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61章收鸟82

正文 第561章收鸟8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心头一愣,我头上?抬头看去,我头皮一麻,冷汗直冒,燕子,好多燕子,成群结队的燕子,盘旋在我头上,足有四五十只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玛德,咋无声无息出现这么多燕子?我暗骂一句,就冲王初瑶喊了一声:“用电筒照着那些燕子。”

    随着那电筒光照去,我看到那些燕子比我们平常看到的燕子要大得多,浑身泛蓝,翅尖窄,胸脯的位置有一大块白色,令我纳闷的是,一般燕子胸脯都灰白或者米白,而这群燕子的胸脯却白的出奇,在电筒光照射下,那白色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那群燕子好像通人性,一见我望着它们,嘴里不停地喳喳叫,翅膀也扑腾的格外快。

    忽然,那群燕子猛地朝我这个方向扑了过来,吓得我死死地拽进树枝,压根不敢动弹,我怕一动弹,那些燕子的冲击力会将我从树上撞下去。

    咚、咚那群燕子像疯一样撞在我身上,一只,两只,三只。紧接着,七八只燕子一起撞在我身上。

    说实话,那群燕子的冲击力不大,就像挠痒一般,但是那群燕子身上有股特别重的腐臭味,跟先前在地面闻到的气味一模一样,这让我浮想连连,燕子身上哪来的腐臭味?还是说,我先前闻到腐臭味是这群燕子散出来的?又或者说这群燕子是死的,只是被人用蛊术操控了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闪过很多念头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快放开红布,那群燕子是盯着你手中的红布。”那王初瑶在下面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一愣,看了看手中的红布,我爬到这里,就是为了摘掉红布,难道这是一个圈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将红布往下一丢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并不是王初瑶说的那般,那群燕子依旧不要命地朝我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过程大约持续七八分钟,那群燕子好似永远不知道疲惫一般,前赴后继的撞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点火了,玛德,要是这样撞下去,什么时候才是尽头。我空出一只手,猛地朝那燕子挥去,由于燕子数量很多,我轻易地抓住一只燕子,正准备往树下扔去,那燕子在我手上啄了一下,特别痛,隐约能看到红印子。

    活见鬼了,这群燕子什么疯?

    我嘴里不停地暗骂,脑子则在想办法摆脱这群燕子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压根没办法可行,一则这树上什么工具都没,二则我手脚必须抱紧树枝,哪能什么法子赶跑燕子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朝王初瑶求救,“初瑶,找些石子扔燕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我立马后悔了,那王初瑶看上去娇柔的很,而我现在所在的位置,离地面有米,以她的臂力肯定仍不了这么高。

    那王初瑶一听我的话,在地面寻了一会儿,就朝上面扔石子,奈何臂力有限,最高的一块石子,只扔到我脚下两三米的位置,这让我更加急了。

    咋办?咋办?难道叫陈天男过来帮忙?

    不行,他在那看着苏梦珂,若是让他过来帮忙,那群保镖指不定转背便走了。

    忽然,我背后传来一阵灼痛感,伸手摸去,湿湿的,黏黏的,是鲜血。

    瞬间,我脑子一懵,玛德,那群燕子不是撞我,而是…而是打算吃我?

    刚生出这个念头,我着急万分,若真是这样,那先前的冲撞并不是撞我,而是想扯掉我身上的衣物。草,什么鬼燕子,竟然打算吃人?这特么简直是天下奇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背后传来一阵阵灼痛感,异常难受,好像是那群燕子在啄我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在上面咋了?怎么有鲜血掉下来。”那王初瑶着急喊道。

    “这燕子吃人。”我喊了一句,双腿死死地夹紧树枝,一双手反到背后,不停地挥舞,将那些燕子赶走。

    “吃人?”她好像有些不敢相信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空理她,双手不停地挥动,压根不敢停下来,我怕一停下来,整个后背会被啄穿。

    大概挥了两三分钟,我手臂酸痛的要命,只能两只手轮流挥舞。那王初瑶则在下面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围着千年松不停地打转,时而跪下去求树精放过我,时而朝西方跪了下去,祈求天上的神灵保佑我。

    然而,任王初瑶再怎么祈求,那群燕子依旧没停下来,不停地冲撞我,不对,应该说那群燕子不停地啄我后背。好在燕子的数量并不是多,再加上我手臂不停地挥舞,我后背并没受啥伤,只有几处地方格外疼痛,应该是被燕子啄了几块肉。

    玛德,再这样下去,非得被燕子吃了不可。

    我怕了,真的怕了,从入行抬棺匠以来,大大小小的怪事遇到不少,从未遇到吃人的燕子,最恐怖的莫过于李村李哈子的尸体被清道夫给吃了。但是,那是吃尸体,我特么是活生生被燕子吃掉,我特么是倒了几辈子霉,回顾十九年人生,我没干啥坏事啊,咋会落个被燕子吃掉的下场?

    不公平,太不公平,难道真如一句古话说的,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?

    不对,绝对不对,我相信老天不会如此待我,一定有办法逃离这个地方,我绝对不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地面看了过去,眼前想要逃离那些燕子,只有一个办法,从这跳下去。但是,我现在所在的位置离地面米,从这跳下去,十之死定了。不过,也许不会死,就如一些新闻说的,某男子从三楼摔下去,毫无伤,还能奔跑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我心头一狠,与其被这群燕子活生生地吃掉,倒不如跳下去搏一搏,就算真的死了,至少能留个全尸。

    于是,我一只手朝背后挥去,一只手抓紧绳子,将红布拉了上来,打算抱着红布跳下去。我这么做是因为,我爬树是为了摘红布,哪怕现在要死了,也不能让这红布留在上面,肯定有人会说,多此一举,都要死了,还在乎那块破布干吗。

    我只能说,每个人坚持的东西不一样,而我做事有自己的原则。

    抓紧红布后,我脚下一松,整个身子顺势掉了下去,这一动静吓得那些燕子立马扑翅离开,令我奇怪的是,那红布好似很牢固,竟然足以支撑我的体重,将我整个身子悬在半空中,不停地摇晃。

    那群燕子见我掉在半空,再次朝我飞了过来,围着我不停地盘旋,在它们身上我闻到一股极强的腐臭味,这让我开始疑惑这群燕子吃啥长大的?

    那松子说这千年松附近闹了不少人命案,难道…这群燕子是吃人肉长大的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