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44章收鸟65

正文 第544章收鸟6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玛德,只是一个纸折的燕子哪会有这么大火势,我心中一愣,再次朝那燕子看去,就见到我这辈子都无法相信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,那纸折的燕子身上在熊熊烈火中居然毫无损伤,燕身中部的位置显出一道奇怪的痕迹,那痕迹约摸小拇指宽,贯穿整个燕身,在那痕迹上我隐约看到自己的样子,我以为是自己看错了,死劲揉了揉眼睛,没错,就是我自己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内心一凉,这纸折的燕子跟我们平常用纸折出来的东西并无二样,那上面怎么会有我的样子,这特么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那莲姑姑一见那痕迹,哈哈大笑起来,她笑的特别欢,时而瞥了我一眼,时而瞥了那纸折的那一眼,嘴里一直重复一句话,“传说是真的,是真的,苏苏真的能复活。”这话她大约重复了十来次。

    忽然,她面色猛地一变,嘴里念叨了几句苗语。

    随着她这一开口,那燕子身上的火也不晓得咋回事,宛如被人牵引一般,陡然就朝下方烧了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小塔燃烧起来,奇怪的是,那火势并不是很大。相反,隐约有熄灭的趋向,这令我心中奇怪的很,先前那巴掌大的燕子火势那么大,咋整座小塔燃烧起来的火势却如此之小?

    就在我疑惑这会,那莲姑姑一把抓起边上的麻袋,从里面捧出一黑漆漆的东西,那东西好像是活的,在她手心无规则地蠕动,定晴一看,是虫子,那虫子小的有些离谱,虫身只有绣花针尖头那般大,浑身散一种令人作呕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她捧出那些虫子后,我起先以为她要施什么蛊,心中不由一紧,警惕地看着她,生怕她将那些小虫子泼到我身上。这也没办法,对这莲姑姑,我是真心怕了,这人为了复活苏梦珂,依然成了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她捧着那些虫子,看都没看我,而是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小塔,待小塔燃烧到三分一的时候,她猛地将那虫子扔了进去,嘴里狰狞地吼道:“复活吧,复活吧!”

    她声音特别刺耳,刺得我耳膜生疼的很,就连一旁的青玄子也皱了皱眉头,面露沉色地盯着那小塔。

    “道长,她这是干吗呢?”我轻声地问了青玄子一句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轻声道:“倘若小道没猜错的话,她这是打算用明火焚烧虫子,再将剩下的灰烬装进那人皮里面,目的是复原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不由一愣,这一幕只会在电视剧中出现,没想到今天居然亲眼看到这一幕,就问他:“能复原吗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反问道:“小九,你活了近二十年,什么时候见过死人复活?”

    我明白他的意思,也没说话,心中却苦涩的很,有人说,人死如灯灭,这是自然界的铁律,那莲姑姑或许凭着一些虚无缥缈的传说,再加上自身蛊术的神奇,便认定人死了是可以复活的,这…或许是人心,又或许是一位母亲对女儿的近乎变态的爱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爱,在我这外人眼里,却显得有几分疯狂,甚至有些反感这种母爱,俗话说的好,凡事适可而止即可,这莲姑姑对苏梦珂的母爱,已经偏离人世间正常的母爱,甚至可以说,为了苏梦珂,她可以做任何事,哪怕杀人犯法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近乎变态的爱,造就了多少灭门惨案,造就了多少亲人离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有心阻止莲姑姑,但想到心中的打算,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,继续看那莲姑姑往小塔里面扔虫子。

    待她将整个麻袋的虫子悉数扔进小塔内后,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。这期间,我跟那青玄子偶尔会说几句话。他告诉我,莲姑姑的这番行为源于苗族的一个传说,这传说讲的是,南北朝有一位商人的妻子不幸离世,商人万分不舍,倾其身家,将世间懂蛊的蛊师聚在一起,目的是复活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由于年代久远,复活的过程青玄子并不知道,不过,结果却在民间广为流传,有人说,商人对妻子的爱打动了上天,再加上苗蛊的神奇,他妻子复活了。

    万事都有双面性,有人说好,必有人说坏,也有人说,商人为了复活他妻子,做过不少丧尽天良的事,不但没能将他妻子复活,反而惹怒上天降下天雷,将那商人活生生地劈成黑炭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民间传说,至于真假,无从考证。

    那莲姑姑扔完虫子后,朝我招了招手,面无表情地说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我走了过去,一股极臭的腐臭味袭来,令我皱了皱眉头,问她:“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我?”

    “滴三滴食指血进去。”她指着那燃烧中的小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照做就行。”她的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没再问她,便按照她的吩咐,割破食指,滴了三滴鲜血进去。

    “再扔三根头进去。”她满意的点了点头,又说。

    这次我没再问为什么了,反正问了也是白问,就扯下三根头扔进那小塔,说:“还需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跪下!”她语气一变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受不了,我这人对下跪特别讲究,只跪天跪地跪父母,让我平白无故对一座小塔下跪,这压根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于是,我瞥了她一眼,说:“这个要求无法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她冷笑一声,一手抓住我肩头,用力一捏,特别痛,“人在屋檐下,我劝你放弃心中的坚持,否则别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随意!”我面色一沉,罢了罢手。

    那莲姑姑听我这么一说,语气一转,开始给我打起悲情牌,她说:“苏苏为了救你才会受伤,正因为那枪伤才会引旧疾,你对她就没一点愧疚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了一下,对于苏梦珂的死因,我一直无法释怀,就说:“我欠她的,无需你提醒,该做的事,我一样不会少,不该做的事,我一件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认为复活苏苏是不是该做的事?”她瞥了我一眼,淡淡地说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