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60章收鸟81

正文 第560章收鸟8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闻到那腐臭味,我心里疑惑到极点,这千年松枝叶茂盛,并没有枯萎的现象,那树皮为什么会散这种气味?

    那王初瑶看我愣在树旁,兴奋道:“九哥哥,你是不是考虑清楚了?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瞥了她一眼,也没说话,四肢抱住那千年松,双脚朝蹬了一下,慢慢地朝上爬了过去,大概爬了两三米的样子,我心头的疑惑越来越重,这树身有古怪,因为我现我所处的位置,竟然弥漫着一股淡香,压根没了腐臭味,这是什么原因?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一些年代久远的树木,它本身会散一种气味,有的是污水那种糜烂味,有的则是一种香味,而这千年松竟然呈现两种气味出来,难道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树皮嗅了嗅,先前那股腐臭味格外淡,相反,香味却是越来越浓郁,令我忍不住多吸了几口香气。√

    难道我的猜测是真的?这树内有东西?

    我用力摁了摁树皮,有点硬,也没那种粘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下,我朝王初瑶喊了一声:“初瑶,将电筒照到左侧。”

    她嗯了一声,将电筒光照在左侧,我见到这树身呈现两种颜色,右侧的颜色接近褐色,而左侧的颜色要暗一些,接近于暗红色。

    这一现,令我愈相信树内应该有东西,用手敲了敲树身,传来一阵咚、咚的实木声。咋回事?怎么会是这种声音,倘若树内有东西,这个位置应该是空心的,传出来的声音应该也是空心声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会儿,又在另外一边敲了一下,也是那种实木声,这让我着实想不明白咋回事,心中不由想,难道是我多疑了?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压下心中疑惑,继续朝上爬去,不晓得是夜间气温低还是咋回事,越往上爬,气温越低,令我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。

    很快,我爬到米的位置,这个位置有几根手臂粗的树枝,那红布挂在左侧,下方是一根粗枝,我大致上看了一下,应该能承受我的体重。

    于是,我朝那个方向爬了过去,眼瞧要到那位置,我心中一喜,都说这千年松不能爬,现在爬到这个位置,不也没事么?

    就我在窃窃自喜之际,忽来传来一阵老鸹ga的叫声,剐,剐,剐的连叫好几声。我心中一沉,在我们那边有种说法,老鸹叫一声,人命丢一条,这平白无故的哪来的老鸹叫?再者说,那松子说这树上是燕子,怎么会有老鸹?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又朝四周看了看,由于离地面有些远,那电筒光的光线愈来愈弱,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些树枝,至于鸟窝跟老鸹,我压根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先摘红布再说。”我嘀咕一句,朝左侧那树枝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爬到那个位置,我看了看,那树枝生的好生奇怪,有点我们那边犁田的弯犁,呈半圆形,而那红布刚好在弯处,想要将红布摘下来,必须站在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思索一番,又往上爬了一小段距离,双手死死地抱住树身,脚下朝那树枝试探性地踩了一下,很结实,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小心点,别摔下来了。”那王初瑶在地面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冲她说了一句,知道了。另一只脚也踩了下去,用力蹬了蹬,树枝并没有晃动,这让我彻底放下心,缓慢地松开手,双脚踩在那树枝上。

    坦诚说,站在树枝上,我心里冷汗直冒,一则是这树枝四周并没有枝叶,就连抓手的地方都没有,二则树枝呈半圆形,我担心滑下去。要是真滑下去,我这条命算是交待在这了,要知道我现在离地面约摸米,有两层半楼房高了。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朝前迈了一步,树枝的平衡性很好,并没有因为我踩在上面而晃动,这让我紧绷的神经的稍微松了一些,缓慢地朝红布那个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走了七八步,那红布越来越近,我看到那红布上方是两条红色绳子,左右两边各一根,将红布挂在我脚下这树枝上。

    “初瑶,将电筒光照在那红布上。”我低头朝王初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!”说着,她将电筒光照在那红布上。

    我深呼几口气,平复一下内心的紧张,再次抬步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。由于红布挂在弯处,我怕那地方打滑,不敢贸然迈过去,只能蹲下身,双脚分开坐在那树枝上,打算用屁股慢慢挪过去,这样安全些,毕竟,安全第一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方法挺好用,虽说行动慢了一些,但是安全性很高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将身子挪到红布那个位置,就见到扎红布的绳子有大拇指粗,跟绑棺材的龙绳有的一比,伸手拉了一下绳子,很紧,我看了一下接口,是死结,想要解开的话,得花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中一阵后悔,早知道要摘红布,应该把陈天男身上那把拿来,只要割断绳子,便能摘了这红布,哪里需要解什么绳子。

    我叹了一口气,双手朝那绳子伸了过去,入手的感觉有些潮湿,又有些黏手,我也没想那么多,捣鼓了一会儿绳子,难解的要命,好几次因为用力过猛,差点摔了下去,吓得我死死地抓住绳子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犯难了,这绳子的结打的特别紧,想要用手解开得半天时间。若是平常,倒也没事,而现在情况不同,那松子一众保镖还在等我消息,我要是在这浪费太多时间,恐怕丑时之前,我们到不了帐篷。

    咋办?咋办?我有些急了,手头上不由用力掰了掰打结的地方,还是那样,解不开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将主意打在那红布,这头解不开,红布那头说不定能解开,无论解开哪头,只要摘掉红布就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绳子拉了上来,就准备解开红布那头的接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天上的老鸹叫的更凶,剐,剐,剐,特别凄厉,好像在预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小心你头上。”那王初瑶在地面尖叫一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