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50章收鸟71

正文 第550章收鸟7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在原地愣了许久,心中一直在想青玄子说的奇迹到底是什么,想了老半天,愣是没想明白咋回事,直到那莲姑姑喊了一句:“愣着干吗,赶紧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背着苏梦珂便进了祠堂,这祠堂内装饰不错,中间的位置放了一张八仙桌,四周用水泥做了四条长凳,桌上摆了一些阴婚用的东西以及两套衣服,最里面是一张神坛,上面摆着苏家列祖列宗的灵牌,灵牌的前面是香盅,里面插着三柱供香。

    “将苏苏放在左侧。”那莲姑姑吩咐一句,找来一张竹藤椅放在左侧。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背着苏梦珂,走到左侧,再解开身上的红绳,将她放在竹藤椅上,也不晓得是背久了的缘故,还是其它原因,那苏梦珂刚坐下,四肢莫名其妙的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令我疑惑的很,定晴朝她看去,就见到她静静地靠在那,并未有啥表情,难道刚才眼花了?

    我扭头看了看莲姑姑跟王初瑶,她俩正在捣鼓阴婚的衣服,好似并未现这边的情况,难道…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立马朝她脸上看去,由于装眼睛的时候,那莲姑姑并未擦拭,她脸上有些血渍,我伸手擦了擦,入手的感觉格外细腻,宛如皮肤之下有血肉一般,这特么奇了个怪了,怎么会怎样?

    那虫灰不会真的变成血肉了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,就觉得这一切太特么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这时,那莲姑姑拿着两套衣服走了过来,她先在苏梦珂身上打量一眼,将一套男装朝我扔了过来,说:“你去外面换上新郎装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她几点了,她说,八点,十点开始阴婚,这两个小时布置祠堂。我又问她,有什么人参加,她说,青玄子举办仪式,王初瑶当伴娘,而伴郎则由他儿子苏小林代替,至于前来参加阴婚的宾客,她说那些人不会掺合到阴婚,只是在苏家吃一顿喜酒。

    随后,我出了祠堂,换上新郎装,这新郎装与平常结婚的新郎装不同,而是古时候结婚穿的那种衣服,大红袍,胸前一朵大红花,头上戴着一顶栩毓x、y,外黑色,里朱色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,我蹲在地面抽了好几烟,脑子乱糟糟的。坦诚说,我从未想过会结阴婚,甚至对这阴婚还有几分害怕,但,苏梦珂于我有救命之恩,就算不想结,也必须结。

    呼,我重重地吐了一个烟,站起身,抖了抖有些麻木的腿,径直地朝祠堂内走了进去,一进祠堂,那莲姑姑已经替苏梦珂换上了一身红色的旗袍,头上带着一顶银冠,看上去跟活人一般,特别是脸上,擦了一层厚厚的胭脂水粉,令她整个人看上去宛如活人一般。

    那莲姑姑看我愣在那,就说:“别墨迹了,把神坛上的红蜡点上,规矩你懂吧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!”边上的王初瑶走了过来,一把拉住我手臂,说:“九哥哥,咋换个衣服那么久,是不是想苏姐姐了?”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问,我想揍她,这小丫头片子越来越没规矩,当初在邵阳时,对我挺尊敬的,才几个月不见,咋变化这么大。

    她见我没说话,又说:“九哥哥,你倒是说话吖,是不是想苏姐姐了?”

    我瞪了她一眼,说:“小丫头片子,别管大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切,我已经十八了,比你小一岁而已。”她不屑地瞥了我一眼,朝神坛那个方向走去,我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点红蜡颇为讲究,于普通婚礼来说,点上一对红蜡,是一种祝福,有白头偕老的意思在里面。不过,阴婚上的红蜡却有别的意思在里面,需要点上三支红蜡,呈三角形摆放,其中一根要摆在最前面,刻上天地君亲师五个字,后面两支刻上新郎新娘的生辰八字,再相互对直,中间的距离是o。39尺,换成厘米的话,大约是13。1m,预兆新人下辈子能成情侣,倘若距离差一点,则下辈子是生死仇敌。

    所以,这点红蜡令我有些犯难,若是按照阴婚的习俗来点蜡烛,就必须把我的生辰八字写在红蜡上,随同红蜡烧掉,这是大不吉利的事,还有就是距离,这13。1m看似是一生一世,而根据阴阳反理论来说,到了阴间就成了4131,有死一伤一的意思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也不晓得咋办,毕竟,我是吃死人饭的,对这方面极为讲究,要是真按照阴婚习俗点蜡,我肯定会受伤。

    “九哥哥,你愣着干吗吖!赶紧点红蜡啊!”那王初瑶推了我一下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她,扭头瞥了一眼莲姑姑,她正看着我,眼神中有几分阴狠,我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心头一狠,伤就伤吧,只有苏梦珂在阴间过的好就好。

    当下,我在桌上拿了三支红蜡,先在第一只蜡烛上刻上天地君亲师五个字,然后在第二根红蜡上刻上我的生辰八字,再在第三根蜡烛刻上苏梦珂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刻好字后,我找来一把尺子,在神坛上量了一下距离,按照13。14的距离,将后面两支红蜡摆好,再将前面那支蜡烛摆好,由于神坛上有个香盅,这红蜡不能挨着香盅,据说结婚的红蜡挨着香盅,会沾上霉运。毕竟,香盅之流的东西,一般都是祭祀才会用到,而祭祀一般都是用在死人身上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那香盅往前面移了大约三厘米的样子,又对着香盅说了一些抱歉的话,大致上是,迫于无奈之下才动香盅,还望苏家列祖列宗别见怪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也是怪异的很,话音刚落,我腹部传来一阵莫名其妙疼痛感,吓得我立马将那香盅移到原位,然后烧了一些黄纸,不停地道歉。

    那王初瑶见我不停地对着神坛说话,就问我:“九哥哥,你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我回了她一句没事,再次看向神坛,心里隐约有些不安,一般结婚的话,神坛上的香盅是可以动的,可,这香盅怎么不能动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