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47章收鸟68

正文 第547章收鸟6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那青玄子,“道长,你们说的鸿运是?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说:“大凡使用红色符箓,上天会降下一丝鸿运,只要向上天鞠躬敬意,这一丝鸿运便会降在鞠躬那人身上。小道刚才让你鞠躬,一则看你成了失运人,未来几年时间没一丝好运,想让你沾点鸿运,二则,这虫灰中有你的七魄,你将来的身子会有诸多病痛,这一丝鸿运或许能缓解你身子的病痛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更加纳闷了,使用一枚红色符箓就有鸿运,这太扯了吧?难道不停地使用红色符箓,不停地鞠躬,鞠躬那人就有鸿运加持。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,回答我的不是青玄子,而是那莲姑姑,她气道:“每一枚符箓都是一名道士的心血,他手中这枚福生箓是他师傅一生的心血,一旦使用这枚符箓,鞠躬那人的气运会有些变动,谈不上转运,至少能让那人运气变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脸色沉的有些可怕,继续道:“本以为他自己要这丝鸿运,没想到他居然把这丝鸿运给你这白眼狼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恶狠狠地盯着青玄子,“道长,你自己不要这鸿运,可将它让给我,为何平白无故的给那陈九,你这样做,不怕你师傅责罚么,要知道你师傅欠我的不单单是人情,而是一条生命,当初若是没有我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…”那青玄子罢了罢手,打断她的话,“家师招待过,假如要使用福生箓,那一丝鸿运让小道看着办,小道认为那丝鸿运最适合小九,至于你…”

    他冷笑两声,补充道:“抱歉,小道跟你不熟。”

    说完,那青玄子没再理会她,气得那莲姑姑直瞪眼,又不能拿青玄子怎么着,只好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怒声道:“陈九,你给我记住,苏苏的事出一丝岔子,我令你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玛德,我成了出气筒,碍于心中的打算也不好反驳,只能深呼几口气,调整好自己心态,然后问青玄子,“往生咒需要念多久?”

    他说:“半小时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那莲姑姑,“趁这半小时,我能出去一趟看看乔婆婆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她直接拒绝我的请求,说:“苏苏一日不复活,你一日不能离开,直到她复活,再经过她的同意,你才能离开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醉了,只好站在旁边,看着那青玄子念往生咒。

    青玄子这次念的往生咒与我们平常办丧事念的往生咒有些不同,这种往生咒的全称是,四甘露往生咒,而丧事念得往生咒,其实不是道家的,而是佛家的,名字就叫往生咒。据说在丧事上念往生咒能让死者踏上西方的极乐世界。至于道士为什么在丧事上念佛家的往生咒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。不过,后来跟佛家一名和交流,他告诉我,佛家的往生咒会被道家使用,源于两家在丧事这一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两家相互借鉴,取之长,补之短,也正是这个原因,很多地方的丧事是由和来办。

    而青玄子现在的这个往生咒,全文共九十六字,太上敕令,汝孤魂,鬼魅一切,四生沾恩。有头者,无头者升,枪殊刀杀,跳水悬绳。明死暗死,冤曲屈亡,债主冤家,讨命儿郎。跪吾台前,八卦放光,站坎而出,生他方。为男为女,自身承当,富贵贫穷,由汝自招。敕救等众,急急生,敕救等众,急急生。

    这九十六字,字字如珍,一般很少有道士会念出来,据说这东西从道士嘴里念出来,会减阳寿。当然,我也是事后才知道的,因为青玄子告诉我,他念这九十六个字,少了一年阳寿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,大凡涉及到红色符箓会损气运,涉及到道家往生咒会损阳寿一年。

    我问他具体原因,他说道家解释的很模糊,好像是违了天合。

    大约等了半小时,那青玄子念完往生咒,不知是体虚还是坐久了,正准备起身,居然身子一歪,差点给摔倒了,好在我眼疾手快,一把抓住他手臂,入手的感觉特别凉,就好像被冰块敷过一块,“道长,你这是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了一句没事,便冲那莲姑姑说:“家师交待的事,小道已悉数完成,也算还了你的人情,以后家师与你再无半点人情瓜葛,还望你自重,小道就此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冷笑一声,在我们身上瞥了一眼,说:“既然人都来了,哪能说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打了一个响指,就见到门外冲进来一群黑衣大汉,那些人左手持一柄长约一尺的片刀,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。

    “乔莲儿!”青玄子面色一横,“人不要脸百事可为,这话用在你身上最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笑了笑,说:“要脸有何用?要脸苏苏能复活,要脸苏苏能幸福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朝那群黑衣大汉挥了挥手,将青玄子给绑了起来,说:“小道士,晚上阴婚的时候,你最好尽力而为,出半点岔子,你师傅的那点事,我给你传到玄学协会去,到时候,你师傅那张老脸恐怕是保不住了,记住,苏苏一日不复活,你们谁也别想离开万名塔。”

    “你tm疯了,我师傅当年只是……你…你…你这疯女人,早晚会得到报应。”青玄子朝那莲姑姑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!”她耸了耸肩头,“将他拉出去,好生招待,晚上再将他送到祠堂。”

    随后,那青玄子被拉了出去,整个房间就剩下我跟那莲姑姑。她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到你了,将那些虫灰装进皮囊。”

    我想说点什么,想起这女人为了复活苏梦珂,已经失去理智,跟她说什么估计也是白说了,倒不如也顺着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于是,我找来四根小木条,做成一个架子,再将人皮放在架子上,然后瓢一些虫灰,由于那人皮脸部的洞小的很,想要直接将虫灰装进去是不可能,我只能先用一根细管插在人皮的脸部,再找一漏斗,将虫灰倒入漏斗,由漏斗经细管装入人皮之内。

    这过程极其缓慢,一则是那细管的口子特别小,灌入的度大大受限制,二则我心理一直被折磨着,毕竟,任谁拿着人皮灌虫灰,心里都不好受,更何况这人皮的主人还是自己的妻子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五六个小时,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总算将虫灰悉数装进人皮。直到这时,我才明白莲姑姑的用意,她是打算用虫灰代替苏梦珂失去的血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抬头看了那人皮一眼,就这么一眼,差点没吓死我,那人皮竟然像活人一样立在我面前,除了一对眼珠不见了外,其余部位看上去特别饱和,伸手摸了摸,隐约有些弹性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那莲姑姑,“接下来还要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没有理我,而是径直地走到苏梦珂面前,一把抱住她,抽泣道:“苏苏,我的苏苏,我苦命的苏苏,我们娘俩总算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哭着,一边在兜里捣鼓什么东西,很快,她掏出来一样东西,一见那东西,我脑子一麻,腹内一阵翻腾,没忍住,猛地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,她手里拿着一对眼珠,那上面血淋淋的,还附带着一些经脉。

    就在我呕吐这会,她将那对眼珠塞进苏梦珂的眼眶,说:“有了这眼珠,你以后看人能看的更清楚,再也不会看错男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开始一长篇的唠叨,都是一些关心的话以及思念,大约唠叨了半小时方才停下来。不过,她最后一句话,令我对她彻底失望,甚至想掐死她,她说:“苏苏啊,为娘只想用小计谋骗得那老太婆的天神牌,没想到石家那二小子居然假戏真做,把你给…是为娘对不起你啊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停了下来,阴笑几声,继续道:“你放心,为娘已经替你报仇了,这对眼珠就是石家二小子的,他母亲那个泼妇差点没弄死为娘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浑身一怔,玛德,这女人已经彻底疯了,居然挖活人眼睛,那石家咋没闹上门掐死她,还有那苏大河,怎么如此平静,没对这女人采取点措施?

    有句俗话叫,说曹操,曹操到,我心里刚生出这念头,那苏大河便推开门走了进去,他神色萎缩了不少,一双眼睛布满血丝,一见那莲姑姑,二话没说便冲了过去,一把抓住她头,怒声道:“乔莲儿,你tm还是不是人,我家儿子一时冲动把苏苏给…你这恶婆娘竟然活生生挖了他一对眼珠,丝毫不顾及这么多年夫妻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说啊!”那苏大河越说越愤怒,“你tm为什么要这样做,为什么要挖了我家儿子的眼珠,为什么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举拳照着那莲姑姑的脑门就捶了下去,“我打死你个恶婆娘,省得你出去祸害他人。”

    一见这幕,我心头一喜,有句俗话咋说来着,恶人自有恶人磨,那苏大河为了石三天做不了不少昧良心的事,这莲姑姑为了复活苏梦珂更是犯下滔滔罪孽,这俩人要是掐起来,绝壁精彩。

    于是,我脚下朝后退去,点燃一根烟,静静地看着这对夫妻互掐。

    “你个李克用。”那莲姑姑反手一把抓住苏大河手臂,一用力,活生生地将那苏大河手臂反了过去,怒声道:“老娘没嫌弃你是无能,你竟然敢打我。”李克用:人名,在湖南是出了名的怕老婆。

    说着,她再次力,咔嚓一声,那苏大河手臂估计是断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那苏大河尖叫一声,脸色急的通红,怒声道:“好你个恶婆娘,结婚的时候说不嫌弃我某方面,只要好生待你一对女儿即可,没想到你…你…”

    那苏大河被气的浑身抖了起来,再次抓住那莲姑姑头,往死里扯,而那莲姑姑则照着他受伤的那支手手臂死劲捶。

    这两人打的不亦乐乎,我则在边上静静地看着他们,心里也是苦涩的很,先前以为苏梦珂有个好家庭,没想到会是这样,正如一句老话说的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

    这俩人大约打了十来分钟,不知是累了,还是想通了一些事,俩人居然挨着坐下来,那苏大河问莲姑姑,“恶婆娘,有件事我一直很纳闷,你能否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那莲姑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世上真有复活么?”他双眼死死地盯着那莲姑姑。

    “有,绝对有!”她立马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那石三天真是我以死的儿子?”那苏大河面色一喜。

    “他啊,不可能是你儿子,这些年看你挺可怜,我一直不想戳破。”那莲姑姑冷笑一声,说:“可笑,你被石家那泼妇骗了几十年竟然毫无知觉,亏你还是生意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为何不早些时间告诉我?”那苏大河颤抖地指着莲姑姑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她轻蔑一笑,说:“你跟石家泼妇那点破事,真当我不知道,只不过是看你对苏苏跟小林不错,我懒得点破罢了!”

    那苏大河一听这话,不怒反笑,讥讽道:“你以为你跟麻巫师的事,我不知道?我是看在乔婆婆面上,不想将事情闹大,让乔家面上难堪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…”那莲姑姑重复苏大河先前的动作,“你苏家跟乔家不是世仇么,为何会替乔家的面子考虑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这次轮到那苏大河冷笑了,他连笑三声,说:“乔婆婆于我有救命之恩,小时候要不是她老人家救了我,我活不到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那老东西对你有救命之恩?”那莲姑姑一愣,说:“这些年你跟那老东西怎么没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跟她老人家的事,哪里需要告诉你。”说完,那苏大河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朝我看了过来,见我正在抽烟,他眉头一皱,也没说话,就准备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哪里会让他走,立马叫住他,说:“苏老板,你妻子为了复活梦珂,将你的救命恩人弄死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