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74章收鸟95

正文 第574章收鸟9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那老巫婆冷笑一声,“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满足你这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来啊!你tm来弄死我啊!”我冲着她吼了一句,“你tm到底知不知道,倘若不按照正常仪式办阴婚,附近的孤魂野鬼会找上来,就连梦珂在阴间也会过的不安宁。”

    吼完这话,我整个人都快气炸了,就准备朝老巫婆冲过去。那青玄子一把拉住我,冲我摇了摇头,“小九,万事依她,苏姑娘那方面,我有办法让她不收干扰,只是…你恐怕要受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委屈?”我压下心中的怒火,没好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碰过女人吧?”他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“牵手算不算。”我疑惑地回了一句,他怎么平白无故问这个。

    “不算,小道的意思是,你有没有跟女人那啥。”他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啥是啥?”我实在不懂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草!”他火了,没好气地说:“就是上床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这青玄子太没个正行了,现在是啥时候,他竟然有空问我这个问题,我瞪了他一眼,就说:“平白无故问这个干吗?”

    “童子身上有股气,在我们道士眼里,这股气称为訇气,hong以訇制阴,能保死者七日内不受孤魂野鬼侵犯。”他习惯性地捋了捋下颚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我沉声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世上没多少男人愿意将自身的訇气过渡给尸体,所以,这种方法很早被淘汰,小道见你对苏姑娘很上心,这才跟你说了出来,小九,你可是童子之身?”

    我想也没想,直接问他:“怎么过渡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仪式过后,你抱着苏姑娘睡到卯时,再在她嘴上亲一口,将你身上的訇气过渡她尸体上,这样以来,她魂魄在阴间能感受到訇气,别的鬼物自然不敢亲近她。”他看着苏梦珂的尸体,说了这么一段话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下,立马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他好像没想到我这么快会同意下来,愣了愣,问道:“小九,这样做的话,可能会影响你将来的婚姻,毕竟,訇气乃男人之根本,你将这股訇气过渡给一个死人,此为大不吉,你先考虑清楚再回答,实在不行,小道再另想他法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了。”我罢了罢手,“梦珂是我妻子,现在是,以后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”他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好像还想说什么,我连忙打断他,说:“开始办仪式吧!舍得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没再说话,便开始安排人员,他先是让陈天男拿着几封鞭炮站在帐篷门口,再让王初瑶站在苏梦珂旁边,后是安排松子一众保镖站在帐篷的左右两侧,中间留出一条过道。

    安排好这些后,他问老巫婆是坐八仙桌后边还是怎样,那老巫婆说,当她不存在就行了,让青玄子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前提是祭祀品不能出现活物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听老巫婆这么一说,一直紧绷的脸,松了下来,就让我把手中的公鸡交给他,我也没多想,就把公鸡交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只见,他接过公鸡,掏出一张黄色贴在公鸡的额头上,再将公鸡往八仙桌底下一扔,嘴里神神叨叨的念了几句,又掏出五谷杂粮放在照片两侧,念了一长串咒语,应该是一些净魂咒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大约念了五分钟的样子,那青玄子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问我要三根头,我问为什么,他说,根是人之精华,内含人一生的命理,将头烧给苏梦珂,意思是,告诉她,她在阳间结婚了,那头则是定情信物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就问他:“我的定情信物不是那半截手指骨么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解释道:“手指骨是随同她尸体陪葬,头是烧到阴间,两者本质不同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没再问他,便拔了三根头递给他。

    他接过头,用一张黄纸包了起来,嘴里念道:“湖南省,湘西自治州,凤凰镇,龙城村注:万名塔的官方名字是龙城村女子苏梦珂,于今日下嫁湖南省,衡阳市,衡南县,东兴镇,坳子村人士陈九,俩人志向相同,爱好相似,年龄相近,文化相当,感情相投,心心相印,性格相融,语言相通,平等相待,有事相商,故此,俩人结为夫妻。奈何天公不作美,红颜遭人妒,苏小姐不幸早逝,无奈之下,只能行阴婚一事,还望陈苏二家祖上有灵,庇佑这对新人,来世有段好姻缘,”

    念完这话,他朝门口瞥了一眼,说:“天男,点鞭炮。”

    那陈天男点了点头,点燃一封鞭炮,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。

    待鞭炮声停止,那青玄子朝八仙桌弯了弯腰,嘴里继续念道:“小道青玄子受陈九之托,前来举办阴婚仪式,还望土地老爷行个方便,打开土地之门,让这对新人相互交个定情物。”

    念完,他再次弯了弯腰,点燃一些黄纸,朝东方弯了弯腰,轻声念道:“黄纸半斤,略表心意。”

    待黄纸烧到一半的时候,那青玄子皱了皱眉头,嘀咕道:“怪事了,咋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,就问他:“道长,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他沉声道:“按说,烧黄纸的时候,火焰应该朝东方偏,意思是土地同意阴婚,愿意替新人传递定情信物,而现在这火焰,却是朝西方偏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指了指那黄纸的火焰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,那火焰的确朝西方偏,而且偏的很离谱,就像什么被什么东西牵引一般,我起先以为刮西风的缘故,便伸手探了探风向,令我纳闷的,这帐篷内就连一丝丝微风都没有,更别说什么东风,西风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不明白了,就问他:“咋回事?”

    他掐指算了算,也没理我,而是径直朝王初瑶走了过去,一边走着,一边说:“王姑娘,有件事情恐怕需要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那王初瑶一连茫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跟小九拜堂成亲。”那青玄子语不惊人死不休地来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待王初瑶开口,我立马跑了过去,“道长,你几个意思啊,咋把这事扯到初瑶身上去了,她是活人,拜啥堂结啥婚,您老别祸害人家小女生了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一沉,“小道刚才算过,活人与死人结婚,有违天合,必须由活人代替死者,阴婚才能结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死者为阴,活人为阳,女人为阴,男人为阳,结婚讲究三一栾,所谓三一栾即是三阳一阴,而你跟苏姑娘的情况却是,二阴二阳,两者容易相生,这活人跟死人相生可不是好事,搞不好要出大事。”那青玄子看了我一眼,解释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了一下,就说:“初瑶是局外人,这是我跟梦珂的事,没必要把她拉进去,会害了她。再者说,她要是跟我拜堂了,以后咋嫁人,就算嫁人了,婆家咋看她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