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64章收鸟85

正文 第564章收鸟8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闪过很多念头,就觉得这一切过于扑朔迷离,至于莲姑姑的目的,我没任何头绪。

    当下,我把所有希望放在眼前那尸体上,假如这尸体真是她,那这一切已经脱我原本的猜测,甚至可以说,她的计划被莲姑姑给算计了,正应了一句古话,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而莲姑姑就是那只黄雀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要的棍子!”那王初瑶喊了我一声,将长梯子放在千年松边上,又抛了一根棍子上来。

    我伸手抓住棍子,没任何犹豫,照着那几只小燕扑了过去,它们好像感受到危险,扑腾几下翅膀,从尸体上飞开。不过,它们飞行的方向,却让我心中大惑,它们竟然从右侧直接钻进千年松下面,难道尸体下面是燕子的窝?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踮脚朝树洞看去,就见到我这辈子都无法释怀的景象,这尸体下面是一片白茫茫的骨头,头骨、手骨、脚骨相互交叉,是人骨还是动物骨头压根没办法分辨,堆了一米多高。在那些骨头的右侧,有块极小的空地,那里有不下于五十个鸟窝,一层层、一排排有序地陈列,特别整齐,就像一个小型苗寨。最上面的鸟窝,有几只二指大的燕子,一只母燕正叼着一块像肉的东西朝小燕子嘴里塞进去。

    我草,我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先前我一直纳闷那群燕子哪去了,猜了老半天,那群燕子的窝竟然在千年松的树心,怎么会是这样,这到底是人为的,还是燕子天性如此?

    不对,燕子天性绝对不是如此,小学课本讲过,燕子是益鸟,燕子的母爱也是一直被称赞,我记得小学的时候,老师让我们写一篇关于母亲的作文,我当时用了一句燕子般的母爱,那老师还赞了我几句,说是我对燕子很了解。

    假如燕子天性不是如此,那是人为?

    也不对,如果是人为的,这些燕子窝咋这么整齐?要知道这千年树的树心就这么大,那些白骨占了很大一部分空间,正常人根本无法进来,更别说搭这些整齐的鸟窝,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,既然燕子窝在树心,它们是从哪进入树心?

    综合这几个疑点,我面色沉了下去,这一切的源头恐怕都在那莲姑姑身上,只有问她才能解开这些疑惑。

    当下,我压下心中的疑惑,提着电筒开始打量眼前这具尸体,我先是朝手上吐了几口唾液,死劲搓了搓。我这么做是因为,我们八仙有套规矩,触碰死者尸体前,必须要让双手保持干净,这树上哪来的水洗手,只能吐几口唾液搓了搓,算是对死者一种尊重。

    随后,我弯下腰,将死者的尸体翻了过去,伸手朝死者头探了过去,入手的感觉很黏,上面有不少血迹,我深呼几口气,将死者头拨开,露出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,熟悉的是这脸的轮廓有点像她,陌生的是死者一对眼珠不见了,整张脸被啄的不成样子,能看到几丝白骨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头愣了一下,凭这张脸不好判断死者到底是不是她。我忽然想起如果是她的话,她后背是驼的,身材也较为矮小。

    我立马朝死者脚下看去,死者的脚很短,想必死者身高应该不高,我又将死者的身子翻回原来的样子,定晴朝死者背后看去,那上面没啥肉,不过,我还是能看出来死者生前背后应该有些驼,因为死者露出来的骨头,呈现一种半弧形,这是驼背最明显的特征。

    是她,真是乔婆婆。

    瞬间,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崩塌了,我猜错了,我竟然像傻逼一样的猜错了。先前我天真的以为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乔婆婆安排的,我才会对莲姑姑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,事事顺从她,她让干吗我便干吗,没想到,我…我…我竟然猜错了,乔婆婆并不是假死,而是真的死了,她是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我双腿无力地跪了下去,在自己脸上狠狠地抽了几巴掌,嘴里不停地骂自己,让你蠢,让你自以为看穿真相,让你傻逼一样跑来万名塔,让你相信那老巫婆,让你…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在脸上煽了多少个耳光,就知道我左边的脸火辣辣的痛。这不是我有自残的习惯,而是我根本不知道怎样面对乔婆婆的尸体,只觉得,我亏欠她。

    在我心里,我一直相信乔婆婆没死,这是因为乔婆婆是高人,无论智商还是见识,远在那莲姑姑之上,她考虑问题也比较全面,我始终相信她给莲姑姑出主意让我来万名塔,一定有一套万全之策,正是因为相信她,在听闻她死讯时,我并没有多伤心,因为,我相信她不会真的死了,而是是假死。毕竟,王初瑶的奶奶当初也是假死。

    而残酷的现实却狠狠地煽了我一巴掌,令我整个心理防线彻底奔溃,像孩子般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怎样形容那时的心情,就知道写这一段的时候,我眼角是湿的。很多时候,我就在想,我出生到这个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我对生命开始感动迷茫,我是不是不该存在这个世上?假如世上没有陈九这号人,是不是老秀才不会死,依旧每天对酒当歌,说着他的之乎者也,假如世上没有陈九这号人,程小程是不是也不会被送往西藏,而是坐在教室备战高考,老王是不是也不会失踪,而是继续抬龙柩,苏梦珂更不会年纪轻轻就离世而去,乔婆婆也不会落个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我活在这个世上,我苟延地活着,他们却一个个离我而去。不记得是哪一年了,网络上很流行一句话,人生就像茶几,上面摆满了杯具、洗具。用这话来形容我那十年人生,我觉得我的茶几上,摆了个杯具,而洗具只占了那么一两个。

    或许,人生就是不断经历,不断成长,再从一些事情中摄取一些教训,令自己强大起来,令自己能撑起自己那片天。

    有人说,一个人经历莫大的打击后,性子会变,以前我不信这个,我认为天生乐活族,无论生任何事都能用微笑面对惨淡的人生。而现在我信了那句话,先是老王失踪,后是苏梦珂身死,现在连乔婆婆也死了,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,我经历三次身边人的离开,这让我性子变得越来越孤僻,内心开始抗拒陌生人走进我的生活。

    我在那树上哭了很久,地面的王初瑶不停地问我怎么了,我一直没说话,眼泪簌簌而下。不知道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,还是怎么回事,哭着,哭着,那树杆忽然晃了一下,紧接着,那半边树杆猛地朝地面坠了下去,我身子随着那半边树杆也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我身子从树杆滑了下去,重重地砸在地面。令我疑惑的是,我感觉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垫着,柔柔的,凉凉的。我以为阴差阳错之下砸在王初瑶身上,伸手朝背后摸去,没有东西,反倒有一股彻骨的寒意,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刚砸在地面的感觉很奇怪,好像是有人在下面接住我,可,背后却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!”那王初瑶一边哭着,一边朝我这个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看到乔婆婆的尸体动了一下,紧接着,她的尸体从树上掉了下来,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我边上,她一只手呈握拳姿打在我脸上,两颗眼珠从里面滚了出来,落在我脖子处,湿湿的,黏黏的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