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73章收鸟94

正文 第573章收鸟9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闻言,那老巫婆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在我身上看了看,大概看了七八秒钟,她忽然笑了起来,笑的特别欢,“哈哈哈,这世间果然有长生不老,本尊的梦想马上要成真了,熬了十多年,总算熬到尽头了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心中松出一口气,若是刚才答错了,又特么倒霉了,好在运气还算可以,居然蒙对了。不过,也算不上蒙,我那番回答是根据天地正气四个字回答,千年松乃吉祥之树,却被老巫婆在树心养了一群食人肉的燕子,这违背了天理,应该会有影响。

    随后,老巫婆对我态度和善了一些,又问了我几个关于长生不老的话,我一一告诉她,不过我所回答的问题,大致上跟她现在所做的事有些苟同。本来我想从她嘴里问出那个跟我长的一样的人,哪里晓得,一提到那人,她态度立马变了,这让我差点没抓狂。

    我们大概聊了十来句,眼瞧老巫婆没完没了的问下去,我有些我不耐烦了,就催了她一句,“丑时已过,再不结阴婚,恐怕人遁就要失效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连忙点点头,说:“你说的对,是时候结阴婚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喜,这老巫婆咋一下子变得这么好说话?莫不是脑子被长生不老烧坏了?

    带着这种疑惑,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:“根据三遁而言,苏小林没必要牺牲,你看,是不是可以放过他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抬起头瞥了我一眼,脸色沉了下去,“三遁乃遁法,而苏小林则是气,三遁在,气必须在,否则的话,我长生不老之身会受到影响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去形容她,就觉得老巫婆已经成魔了,在她脑子里估计只有一个想法,长生不老,至于其它事,恐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,当一个人沉迷在某件事当中,无论外界怎样劝阻,已网然。就如某新闻说的,某青少年,为了上网打游戏的十块钱,用菜刀将亲生父母剁死,正所谓龙生九子,各有不同,这或许是性格使然,又或许是某件事刺激到内心深处,才会犯下如此弥天大罪。

    而莲姑姑的情况,跟新闻上某青少年差不多,对长生不老深信不疑,又或许她小时候算命先生告诉她,只有十六年的寿元,才让她性子大变。说实话,我很想知道她小时候是谁替她算的命,到底是算命先生为了骗钱,故意这样说,还是她命理真的只有十六岁?这仍是个谜团。

    那老巫婆见我没说话,她又说:“陈九,看在你跟本尊一样,相信世上有老生不老的份上。本尊可以考虑放你离开万名塔,甚至将苏家所有财产悉数转到你名下,作为回报,你必须全力助本尊施展三遁,一旦本尊成功,本尊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替你复活苏苏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既没同意,也没反对,我不是疯子,我没傻到相信世上有复活跟长生不老,就对她说:“先结阴婚再说,剩下的事,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说:“也行!”

    由于老巫婆信了我的话,我们一众人开始举办阴婚,我先是将青玄子手臂上的绳子解开,后是让老巫婆想办法把苏梦珂凹陷下去的地方补上去,她没任何犹豫立马答应下来。不过,她用的办法,却让我有些反感,她是往苏梦珂身子里面塞了一些蛊虫,我问她这样是不是玷污尸体了,她说她的蛊虫能更好的保护苏梦珂人皮,我本来有些不信,可,她说了一句令我信服的话,她说:“木乃伊之所以能保存上千年,原因在于尸体内放了一些棕榈zong,1v,而我这种蛊虫,比那棕榈更强。”

    好吧!我这方面缺乏,而她是蛊中高手,应该比我懂,再者说,既然已经准备正式阴婚,她应该不会再在苏梦珂尸体上动手脚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老巫婆将那蛊虫放进去以后,苏梦珂头顶的位置立马凸了出来,看上去跟先前没啥差别。令我纠结的是,梦珂脸上那道疤痕,再加上以前的枪伤,让她整张脸看上去显得格外狰狞。而苏梦珂生前爱美,若是这样结阴婚,肯定有些不妥当,无奈之下,我找了一些胶水,将那割开的疤痕粘起来。

    乍一看,比刚才好看一些,但是,相比苏梦珂以前的容颜,这张脸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里些涩涩的,有种说不出的悲伤,就觉得命运好似跟她开了一个玩笑,给了她一个富有的家庭,却没给她一对正常的父母。或许,这就是人生,又或许,父辈的冤债转到她身上,正所谓父债子还,也许就是这个道理吧!

    弄好苏梦珂的脸,我情绪有些低落,就让陈天男帮着他们布置法坛之类的东西,我则找了一处角落,蹲了下去,掏出烟,静静地点燃,深深吸了几口,直到此时,我才明白一句话,男人抽烟,抽的不是味道,而是烦恼,而是辛酸。

    大概抽了三四支烟,那青玄子喊了我一声,“小九,法坛已经弄好,可以开始仪式了。”

    我丢掉烟蒂,站起身,朝青玄子看去,就见到他身前摆了一张小号的八仙桌,上面摆了几样简单的贡品,最前面是两张照片,一张是黑白照,一张是彩照,黑白照是苏梦珂生前的样子,彩照是我的,照片上的我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衬衣,是我在曲阳时的样子,想必,这照片是苏梦珂以前拍的。

    在两张照片之间是一盏香炉,插着三根清香,那清香没有点燃,旁边放了一根红丝绸。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朝青玄子走了过去,刚到他面前,他指了指那红丝绸,说:“小九,将红丝绸绑在照片上,一边一个,不要打死结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的意思,将照片用红丝绸拴起来,意为月老牵红线,我想也没想立马将丝绸绑好,一端绑在我照片上,一端绑在苏梦珂照片,

    做好这事,青玄子给我递了一只活鸡公,让我抱在手里,说是辟邪。

    对此,老巫婆颇有微词,一把夺走公鸡,二话没说,直接将那公鸡脖子拧断,再将公鸡递给我,说:“既然是阴婚,哪能用活物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火了,结阴婚都会抱只活公鸡,这样做,一则能辟邪,二则,公鸡阳气重,能驱除一些晦气。毕竟,阴婚是红白喜事混杂,在很大程度上会偏向白事那边,这就导致,阴婚过程中,会闹一些怪事,甚至会闹出人命案,而公鸡的作用,就是震慑附近的孤魂野鬼,让其不敢来捣乱。

    现在公鸡被老巫婆弄死,这让我怒火中烧。当下,我冷声问她:“我也是活物,要不要连我一起弄死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