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68章收鸟89

正文 第568章收鸟8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心头疑惑重重,这情况似乎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那陈天男跟松子好像也现这一现象,一个个看着我,陈天男说:“九哥,这情况是不是太邪乎了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也顾不上那么多,掏出打火机,点燃一些干稻草,往那树心里一塞。

    瞬间,燃烧起熊熊大火,再加上那些湿润的树枝,浓烟滚滚,熏得我们睁不开眼睛,由于我急着去找乔伊丝,就让陈天男他们几人盯着千年松,若有燕子飞出来,千万别大意,一定要想办法弄死。

    他问我为什么。

    我说,短时间烧掉千年松不太可能,只有把全部的燕子弄死,才能破了千年松,也等于破了三遁中的地遁,说不定能能阻止那老巫婆使用三遁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他们都没说话,静静地看着我,我有些受不了他们的眼神,就问他们: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那陈天男叹了一口气没说话,松子跟他一样,也叹了一口气,反倒是王初瑶开口了,她说:“九哥哥,你有没有想过,假如莲姑姑要复活的是苏姐姐,你这样做等于绝了苏梦珂复活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脸色变了变,她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但是,三遁齐用祸害太大,用方圆百里内的气运去换一个虚无缥缈的复活,我宁愿苏梦珂不复活,我相信苏梦珂也不会选择复活。毕竟,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多,甚至可以说,用数十条命换取一人复活,这种事,我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那陈天男也开口了,他说:“九哥,你可要想清楚,现在扑灭大火还来得及,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,只要能复活苏姑娘,其他人的生死,与你有何干系?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我火了,瞪了他一眼,说:“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,那特么说的是伟人,我没那么大的胸襟,只是一个平凡的八仙,于我而言,人死了就是死了,必须遵天命,行人事,哪怕真的能复活,我依旧会烧了这燕子窝,依旧会想办法弄了那燕塔,也会破坏那所谓的阴婚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今天不烧了这燕子窝,我这辈子良心难安。”最后一句话,我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吼完这话,我心在滴血,就像拿把刀子一刀一刀地割我五脏六腑,我内心比任何人都想复活苏梦珂,但是,这代价太大,大到我无法接受,从入行以来,我一直送人入土为安,算是积善行德,假如这次为了私欲将苏梦珂复活,我拿什么面对那些被害的性命,梦珂知道后,她又会不会背着数十条人命活在世间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我搞不清自己需要什么,又能给予别人什么,总觉得自己矛盾的活于世间,找不到人生的方向。本以为积善行德,能换来一丝好运,能让父母过上好的生活。哪知,那青玄子说,我的气运不是财富之类的,而是桃花运,说白点就是女人运,在外人看来,我女人缘好,能惹多少男人嫉妒,然而,个中辛酸又有几人明白?又有几人知道世上最难还的债却恰恰是那情债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是个好人,但不是一个合格的男朋友。”那王初瑶气呼呼地丢下这句话,转身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直愣愣地看着花桥那个方向,心里不停地问,梦珂,你会支持我的决定吗?

    不知是我眼花,还是咋回事,朦胧中,我好似看到苏梦珂坐在花轿上,她身上穿着一袭大红袍,一动不动地盯着我,忽然她张嘴笑了笑,笑的特别甜,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梦珂,我下意识的轻喊一声,就准备朝那个跑去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干嘛呢?”那陈天南一把拉住我。

    我一把打开他手臂,指着那花轿说:“她在那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他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去,说:“黑漆漆的,啥也没有啊!九哥,你不会走火入魔了吧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定晴看去,黑漆漆的,别说苏梦珂,就连那花桥也不见了,死劲擦了擦眼睛,还是什么都没有,难道梦珂刚才在示意我什么…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心头一松,冲那陈天男说了一句没事,再次招呼他们一定要好好看着千年松,切莫让燕子跑了出去,他们点了点头,说了一声好,让我尽量早些赶回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只身一人打算去趟乔家,必须确定乔伊丝是否安全,不然心里难安,好在我们从万名塔走出来没多远,所以,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时间,我便出现在万名塔的广场,正准备去乔家,一道熟悉身影出现在我眼前,不是别人,正是乔伊丝,她一袭白色长裙,上面有不少污泥,头披散在肩头,面色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一见我,她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,眼泪出来了,扑簌而下,一把抱住我,抽泣道:“九爷,奶奶不见了,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哭,也是第一次看到她脆弱的一面,在我心里,她一直是个彪悍的女人,很少在人前露出她的脆弱,更加别说哭泣这种事,这一次,她哭的很伤心,豆大般的眼泪滴在我肩头,湿湿的。

    我拍了拍她肩头,不知道怎样安慰她,只能静静地听着她哭,任由她紧紧地抱着我。

    她大概哭了两分钟的样子,眼圈有些红肿,想必先前哭了不少。

    我张了张嘴,却现不知道说什么,只好问她:“打你电话咋没接呢?”

    她松开我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下,抽泣道:“刚才急着找奶奶,没带手机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又问她:“大概十点左右,你跟谁在一起?”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,疑惑道:“十点,跟莲姑姑在一起啊,她说今天是苏苏结婚的时期,想看看奶奶的尸体,我便带她去了,后来她又说,她想跟奶奶说些心里话,让我出去。刚出门,也不知道咋回事,我就睡着了,醒过来时,奶奶的尸体不见了,莲姑姑也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哭了起来,嘀咕道:“我太没用了,连奶奶的尸体都看不住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没有说话,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,真是那老巫婆,我们先前从乔家经过,便直接去了祠堂,并没有停留,从乔家到祠堂只有一段距离,按说,那时候的老巫婆在乔家,不可能同时出现在祠堂,只有一种可能才能解释的通,乔家那个地下洞与祠堂是连同的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个地洞我跟郎高下过,它链接的是石家的柴房,并不是那祠堂啊,难道那老巫婆有分身术不成。

    不对,肯定不对,她能短时间回到祠堂,这足以说明乔家与祠堂有条近路,不然她不可能出现在乔家,又能立马出现在祠堂,问题一定出现在那个地下洞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打算去趟乔家看个乔家,一把拉起乔伊丝的手,就朝乔家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到乔家,我先是拿乔伊丝手机给王初瑶打了一个电话,我问她,十点左右,我们到祠堂之前,那老巫婆有没有离开过祠堂,她说,离开过一小会儿,说是上厕所,回来时,身上有些泥土。

    听到她的回答,我立马想起到祠堂时,那老巫婆是用背面对我们,应该是在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我将她:“乔婆婆的尸体你放在哪个房间?”

    她指了指右边那房子,说:“放在奶奶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我径直朝乔婆婆房间走了进去,她房间不大,格局跟乔伊丝房间没啥差别,唯一的差别在于,这房间放的都是一些上了年份的家具,特别是那张床,简陋的无法直视,用两条长木凳放在地面,上面摆了几块木板,便成了一张床,床上放的都是平常乔婆婆所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进房间,我没有任何犹豫,立马朝那床底下看了过去,那里面黑漆漆的,好像放了什么东西,我正准备走过去看个仔细,那乔伊丝一把拉住我,“奶奶说过,不要轻易靠近她床边,有蛊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她,甩开她手臂,说: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径直朝床边走了过去,先是用手在床底下敲了一下,好像是空心的。我面色一喜,朝床底下钻了进去,又在四周敲了敲,都是空心的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倘若没猜错的话,乔婆婆床底应该有个地下洞,与苏家那祠堂是相通的,而乔伊丝房内那个洞,恐怕是有人故意挖的,目的是偷取苏梦珂的尸体,而安排我跟苏梦珂住那房间的人,是乔婆婆,也就是说,挖洞的人,恐怕不是别人,而是乔婆婆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说乔婆婆亲手挖的,而是她指使,或者说她请人挖的,她的目的是偷走苏梦珂的尸体,让莲姑那老巫婆去寻找,再下来的事,恐怕全是假的了,什么莲姑姑为了寻找苏梦珂的尸体,不惜牺牲自身的寿元,什么乔婆婆为了救莲姑姑那巫婆,牺牲自己,这一切是她俩在演戏。

    假如事情正是我猜的这般,那乔婆婆的最后目的是怎么?怎么到最后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