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53章收鸟74

正文 第553章收鸟7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着那莲姑姑裸的威胁,我没有说话,也不敢说话,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话,只能冲她点了点头,拉着陈天男就准备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她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一愣,扭过头瞥了她一眼,疑惑道: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迎亲会用到花桥,你带几个保镖过去。”说着,她朝边上那几名保镖招了招手,又说了一大堆苗语,估计是招呼那几名保镖看紧我。

    随后,我、陈天男以及八名保镖走出祠堂,直奔那所谓的帐篷。值得一提的是,临出门时我看了看王初瑶给她打了一个眼色,她冲我点了点头,意思是让我放心。

    路上,我试探性地问了那几名保镖一些问题,他们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名字,其它事只字不提,领头那保镖叫松子,是凤凰城本地人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那松子跟另外几名保镖除了说名字外,其它时间一直未曾开口,这让我心头稍微松了一些,就用衡阳话问陈天男这段时间干吗去了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,自从结婚后,他的生活只能用四个字形容,水深火热。手机、qq、电脑悉数被他媳妇没收了,每天能干的事只有上班,白天去他爸公司上班,晚上去他媳妇被窝上班,我问他咋不用公用电话给我打电话,他说,身上没钱。

    玛德,我也是醉了,我们衡阳那边的男人多数都有些大男子主义,咋到了陈天男这就没用了?堂堂一富家公子,居然沦落到没钱打电话,我特么真不知道说啥了。

    我又问他这次来万名塔的钱哪来的?

    他说,把他媳妇钱包给偷了。

    我被这话给雷得外焦里嫩,在他身上打量了好几眼,笑道:“祝你幸福!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别埋汰我了,我特么连肠子都悔青了,,你是不知道,我那媳妇简直不是女人,就我这体重11o斤,她单手能提起来,平常遇到个流氓啥的,她一人能打三,遇人不淑啊,不淑啊!”那陈天男哭丧着脸说。

    我强忍笑意,把郭胖子开公司的事告诉他,又把曲阳的事跟他说了一些,他赞了一句郭胖子有大出息,就问我是不是打算长期干抬棺匠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我含糊的说了一句到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,九哥,我看你怎么好像有点怕那莲姑姑?平常办丧事都是被主家供着,咋这次差别这么大?”那陈天男给我递了一眼,问。

    我接过烟,点燃,深吸几口,正准备开口,那松子咳嗽一声,用一口苗式普通话说:“陈九,注意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这货听得懂衡阳话?

    当下,我也不好跟那陈天男说万名塔的事,只好将话题重新扯回分别后的事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们俩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正所谓,人生有四大喜事,其中有一件叫他乡遇故知,在万名塔看到陈天男,令我一直紧绷的神经稍微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忽然,那松子说了一句,“到了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停下脚步,抬头朝四周看了一下,这处地方是一片空地,方圆百米内什么东西没有,空荡荡的,唯有几米外有一处帐篷,那帐篷是用蓝色的帆布搭建,说不上特别大,约摸二十来个平方,帐篷最前面有一扇门,两旁贴了一副对联,日丽风和桃李笑,珠联壁合凤凰飞,横批是,百年好合。

    看到那对联,我微微一愣,我记得郎高给莲姑姑提过一个意见,说是在广场搭建个房子,那会她是拒绝,敢情不是不能搭建房子,而是她早弄好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将那老巫婆祖上十八代骂了一个遍,玛德,这特么就是耍我们玩。带着几分不忿,我们几人朝那帐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进去,我家少爷在里面等你。”那松子站在帐篷外朝我们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他们少爷?难道是苏梦珂的弟弟苏小林?

    当下,我掀开那帐篷,眼前的一幕令我愣住了。只见,这帐篷内有几样简单的家具,一张大大的床放在左边,右边是一些衣柜、桌子、凳子以及家用电器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会问了,这些家具不是挺正常么?咋就愣住了?

    我特么是有苦在心口难开,要说这些东西是真的,我肯定不是这幅这副表情,问题是,这些东西全特么是纸糊的,唯一一张真凳子,那上面还坐着一个人。严格来说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,那少年跟苏梦珂有几分相像,长眉若柳,身如玉树,上身淡蓝色的衬衣有些湿,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,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,一个少年能长成这样,也是天下少用,用一句时髦的话来形容,娘炮。

    那苏小林一见我们,面色一喜,开口道:“姐夫,你来了啊,我姐呢,她怎么没来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这人不是脑残吧?说:“你姐在祠堂,等会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看了看陈天男,问道:“姐夫,这人是谁?你朋友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大致上介绍了一下陈天男,就问他咋大汗淋漓的,他说,他刚才在整理彩礼,我又问他彩礼在哪,他伸手指了指右边,说:“皮、棉、夹、单衣各一套,锦匣两对,内装耳环、镯子、戒指以及簪子之类的饰。对了,我阿妈说你家穷,给你备了一张银行卡,里面有999999块钱,给你做彩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,又在我肩膀拍了拍,说:“姐夫,你放心,我们家不会嫌贫爱富,只要你真心待我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压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难道他不知道他姐已经死了?还是说他如莲姑姑一般相信世间有复活?

    不对啊,看他年龄估计还在念高一高二,这个年龄段的少年非常崇拜科学家才对,就像我念书那会,老师问我梦想是啥,我说科学家,郭胖子那家伙比我有出息,他的梦想好像是宇航员来着,老师问他原因,那货说天上有嫦娥,差点没把老师给气死。

    当下,我试探性地问了他一句:“你姐的事,你不知道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