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45章收鸟66

正文 第545章收鸟6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那莲姑姑一问,我微微一愣,这个问题不好回答。凭心而论,我十分愿意复活苏梦珂,也特别期待苏梦珂能复活,但是这明显不可能。毕竟,人生不是不可能存在复活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我对苏梦珂的复活还是抱了几分期待,只不过这种期待不是用秘法将她复活,而是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,梦醒了,苏梦珂活了。

    然而,残酷的事实告诉我,这一切并不是梦,而是真真实实存在。

    当下,我重重地敲了敲脑门,正准备回答她的问题,我忽然想起眼前这莲姑姑不是死了么,她是怎么复活的?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我浑身一怔,脱口而出,“你咋还活着?”

    她好像没明白我的意思,面露疑惑之色看着我,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为了找到梦珂的尸体,不是身死了么?”我说。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,我立马后悔了,假如这一切只是一个局,她的死十之可能是假的。可,如果真是这样,那乔婆婆为什么会死?

    她哈哈一笑,说:“你说这个啊,很简单,我们乔家有秘法能让频临死亡的人延长寿元,当然,也不是说乔家人都会,这门秘法只有我母亲一人会,她将这门秘法用在我身上,我才能得以延寿三年。”

    “从一开始,你便已经算计好了?所谓找尸体是假的?目的是弄死乔婆婆?”我面色一沉,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对,那老东西家族观太重,早些年让她收苏苏为徒,那老东西说苏苏不是乔家人,死活不肯教,这种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,倒不如早些死去。”她说这话的时候,表情特别平淡,好似在说陌生一样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对这莲姑姑算是彻底失望了,没再问她任何问题,因为所有事我已明了于心,再问什么都是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将问题拉回到正规,就问她:“除了下跪,还有其它事情没?没有的话,我在旁边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沉,一手抓住我喉咙,怒声道:“你的意思是苏苏不值得你下跪?”

    “她值,你不值。”我一把打掉她手臂,冷声道:“屋檐滴水代接代,今日你能算计你母亲,它日,你子女也会有样学样,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再理她,径直地走到青玄子旁边,找了一条凳子坐了下去,翘起二郎腿,然后点燃一根香烟,深深地吸了几口烟。

    我会这么做,是因为祭祀方面的下跪,只是表达对天地的一种尊重,我相信就算不下跪,她肯定有办法代替。

    果真,那莲姑姑一见我动作,面色冷了下去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一字一句地说:“陈九,今日,我就问你,跪还是不跪。”

    我自顾地抽烟,没有理她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,没想到苏苏找了一白眼狼。”她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从蛇皮袋掏出三个红色的塑料杯子,倒上一些白酒,立于东方,嘴里又说了几句苗语,然后将那三杯白酒倒进那小塔内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她扭头又瞪了我一眼,说:“若不是阴婚需要你,我敢保证你活不到明天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没再理我,又继续在那小塔面前捣鼓什么东西。约摸捣鼓了将近半小时,那小塔的火势越来越小,隐约有熄灭的趋向,房内也被腐臭味弥满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莲姑姑找来一块红布,那红布的中间用黑线绣了一只大大的燕子,值得一提的是,那燕子的翅膀格外大,一对爪子好像抓着什么东西,定晴一看,是龙,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那红布上面是燕子无疑,可它为什么抓着一条龙?

    当下,我瞥了边上的青玄子一眼,轻声问道:“道长,那红布是不是有点不妥?”

    他轻笑道:“应该是按照十二生肖排位,龙代表苏姑娘的生肖,意为燕归来,预示着苏姑娘重生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用?”我问了一个白痴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是寓意,就好比逢年过节,都会说上一句,恭喜财。”他朝我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有些懂他的意思,也没再问他,便朝那莲姑姑看去,就见到她倒了一些奇怪的液体在那红布上,然后将红布盖在小塔上,奇怪的是,随着这红布盖下去,那小塔的火焰立马熄灭,就连一丝烟也没冒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中一愣,难道是我见识短?这世间真有秘法能复原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莲姑姑席地而坐,双手交叉于胸前,嘴里碎碎念地念着一些听不懂的话,大约念了三四分钟时间,她额头迸出一些细微的汗水,好似念那些东西很费力。

    陡然,她猛地站了起来,声如洪钟地喊了一个字,“蠱!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地,奇怪的事情生了,那红布竟然无规则地动了起来,宛如有人在下面拿着棍子往上戳,更为怪异的是,我看到红布上那的燕子动了,没错,就是动了,一对翅膀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”我被惊得说不出话来,伸手指着那红布。

    相比我的震惊,那青玄子平静的多,他在我肩膀拍了拍,说:“江湖小把戏而已,用不着吃惊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说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以后你会知道的。”他笑了笑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见他不愿解释,我也没再问,心中却一直纳闷燕子的翅膀怎么会动,还有那红布怎么莫名其妙的动起来,难道真如青玄子说的,只是江湖小把戏?就如那些江湖人士说什么单手入油锅,实则是醋代替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实在想不出原因,便压下心中的疑惑,再次朝那莲姑姑看去,就见到她面色凝重地看着那红布,狰狞道:“神啊,至高无上的蛊神,请接受我的请求,让苏苏再生,为此,我愿上刀山下油锅,还望您老降下恩泽,还我一个活蹦乱跳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朝那小塔跪了下去,拼命地磕头,嘴里一直重复刚才那段话,那态度倒是诚恳的很,就连我都看得都有于心不忍,为了复活苏梦珂,她倒是蛮拼,只是,其结果似乎早已注定。

    那莲姑姑在地面磕了约摸三四分钟时间,额头都磕出鲜血来,也没半点停止的倾向,这让我着实惊讶了一把,正准备走上前拉她起来,青玄子一把抓住我手臂,冲我摇了摇头,说:“这边对磕头极为讲究,一般情况是磕三下,殷勤一些会磕上七个,若是有大事求神,会磕上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多久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半小时。”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这湘西素来神秘,很多习俗并不是我们这些外人能理解的,咱们改变不了当地的习俗,便要学着尊重当地的风俗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惊呼道:“像她这种磕法,半小时还有命?”

    “习俗使然,随她去吧!”他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对这习俗也是醉了,不过,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,肯定有他的道理在里面,像我这种抬棺匠尊重就行了,哪里有精力去管这习俗是怎么遗传下来的。

    很快,半小时过去,那莲姑姑停下磕头,抬头瞥了我们一眼,就这一眼,差点没吓着我。只见,她满脸鲜血,前额的头已经染了不少鲜血,特别是额头的位置,甚至能看到白亮亮的骨头。

    ps:大正月写这类东西不太吉利,还望大家谅解,小九在这说声抱歉,明天开始多更,尽量补上前面欠的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