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48章收鸟69

正文 第548章收鸟6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见到那苏大河脸色刷的一下白了,目露凶光,一字一句地说:“你说的可是真话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说:“事到如今,有骗你的必要么?”

    说着,我指了指不远处的苏梦珂,继续道:“看到没,那就是证据。”

    那苏大河顺着我手指的地方看去,面色再变,也没说话,足足沉默了好好几分钟。忽然,他像疯了一样朝那莲姑姑冲了过去,怒道:“你个恶婆娘,竟敢害死乔婆婆,老子今天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量你没这个胆量!”那莲姑姑从地面站了起来,冷笑道:“那老东西碍手碍脚的,死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”那苏大河被气的浑身抖,左手在兜里好像捣鼓什么东西,很快,他掏出一把,那约摸三寸长,格外尖锐,在灯光的照射下,闪闪亮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他举起,猛地朝那莲姑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莲姑姑好像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微微一愣,身子朝右边避了一下。即便如此,依旧没避开苏大河的,扑的一声,刺入腰间。

    瞬间,鲜血迸了出来,顺着那一滴滴地掉在地面,出滴答、滴答声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竟敢真刺!”那莲姑姑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大河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!”那苏大河冷笑一声,“整个万名塔深知我苏大河怕老婆,又有几人知道我苏大河也有自己的底线,我可以容忍你偷情,也可以容忍你对我指手划脚,唯有我的救命恩人,你不可触碰,一旦碰了,就算豁出这条命不要,也要替救命恩人报仇,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,这是我苏大河做人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苏大河猛地抽出,再次刺了下去,这一次,他瞄准的是莲姑姑心脏的位置,想必是下了杀心。

    “真当我好欺负!”那莲姑姑怒叫一声,也不知从哪顺来一只像蜘蛛一样的东西,往那苏大河脸上一扔。

    顿时,那苏大河惨叫一声,双手死劲捂住脸,“啊,啊,我的脸!”

    很快,那苏大河直挺挺地倒了下去,浑身一阵抽搐,嘴里不停地冒出白沫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暗叫一声不好,先前只是想引起他夫妻二人内斗一番,没想到竟然会闹出人命案,更没想到那苏大河内心还有正义的一面。

    当下,我猛地朝苏大河跑了过去,蹲下身一看,他双手泛黑,指甲更是一片深黑色,应该是中毒了。

    “玛德!”我暗骂一声,伸手掰开他双手,就见到那苏大河鼻子不见了,在鼻子的位置有个二指大的洞,里面不停地冒出血泡,还夹杂了一些乳白色的液体,那些液体顺着他嘴角往下滑。

    一见那乳白色的液体,我胃里一阵翻腾,差点没吐出来,好在我见过不少恶心的场面,强忍腹内翻腾,伸手将他眼皮合上,也不晓得是不是苏大河死不瞑目,刚把他眼皮闭上,立马又睁开了,直勾勾地盯着那莲姑姑。

    “艾!”我叹了一口气,就准备找块红布将他尸体盖上,还没起身,从他尸体里面猛地钻出一个虫子,以顺类不及掩耳之势朝我身上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玛德!”我骂了一声,挥手就朝那虫子砸了过去,那虫子身手灵敏的很,几乎就是白光一闪,那虫子已经跳到我手臂上。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这虫子像极了蜘蛛,触角特别多,浑身上下有不少血渍,最前面那对触角上有一些乳白色的液体,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有了先前的教训,我这次并没有去砸那虫子,而是警惕地看着它,左手紧握拳头,只要它敢动,我立马挥拳砸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莲姑姑轻声说了一句什么话,她说的是苗语我听不懂,不过,那虫子却有反应了,蹭的一下朝我脸上跳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哪里敢犹豫,挥拳就砸了下去,本以为这蓄势待的一拳肯定能砸着那虫子。哪里晓得,那虫子竟然像人一样,在空中翻了一个圈,唰的一声停在我鼻子上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它触角碰到皮肤的异样感,特别凉,凉的令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。

    我想动,又不敢动,只要一动,我怕出现苏大河那一幕,只好静静地地伫在那,冷汗直冒。心里不停地思索,这是什么鬼玩意,只是十来秒钟的时间,便将苏大河的鼻子啃噬掉,还钻进了他脑子里将脑髓弄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刚才不是很能得瑟么?”那莲姑姑一手捂住腰间朝我走了过来,由于失血过多,她面色格外白,再加上那满脸褶子,给人一种苍老感,好似眼前这人不是四五十岁的妇人,而是一名老太太。

    我不敢说话,我怕一开口,那虫子就会咬下去,只能死死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冷笑一声,伸手在我脸上重重地拍了几下,特别痛,“现在不得瑟了?不挑拨离间了?不坐山观虎斗了?怎么像孙子一样怂了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在我脸上重重地拍了一下,继续道:“小子,我这噬髓蛛是苗族最毒的蛊虫之一,只要我一声令下,你猜结果会怎样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自问自答道:“结果会跟苏大河那李克用一样,不到十秒钟必定身亡,脑浆四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好像很满意那噬髓蛛,桀桀地笑了两声,伸手在我脸上掐了两把,冷声道:“若不是苏苏复活需要跟你阴婚,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,你应该感谢苏苏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总算反应过来,她说的对,只要阴婚一日没办,她一日不敢弄死我,哪里还会顾及那虫子,抬手就是一拳砸了下去,正好砸在她腰间。

    她吃痛一声,怒道:“真当我不敢杀你!”

    “来啊,来杀我啊!杀了我,你的苏苏再无复活的可能性。”我一把抓住鼻子上的噬髓蛛往地面一甩,直挺挺地站在她面前。这动作看似很牛逼,实则我心里憋屈的很,就如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,这特么就是泼妇耍泼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