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69章收鸟90

正文 第569章收鸟9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一会儿,乔伊丝喊了我一声,问:“九爷有什么现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怎样跟她说乔婆婆的事,一旦告诉她实情,我怕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,只好婉转地问了她一句:“乔婆婆平常跟老巫婆的关系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面色沉了下去,怒视着我,说:“陈九,那是我姑姑,你说话客气点。”

    好吧,听她语气好像还不知道老巫婆的事,我也懒得跟她解释,丢下一句跟我来,便从床底爬了出来,径直朝门外走,她跟了上来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我在她身上看了看,叹气道:“乔婆婆的尸体在千年松旁边,你找些东西将她老人家的尸体弄回来,我有点事,先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干嘛?”她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阴婚。”我淡淡地回了一句,没再理她,便朝千年松那个方向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心里一直在想乔婆婆的事,她这样做到底有何目的,怎么会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,以她老人家的阅历不至于落个这样的下场,难道…,不可能,肯定不可能,她不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脚下的步伐不由快了几分,假如真是我猜的那样,千年松那边肯定出事了。

    一路疾奔,很快,我便到了千年松旁边,一见陈天男、王初瑶以及松子站在那,我心头松出一口气,正准备喊他们一声,那陈天男跑到我面前,他满眼恐慌,急道:“九哥,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在他身上看了看,并没有受伤,又看了看那千年松,燃烧的很好,咋会出事?

    于是,我问他:“出啥事了?”

    他说:“那群燕子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我惊呼一声,“这火势挺大啊,那群燕子被埋在树心最里面,咋飞走的?”

    他咽了咽口水,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,说:“就那样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样?”我有些急了,“难道冲出火堆了?”

    他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点头,说:“对,有些燕子身上甚至带着一点火星子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懵了,太扯淡了吧,带着火星子飞走了,这特么拍电影呢。

    当下,我没再跟他说话,径直朝千年松奔了过去,定晴一看,四周的确有些火星子,我还是不敢相信陈天男说的真话,就问那王初瑶,刚才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她脸色苍白,嘴唇有些乌,说:“九哥哥,他说的是真的,那群燕子真的飞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将目光抛向松子,他冲我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

    玛德,难道那群燕子成精了?居然能冲出火堆,这特么简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朝哪个方向飞过去了?”我朝那松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右侧,沉声道:“若是没有猜错,那群燕子应该朝帐篷飞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朝帐篷飞了过去?难道…。

    “快,抬上花轿,咱们回帐篷。”我冲他们喊了一声,径直朝帐篷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花轿还没到,你个新郎跑什么吖?”那王初瑶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跟王初瑶走在前头,那松子领一众保镖抬着花轿跟在后面,至于陈天男则跟在花轿后面,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帐篷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们赶到帐篷前时,已经是深夜1点半,那松子怕老巫婆责骂,便让我打个主意,说是我们在路上遇到怪事耽搁一些时间了。

    对此,我没有搭理他,既然已经打算跟老巫婆摊牌,很多事情没必要再隐瞒,再者说,那千年松本身就是老巫婆搞的鬼,无论说不说,她心里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当下,我们一行人朝帐篷走了过去,那帐篷门口站了一名保镖,手里拿着一长串鞭炮,一见我们,那保镖喊了一声,“新娘进门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他点燃手中的鞭炮,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,那人又点燃一些烟花,将原本冷清的夜空,愣是弄得五彩缤纷,那场面有股说不出的热闹。

    虽说场面热闹,我心里却沉重的要死,双眼死死地盯着帐篷,离开苏家祠堂时,那老巫婆一而再的强调,过了今晚,便把苏家的财产悉数转到我名义,她这话应该具有深意,绝对不是表面那么简单,今晚到底会生啥事?

    很快,那鞭炮声跟烟花声停了下来,那些保镖将花轿停在帐篷门口,先前拿鞭炮那保镖,端来一个炭火盆放在门口,值得一提的是,那炭火盆里面放的并不是木炭,而是黄纸,大概有两三斤,在黄纸旁边有一张白纸,上面用毛笔写了我的生辰八字以及苏梦珂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张白纸,我愣了一下,这跨火盆是古时结婚的一种习俗,一般结阴婚没这个仪式才对,我正准备阻止,那保镖掏出打火机,直接点燃白纸,嘴里吆喝道:“火盆跨一跨,小子生一抓。”一抓,五个的意思。

    闻言,我不好再说什么,反正这所谓的阴婚已经用了不少正常结婚的习俗,也不差这一个。无奈之下,我掀开花轿,将苏梦珂抱了起来,不知是我先前消耗的体力过多,还是咋回事,那苏梦珂给我一种抱不起来的感觉,就觉得她体重好像重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一咬牙,抱着她从炭火盆跨了过去,然后将她放在地面,又朝王初瑶打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她跟我一起扶着苏梦珂进帐篷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走到苏梦珂另一边,扶着她手臂,跟我一起进了帐篷,那陈天男则跟在我身后,松子一众保镖站在门口并没进来。

    刚进帐篷,我现这帐篷昏暗的很,几支蜡烛忽明忽暗地燃着,那老巫婆没在帐篷内,只有苏小林一人站在左侧,用背对着我们,好像在弄什么东西,我喊了他一声,他没有理我,我又喊了一声,他还是没理我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纳闷了,这货咋回事?便把苏梦珂扶到墙角的位置,朝那苏小林走了过去,在他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小林,你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依旧没有理我,继续捣鼓他手里的东西,这让我越来越疑惑了,就朝他手里看去,这一看,差点没把我吓坏,只见,他手里拿着一只拳头大的燕子,那燕子浑身通黑,额头的有一块红色印记,令我害怕的是,那苏小林右手持一把剪刀,将左手的小拇指剪了下来,然后将小拇指朝那燕子嘴里喂了进去。

    我头皮一麻,莫不是中邪了,一把打掉他手中的剪刀,怒吼道:“你tm疯了啊!”

    他一愣,停下手中的动作,抬头瞥了我一眼,邪笑一声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就这个笑,让我愈确定,他中邪了,也顾不上那王初瑶在帐篷,随便找了一个角落,撒了一些尿液,照着他头上就泼了过去。令我失望的是,这童子尿泼在他身上没半点反应,相反,他表情越来越夸张,先是邪邪的笑着,没有声音那种,后是开口大笑,笑声尖锐的很,刺得我耳膜有些痛。

    玛德,这是怎么了?我记得老秀才说过,大凡中邪的人,泼点童子尿应该能好转,怎么在他身上不灵了,莫不是那老巫婆对他下蛊了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朝门口喊了一声松子,就让他将放鞭炮那保镖给弄进来。

    他说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很快,松子带着几名保镖,将那放鞭炮的保镖送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一看,没有任何废话,直接问那保镖,“老巫婆来过没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先是在松子他们身上扫了一眼,冷声道:“你背叛莲姑了?”

    松子尴尬的笑了笑,一掌拍在那人头上,“这事你管不着,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,你最好把实话告诉九哥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冷笑一声,说:“松子,我们这伙保镖,莲姑最为看重你,你却为了这个将死之人背叛莲姑,我劝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,否则的话,莲姑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松子脸色变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暗道一声不好,这松子不是什么善茬子,他之所以跟着我,并不是因为情感之类的东西,而是完全是信了陈天男那番话,以为跟着我就能财。不然,以他的性子,决计不可能跟在我身边,搞不好,还会帮着那老巫婆想办法弄死我,这也没办法,社会就是这么现实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笑了笑,对那保镖说,“我陈九既然出现在这,便说明有把握弄死那巫婆,我劝你先考虑自己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看了看松子,他面松了一些,这才让我彻底放下心了。

    我怕那保镖再说啥威胁的话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找了一块红布塞在他嘴里,厉声问道:“老巫婆来过没?”

    他死劲地晃了晃脑袋,嘴里唔唔的叫着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“九哥,让我来,我保证他三分钟之内回答你的问题。”那陈天男走到我边上,阴笑道:“老子别的本事没有,折磨人这种事,最在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知道他在哪找了一根牙签,让松子他们摁住那保镖,用牙签死劲戳指甲肉,一边戳,一边阴笑道:“大兄弟,不痛吧?我给你换个更好玩的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