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70章收鸟91

正文 第570章收鸟9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那陈天男这么一说,我皱了皱眉头,就对他说:“别太过分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了一句知道了,便顺来一把镊子,一把夹住那保镖指甲,笑了笑,说:“大兄弟,要是将你指甲连根拔起,你觉得会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那保镖死劲摇了摇头,豆大般的汗滴冒了出来,嘴里不停地唔唔唔叫着,想必是害怕了。正所谓十指连心,倘若真将指甲连根拔起,够他喝一壶了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拍了拍陈天男肩膀,示意他可以了。

    他叹出一口气,赏了一个二大爷在那保镖头上,骂道:“太特么没出息了,九年义务教育就教会你投降两个字?”

    “行啦,就你话多,他只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,又不是古时候的死忠,哪有那么多骨气。”我瞪了他一眼,没再理他。

    随后,我将那保镖嘴里的红布取了出来,也没跟他废话,就问他,老巫婆来过没?他立马点了点头,说,来过,好像让少爷吃过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面色一变,果真是那老巫婆搞的鬼,难怪刚才的童子尿没用。玛德,连亲生儿子都下手,tm还是人吗,简直是猪狗不如,就这种品行的母亲,怎么可能会复活苏梦珂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跑到苏小林面前,我答应过苏梦珂一定要照顾好她弟弟,绝对不能让他死了,不然,我特么是真没脸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我对蛊这种东西一窍不懂,压根不知道怎么救,只好找一根红绳将苏小林绑了起来,我怕他咬舌自尽又用东西堵在他嘴里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我绑他的时候,那苏小林没一丝反抗动作,一双眼睛死死地看着手中的燕子,那燕子也是乖巧的很,就那么静静地待在他手里,也不动,若不是它的眼睛睁着,我甚至会怀疑那燕子死的。

    弄好这一切,陈天男问我咋处理燕子,按照我原本的性子,肯定会将它放走。但是,想起千年松的燕子窝,我心头一狠,就说:“弄死,用火将它尸体烧了。”

    那王初瑶有些不忍心,在边上说:“九哥哥,放它走吧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一口拒绝她的要求,她还要说什么,我连忙朝她罢了罢手,说:“就这样决定了,你照顾好梦珂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开始犯起难了。俗话说,阴婚阴婚有因才能婚,那苏梦珂的死或多或少与我有点关系,用佛家的话来说,这是前世种下的因。我为难的是阴婚的婚字上面,先前那老巫婆说,让青玄子为我跟苏梦珂举办阴婚,而现在老巫婆连人影都没有,更别说青玄子了。

    我想过趁现在的机会让苏梦珂入土为安,但是,阴婚已经到了一半,若是忽然断了,于苏梦珂的来世不好。可,如果继续将她的尸体放在这,我总觉得会出事,至于出什么事,我不知道,就知道这种感觉特别强烈。

    就在我犯难之际,那陈天男笑嘻嘻地提着燕子走了出去,应该是烧燕子去了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分钟的样子,那王初瑶忽然尖叫一声,恐慌道:“九哥哥,你看他,快看啊,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一愣,立马朝她指的地方看去,就见到苏小林浑身一阵抽搐,嘴角不停地溢出白沫。

    草,那老巫婆在燕子上动了手脚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句,立马朝帐篷外面跑了过去,一边跑着,一边猛喊:“别烧燕子,快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咋了?”那陈天男一连茫然的看着我,他脚下有堆小火,上面架着一只燕子。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一个箭步走到他面前,将火堆扑灭,然后捡起那燕子看了看,它身上的羽毛被烧掉不少,一对眼睛却依然睁得大大的,令我奇怪的是,那燕子额头上的红印,却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是这红印的原因。

    我伸手擦了擦那红印,擦不掉。我忽然想起乔伊丝以前跟我说的话,那时候她住在我家,跟我说了不少苗族的风俗,其中有个解蛊的办法是,用口水跟脏话,说是可以解开一部分蛊。

    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吐了一些口水在燕子额头上,嘴里骂:“哪个缺德鬼用蛊害我兄弟,早晚会被天雷给劈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骂着,一边朝燕子额头擦了擦,还真别说,这方法挺管用,那红印立马开始褪色。

    见此,我心头一松,朝帐篷内喊了一声,“初瑶,看看苏小林的情况好转没?”

    “九哥哥,不好了,他开始吐黑水了。”那王初瑶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头一紧,难道这方法没用,将那燕子往陈天男手里一塞,就朝帐篷内跑了进去,一看,那苏小林四肢抽搐的更厉害,嘴角开始溢出一团团米粒般的东西,那东西是黑色的,不像是血,却臭的离谱,还夹杂了一些尸体腐烂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把肺吐出来了吧?”那王初瑶皱眉道。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能说点吉祥话不?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疑惑道:“那他吐的啥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的问题,索性不再理她,而是伸手朝苏小林鼻子探去,有气,又翻了翻他眼皮,跟正常人没啥差别。

    奇怪了,看这现象,他应该没事了,咋会吐出那种黑色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苏小林的一个举动,让我彻底放下心来,他嘴里居然出唔唔的声音,我一把拿掉他嘴里的红布,就听到他说:“姐夫,你绑着我干吗?啊,好痛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特么哭笑不得,玛德,这小子总算没事了,不然,真心不好跟苏梦珂交待。

    随后,我、陈天男、王初瑶以及那苏小林四人守在苏梦珂身边。这期间,那苏小林自然少不了一番哭泣,那哭泣声悲的很,惹得王初瑶跟着大哭,那陈天男则死劲揉眼睛,说是沙子吹进眼睛。

    说实话,听到那苏小林的哭声,原本我心里苦涩的很。但是,一想到老巫婆跟青玄子没来,阴婚进展不下去,我心里就急了,假如阴婚只到一半,苏梦珂下辈子肯定会问题。毕竟,人死后,以安与全为重,安是指安心,也就说通常说的瞑目,而全则是,完整,尸体完整,丧事完整,再说白点,人死后,凡事都讲究一个完整,所以,阴婚既然已经开始,就必须办完整。

    或许没人能理解我当时那种矛盾心理,一边恨不得弄死那老巫婆,一边却又期盼她将青玄子送过来,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我当时的情况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在这种煎熬中,我等了半小时。这期间,我眼睛一直没离开门口,拳头捏的紧紧的,直到丑时尾,帐篷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,我立马朝门口走了去,拿着电筒朝不远处照去,就见到老巫婆用一根黑色的绳子绑着青玄子,俩人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那老巫婆穿的特别正统,一袭黑色长袍,头上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,在帽子左右两侧插了两根羽毛,那羽毛是三种颜色,黑白红三色交叉,令我疑惑的是,她手里拿了一把扇子,那扇子浑身通黑,像是用燕子羽毛编织而成,在扇子中央的位置,是一个红色燕子的图腾。

    待她走近后,我看到她脸上也涂了三种颜色,黑白红三色,额头上是一条红色,大概二指宽,鼻子的位置是一条黑色,约摸一指宽,下颚的位置是一条白色,二指宽。

    那老巫婆一见我,先是愣了愣,皱眉道:“你没死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反应过来,那千年松的红布果真是她挂的,她也是真想置我于死地。不过,我想不通的是,她千万百计让我跟跟苏梦珂结阴婚,为什么却半途中又要弄死我?

    当下,我笑了笑,就说:“托您洪福,捡了一条命,只是,您老这身打扮是打算唱大戏?”

    她冷笑一声,将青玄子往我面前推了一下,说:“陈九,你也别跟我装了,本尊今天将话放在这,识相的,别管闲事,本尊可以考虑放过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我故作惊喜,“连青玄子道长一起放了?”

    她一愣,哈哈大笑道:“小子,别在本尊面前玩弄你的智商,不然会死的很惨。”最后两个字,她的声音特别怪异,给人一种很空旷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说话,青玄子冲我摇了摇头,示意我别惹恼那老巫婆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没再说话,就准备将他们请进去,哪里晓得,先前被我们威胁的那保镖冲了过来,他一把跪在那老巫婆面前,说:“莲姑,莲姑,松子他们…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暗道一声不好,倘若让他把松子的事说出来,恐怕松子他们立马会叛变,情急之下,我想到一个办法,立马在他肩膀拍了拍,说:“兄弟,你这份人情我记下了,现在情况有点小变化,先别急着说,等我们事成后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他疑惑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头,也没理他,就冲那老巫婆说:“让我别管这事也成,放我跟我兄弟一命,我立马撒手旁观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