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71章收鸟92

正文 第571章收鸟9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老巫婆听我这么一说,沉着脸瞥了那保镖一眼,沉声道:“阿正,很好,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莲姑,他挑拨我们主仆之间的关系,我…我没有背叛你,是松子他们背叛你,将我揍了一顿,还将您老人家的錾zan燕弄死了。”那名叫阿正的保镖连忙爬到莲姑脚下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阿正!”我怒视一声,“你这样做人有点不厚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九,你tm少污蔑老子。”那阿正立马站起身,举拳就朝我身上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草,你小子找死!”陈天男冲了过来,一把抓住那人手臂,对准他裤裆就是一脚踹了过去,怒声道:“玛德,收了钱还想打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们。”那阿正一手捂住裤裆,面色痛苦的看着我,说:“老子跟你们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阿正你给本尊滚出去。”那老巫婆开口了,她脸色沉得有些可怕,一双眼睛在我们身上一一扫过,最后将目光留在松子身上,不咸不淡地问了一句话,“松子,你跟在本尊身边快五年了,你懂我手段,做人要懂得感恩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笑,特别好笑,这话要是别人嘴里说出来,我或许会认为那人不错,至少懂得感恩,从这老巫婆嘴里说出来,我却感觉是一种莫大的讽刺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松子脸色变了变,连忙点头道:“对,您老说的是,没有您老,我早就饿死了,还望您老别信了阿正的诬告,另外…我…我。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。”老巫婆不耐烦的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想用一个秘密换阿正一条命,毕竟他跟在我身边有些年头了,还望您老留他一命。”那松子颤音道。

    老巫婆一愣,“那得看这个秘密值不值阿正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暗道一声不好,那松子要叛变,我有些急了,正准备说话,那松子给我打了一个放心的眼色,令我放下心来,也没再说话,就听到他对老巫婆,说:“陈九将您老的千年松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那老巫婆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冷声道:“他说的可是真话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有些反应不过来,这算密码吗?再者说,我烧了千年松,老巫婆应该知道,她怎么会是这副反应?难道说,她并不知道千年松被烧的事?不对,那千年松是三遁之一,她应该会特别上心。

    当下,我冲她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,观察她的一举一动,令我失望的是,她只是愣了一下,并没有其它反应,相反,我在脸上看到一抹讽刺的笑,那笑特别怪异,令我有些摸不清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烧了便烧了,反正那千年松也没用了,就当给他当玩具了。”她嘀咕一句,声音特别低,但,我还是听到她嘀咕的话了,这让我对整件事开始揣测起来,老巫婆嘴里的他是谁?莫不是那个跟我长的一样的人,倘若真是这样,也就是说,他们俩人联合了。

    瞬间,我脑子变得格外空明,就觉得好像抓住重要线索,假如他俩从一开始便是合伙人,那么整件事就会变得通顺无比,他们先将我东兴镇逼出来,后是把我引到万名塔,再后来又利用苏梦珂的事,骗我结阴婚,一步步地将我往圈套拉。不对,让我去湘西的是蒋爷,难道这事蒋爷也参与了?

    我觉得自己脑子快炸了,有种处处是路,却没有出口的感觉。不过,有一点我非常肯定,那个跟我长的一样的人与老巫婆必定是合伙人,他俩一定在图谋什么,至于图谋什么,我不知道,就觉得他们所图谋的东西一定很重要。

    分析到这里,我觉得自己分析的十分有道理,不然整件事压根说不通。

    于是,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将老巫婆他们请了进去,就问她,什么时辰结阴婚。

    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双眼死死地盯着苏小林,那苏小林也死死地盯着她,他们相互盯了大概两三分钟,最先打破沉默的是苏小林,他面露狰狞之色,一字一句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天命始然。”老巫婆只说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姐姐是你亲生女儿,而我是你亲生儿子,在你眼里,我们姐弟俩的性命,那么不堪?那么贱吗?”说着,那苏小林眼泪扑簌而下。

    “人活着若是没有梦想,跟咸鱼有何差别?为娘的梦想,你们是知道,我养育你们十多年,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实现我的梦想。”她语气不咸不淡,令人听不出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那苏小林忽然笑了起来,冷笑道:“梦想,哈哈,梦想,你的梦想是用我跟姐姐的性命去完成,您不觉得这代价太大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一将功成万骨枯,只要我的梦想成真了,牺牲一对儿女算得了什么,每个人活在世上,都有自己的使命,而你跟苏苏的使命便是成全我的梦想。为此,我酝酿了十几年,今天夜里,梦想就要成真了,想想就觉得激动。”说着,她笑了起来,笑的肆无忌惮,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一块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”那苏小林被气的不轻,一手指着那老巫婆,歇斯底吼道:“你…你怎么能这样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女,怎么可以这样对姐姐,姐姐…姐姐她一直对您尊敬有加,您…您为什么要害她啊,为什么啊!为什么不先要了我的命,为什么啊!说啊,你说啊!”

    说完,那苏小林整张脸扭曲到一块,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,无力的坐在地面,嘶吼道:“姐姐,姐姐,我的姐姐,你快看看我们天天喊阿妈的女人,她就是这么恶毒的一个女人,你为什么还要相信她,为什么要心甘情愿为她死,她不值得你如此付出,不值得啊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哭什么哭,若不是看在苏苏这些年孝顺的份上,五年前,你们姐弟就死了,你应该感谢我一时心善让你们多活了五年。”那老巫婆不耐烦地罢了罢手,对松子说:“将那小子给我绑了,再给他喂点安眠药,省得他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松子点了点头,朝那苏小林走了过去,照着他太阳穴就是一拳砸了下去,那苏小林立马倒地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老巫婆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特么也是火了,从未遇到过这样歹毒的母亲,真tm应该让天雷给劈。也顾不上心中的打算,径直朝苏小林跑了过去,跑到他面前,我一把推开松子,伸手探了探苏小林的鼻息,有气,只是晕了过去,令我不可思议的是,一个人晕了过去,眼睛却是睁开的,足见其心中的愤怒。

    “老巫婆,你tm还有人性没?”我冲着那老巫婆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人性?”她冷笑一声,“何为人性?她既然愿意为了一个相识不到几天的男人死,为何不能为了我这个养育她十几年的母亲死?呵呵,你真当她心甘情愿为我死?她不过是毁容了,认为没脸见你,才会成全我,这一点我比任何人看的清楚,所谓的子女,那是替别人养的,这世间孝子太少,我赌不起,也不想赌,唯有自己健健康康活着,这才是人生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再也压不住心中的愤怒,朝那老巫婆冲了过去,一个人无耻到这种地步,也特么是古今第一人。

    刚跑了不到三步,那松子一把抓住我肩头,举拳就要打我,老巫婆说了一句留着他还有用,那松子才收住拳头,将我双手反在后面,又用绳子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玛德,这松子叛变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闪过这想法,正准备责问他,那松子在我腰间轻轻地敲了一下,我扭头看着他,他微微点头,动了动嘴唇,我能看懂他说的哑语,他说的是,“暂时受点委屈。”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将心中的愤怒压了下去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老巫婆,如果眼神能杀人,我想杀她几百次,不,至少杀她千万次,才能解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“陈九,既然他没弄死你,你便跟苏苏结阴婚,这样能提高成功的几率。”老巫婆走到我面前,伸手在我脸上拍了拍,恶声道:“你最好给我老实点,指不定本尊还能放过一命,倘若落在他手里,你十死无生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我朝她脸上吐了一口唾液,说:“你这种歹毒的妇人,早晚会让老天收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冷笑连连,“假如这世上真有老天爷,本尊倒要看看这老天爷长啥样子,也想问问他,为何本尊的寿元只有短短的二八年华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一愣,啥意思,她的寿元只有二八,那她怎么活到现在的,要知道命理这种东西,相差不会很大,就算命理出错,她也不可能活到现在这年龄,顶多让她多活三年,甚至十年,也就是二十六岁,而她现在的年龄好像是四十多岁,这不对啊!她为什么还活着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