,就说:“商量好了?可以准备丧事了?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那王初瑶走了进来,她先在陈天男脸上盯了一会儿,后是走到我面前,喊了一声九哥哥,就问我:“陈天男跟你说啥了?”

    由于陈天男跟我说的话,令我对她有了几分警惕,就说:“没啥,只是交待钱的来源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看着我问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不想跟她说话,就将目光抛向郎高,“郎所长,这里是十四万八,你看怎样安排?”

    “叫啥郎所长,叫五筒多好听啊,再说了,他现在又不是所长了,再叫所长多难听啊!”那陈天男在边上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“天男!”我瞪了他一眼,“别乱给郎所长乱扣绰号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那郎高罢了罢手,说:“他说的是实话,我的确不当所长了,只是五筒这个绰号有什么含义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你吃了五份盒饭。”陈天男解释道。

    那郎高一愣,随之哈哈大笑起来,“好名字,既包涵这次的遭遇,又能让我铭记这次的教训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到我面前,“陈九,以后就叫我五筒吧!以知客的身份,我相信你懂这里面的意思。另外,你说的十四万八,我刚在外面估算了一番,给天男十万,让他去柳州买檀香木棺材,剩下的四万八,我是这样安排的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那陈天男打断他的话,说:“不需要到柳州买檀香木棺材,我知道哪里有这种棺材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?”我跟郎高同声问道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