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86章收鸟107

正文 第586章收鸟10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石柳话音刚落,陈天男好像要反驳几句,我连忙朝他罢了罢手,就说:“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没再说话,而是站在我边上,一双眼睛狠狠地盯着那麻巫师,看架势,是打算跟麻巫师耗上了。

    随后,那石柳问我,遗书上说了啥。说实话,我不想将遗书公开,但是,乔婆婆遗书中有提到,让我找个适当的时机将遗书公开,而眼下正好是个适当的时机。

    我再次看了看乔伊丝,问她要不要公开,她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见此,我将遗书扬了扬,就准备将遗书念出来,我忽然想到一件事,石柳好像说,老巫婆跟她儿子说过什么话,我对那话有些感兴趣,就问她:“老巫婆跟你儿子说啥了?”

    她一愣,好像没反应过来,就说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说,老巫婆跟你儿子说了什么话,你儿子才会…”我强忍心中怒意,讲这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也没说话,而是将她儿子拉了出来,意思是让她儿子说。

    我顺着她手拉的地方看去,就见到她儿子眼睛的位置用一层厚厚的纱布蒙着,他旁边是石宝宝,俩兄弟好像在交谈什么,见石柳拉他,他微微一怔,向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哥哥,谁是陈九,他在哪?”那石三天站出来的第一句是问石宝宝。

    “你面前就是陈九。”那石宝宝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好,”他伸手朝我这个方向递了过来,可能是看不见的原因,他手伸得有些偏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也不想理他,更多的是,想杀了他。

    他见我没说话,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陈九,我先跟你说声抱歉,只是…有些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,我没碰苏苏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火大了,将遗书往裤兜一塞,“草泥马,你个畜生,竟敢说这话,你没碰她,她身子怎么破的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你听我弟弟解释啊!”那石宝宝一把拉住我。边上的陈天男见石宝宝动手了,立马叫了几名中年大汉将那石宝宝摁住,就说:“小子,说话归说话,别tm动手动脚。”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也没制止他,就对那石三天吼道:“你tm今天没把事情给老子说清楚,谁tm也别想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吼,那石三天缩了缩脖子,好像很怕我,颤音道:“我…我…我真没碰苏苏,是…是…莲姑姑让我碰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火更大了,玛德,这小子说话前后矛盾,真tm拿我当二愣子耍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…我…”那石三天说话开始打颤,若不是石柳站在边上,我估计这小子会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,你tm倒是说啊!”我急了,冲了过去,一把抓住他衣领,扬手就揍他。

    “陈九,我家儿子天生胆怯,你听他把话说完。”石柳在边上劝了一句,又冲石三天厉声道:“三天,别怕,只要你没干过,我相信陈九不会拿你怎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他点了点头,深呼几口气,就说:“陈九,事情是这样的,几天前,乔婆婆找到我,她告诉我,她想把苏苏的尸体放在我家柴房几天。我对苏苏的感情,万名塔的人都知道,我想也没想就同意下来。第二天,一个陌生男子背着苏苏的尸体找到我,说是乔婆婆的佣人,让我把苏苏尸体藏好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我松开他衣领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概过了几个小时的样子,莲姑姑找到我,她问我想不想娶苏苏,我…我…我说想,她又问我介意苏苏是死人不,我…我说不介意,她…她…她就让我把苏苏给…给…”那石三天说话断断续续的。

    “草!”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听他说话,命都要短几年,真是急死个人了,就催促了他一句:“你tm说话倒是快点啊!”

    他脖子一缩,脚下往后退了几步,开口道:“她让我把苏苏的处女身破了,我没同意,她…她便拿…拿…东西,破了苏苏的处女身,又给我下了蛊,威胁我不准将这事讲出去,不然,她灭我满门。我胆小,不敢将这事说出去,哪里晓得,她那天挖了我眼睛,母亲一而再的逼问,我才将事情真相告诉她。”

    听完他的话,我感觉脑子要炸了,畜生,畜生,那老巫婆就tm是一畜生,乔婆婆居然为了这畜生,干了那么多欠考虑的事情,这tm到底是怎么了啊。

    “陈九,我儿子已经讲明真相,现在该你说遗书的内容了。”那石柳忽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麻巫师冷哼一声,在边上冷嘲热讽道:“切,这话也就你们信,乔莲儿不可能干这种事,肯定是你们娘俩在家里串通好了,这万名塔谁不知道你石柳跟苏大河那点破事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我很少佩服人,但是,你石柳值得佩服,不为别的,就为你当初那句复活,可把苏大河坑苦了,替你白养了二十年的儿子,这种事也就你石柳干的出来,换作别人,谁干的出来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tm瞎说。”那石柳瞪了麻巫师一眼,就说:“那是特殊原因,我才会跟大河那般说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麻巫师冷笑一声,“你所谓的特殊原因,是睡了人家老公,又想要人家老公替你养儿子,无非是图苏家有钱,能给你儿子创造更好的教育条件,想让你儿子离开万名塔,到国外留学深造,就你那点小心思,谁tm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,麻子,老娘跟你拼了。”那石柳怒吼一声,就朝麻巫师冲了过去,这也没办法,任谁遇到这种情况都会失去理智,毕竟,女子偷人不是件光彩的事。

    “闹够了没?还想不想知道遗书的内容。”眼瞧他们俩人要掐了起来,我冲他们吼了一句,就说:“我对你们的事没兴趣,就想问石三天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死死地盯着石三天,一字一句地问:“你说的可是真话?”

    “句句属真,若有半句假话,我出门让车给撞死。”他一手指着天,一手指着自己脑袋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有些底了,若是没猜错,那石三天说的可能是真话,至于原因,我说不上来,应该是一种直觉。更为重要的是,他说的话跟乔婆婆遗书上的内容完全吻合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没在这个问题深问下去,就掏出遗书看了看,又看了看石柳跟麻巫师,说:“乔婆婆的这份遗书事关重大,有些事情更是关系到万名塔的声誉,还请无关人士离开,一旦事情从万名塔传了出去,于你们,于万名塔都不好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