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94章风葬4

正文 第594章风葬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我又找来一根红绳,以燕塔为,先在燕塔绕了一圈,再依次在那些小石头上绕一圈,这过程大概花了四五分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随后,我让陈天男领着一众中年大汉,将那渔网扯开,这渔网不能像平常撒网那样扯开,而是需要八个人,分别对应八卦的八个方位,以乾、坎、巽、震、艮、离、坤、兑为八向,每人扯着渔网的八个角,形成一个八卦网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说,他是那群中年大汉的老大,需要站在最前面。我知道他的意思,这家伙估计是想装逼,我也没反对,就将他安排在乾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刚安排好这一切,我想了一下,七星临八卦阵属两阵结合,需要利用到天时,也就是辰时,传闻辰时是一天当中最为柔和的时辰,有善良之意在里面,我看了看天色,天已经大亮,就问陈天男几点了,他看了看时间,说快七点了,我问他具体时间,他说,六点五十。

    “还差十分钟才能起阵。”我嘀咕一句,就让他们先举着渔网,守好自己的方位,别到时候出乱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边上一直未曾开口的王初瑶忽然开口了,她说话有些支吾,好像有啥难言之隐,“九哥哥,我…我…我。”

    我瞥了她一眼,就问她:“咋了?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。”她扭捏捏了一会儿,朝我走了过来,附耳道:“我胸口有点痒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愣住了,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这王初瑶咋了,怎么平白无故说这么暧昧的话,以她的性子不会说这种话才对啊,莫不是被鬼上身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别误会,我…我…我只是胸口奇痒难耐,又不好意思挠。”她面上一片通红,就像熟透的桃子。

    “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挠就行了。”我没好气地说了一句,对这王初瑶的好感,瞬间下降到零。

    她好像现我语气的变化,急的跺了跺脚,说:“我…我,我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指了指陈天男他们,继续道:“他们刚扯起那八卦网,我…我…我胸口就开始痒了,好像有什么要冒出来一样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手头不由向自己胸口摸了去,我记得在苏家时,我左胸也是奇痒难忍,后来青玄子给了一道符箓贴在上面,那种奇痒才消失,而王初瑶现在应该跟我那时候的情况差不多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她:“是不是左胸?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红,娇羞道:“不…不是,是右胸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!”我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一说完这话,我立马后悔了。玛德,情急之下,居然忘了她是女生,连忙朝她歉意的笑了笑,说:“那种痒是不是特难受,酥酥麻麻的,令人忍不住想去挠,若有可能的话,你找个没人的角落去看看,那上面是不是有些殷红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将身上的衣服提了起来,露出左胸,继续道:“是不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…你的胸。”那王初瑶一脸诧异之色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一愣,顺着她眼神看去,就现我左胸的位置,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只黑色燕子的纹身,那燕子栩栩如生,立体感特别强,给人一种站在胸口上的感觉。至于青玄子贴在上面的符箓,早已不知所踪。奇了怪了,左胸怎么会忽然冒出这种东西,我伸手擦了擦,擦不掉,就好像刺上去一般。

    “九爷,恭喜你!”那乔伊丝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就问她:“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“泥融飞燕子,沙暖睡鸳鸯,我们苗族一直流传一个传说,一对至情至圣的情侣,若是能得到上天的祝福,男人的左胸会莫名其妙出现一只燕子,女人的左胸也会莫名其妙出现一只燕子,倘若没猜错的话,初瑶右胸应该也是一只燕子。”乔伊丝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不咸不淡。

    “啥?我跟王初瑶是至情至圣的情侣?你没搞错吧?”我惊呼一声,这特么扯淡吧,我跟王初瑶啥事都没有,怎么可能是至情至圣的情侣,要说我跟苏梦珂,倒是有些可能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给我抛了一个白眼,就说:“传说是这样讲的,天知道你们有没有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乔姐姐,我…我…我跟九哥哥没那种关系。”那王初瑶不好意思地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听着她们的话,我有种黄泥掉裤裆的感觉,只好再次看向王初瑶,就让她去确定她右胸到底是什么东西,她扭捏一下,说了一句好,立马朝广场的西边走了过去,那边有一堵墙。

    待她走后,那乔伊丝冷哼一声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说:“真不知道你这家伙哪点好,除了长相过得去,其它的一无是处,要财没财,要权没权,怎么会有那么多姑娘跟你不清不楚的。”

    正所谓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乔伊丝这话给我提了我一个醒,刚来凤凰城时,那青玄子告诉我,说我犯桃花劫,让我离女色远点,而来到万名塔后,在这便遇到王初瑶,难道我的桃花劫是她?坦诚说,若不是她忽然出现在这,我们这辈子可能不会有交际,然而命运就是这样安排,让我们在万名塔相遇,这才引出后面一系列的故事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见我没说话,又开口了,这次她的语气有些酸,也有些失落,更有几分泼辣的意思在里面,“陈九,老娘告诉你,奶奶说过,你是我男人,倘若你给老娘沾花惹草,小心你下半生在轮椅上渡过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愣了一下,这女人要飙了,也不敢搭话,主要是怕挨揍,连忙将话题扯开,“乔姑娘,能不能麻烦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她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替死者找口棺材。”我指了指老巫婆的尸体。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也没再说话,径直朝万名塔走了进去,想必是去找棺材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她的背影,我心里空落落的,乔婆婆一而再的说,我是乔伊丝未来的男人,而现在的情况是,我对她没一丝男女情感,有的只是害怕跟怜悯,害怕的是她太暴力,性子泼辣,身手又不错。怜悯的是,乔婆婆的遗书上说,让乔伊丝跟在我身边,寻找她母亲,换句话说,她现在是一个人孤伶伶的活在这世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