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43章收鸟64

正文 第543章收鸟64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心中有些拿捏不准,就看了看青玄子,想看看他的意思,只见他冲我点了点头,又张嘴说了一句哑语,从他嘴唇我大致上看出他的意思,他说的是,放心吧,有小道在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放心下来,找来一枚绣花针先在眼皮上刺了一下,滴出一滴鲜血在第一颗黑色石子上,然后依次刺破眼皮、鼻梁、耳根、舌尖、肚脐、食指、脚底六个位置,再将鲜血滴在那黑色石子上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刚滴完第七滴鲜血,那原本是黑色的石子,竟然像变戏法一般变了颜色,由黑色变成暗红,显得格外刺眼,我以为看花眼了,死劲搓了搓眼睛,再次看去,没错,的确变了颜色。

    那莲姑姑好像很满意我的反应,咧嘴一笑,说:“能不能复活苏苏,就看这还魂石有没有作用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没再理我,径直朝房屋中间走了过去,她先在红色木板上铺一层黄纸,然后将那七颗还魂石摆了上去,值得一提的是,这七颗还魂石是按照北斗七星阵摆的,与外面那白色蜡烛摆成的北斗七星阵相呼相应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好像有些明白她打算干吗了,也明白她为什么会将青玄子请过来,道家有曰:人生始化曰魄,即生魄,阳曰魂,用物精多,则魂魄强,本从形气而有,形气既殊,魂魄各异,附行之灵为魄,谓初生之时,耳目心识、手足运动,啼呼为声,此为魄之灵也。

    道家认为,谓人有七魄,各有名目,第一魄名尸狗,第二魄名伏矢,第三魄名雀阴,第四魄名吞贼,第五魄名非毒,第六魄名除秽,第七魄名臭肺。

    这七魄为人身的血,第一是眼睛的血,眼睛的血是涩的,第二是耳朵的血,耳朵的血冷且不易凝固,第三是鼻子的血,鼻子的血是咸的,第四是舌尖的血,舌尖的血是甜的,第五是肚脐的血,肚脐的血是热的,容易凝固,这五血被道家称为为五根血,剩下二血,手指血代表天,脚底血代表地,七血齐,七魄聚,再通过一些秘法,可活死人,肉白骨。

    而莲姑姑现在用的这种方法,可能是利用我身上的七魄,再通过一些秘法,打算重新塑造苏梦珂的,只是,这种方法只是道家的野史。说白点,就是民间谣传,就如道家有些秘笈说,人可以自有翱翔在空中,这特么就是西游记看多了,用科学的话来说,这地球是有吸引力的,人体不可能脱离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看了看青玄子,那莲姑姑之所以把他请来,一则他是个道士,二则是他师傅的原因,正因为如此,我推断那莲姑姑在玄学协会应该没啥地位,不然决计不会请青玄子,而是另外请一些道行高深的道士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我损青玄子,而是我跟青玄子一起办了不少丧事,他的本事我是心知肚明,要说处理一些灵异事情,青玄子或许行,可像这种复活的大事,他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莲姑姑用黄纸在木板上搭了一个座塔,塔身约摸二尺高,一尺的直径,看上去有点像我们老家烧砖用的砖窑,四周布满小洞。令我疑惑的是塔尖上居然放着所谓的天神牌,而天神牌上又立了一只用黄纸折的燕子,约摸半个拳头大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燕子,我心中疑惑万分,从进入万名塔那一刻开始,燕子的图腾便时刻出现在我四周,先是广场上那根柱子上雕刻着燕子,后是这房间内的木窗,那上面也雕刻着燕子,现在天神牌上又立着纸折的燕子,难道这燕子是万名塔的吉祥物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脚下朝青玄子那个方向移了几步,正准备开口说话,那莲姑姑扭过头瞥了我一眼,在她眼神中我看到一丝杀机,好似只要我开口说话,她便会立马将我扼杀。

    我缩了缩脖子,也不好再问,反倒是青玄子给我打了一个奇怪的眼色,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朝他抛了一个疑惑的眼色,就见到他左手在背后微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一愣,立马朝他背后看去,他左手握住一张符箓,那符箓特别奇怪,并不是我们平常见到的符箓,而是红色的,上面勾画了一些特别奇怪的图形,不知是看惯了那燕子图腾还是咋回事,那图形在我看来居然有点像是燕子。

    当下,我警惕地瞥了莲姑姑一眼,她正全神贯注地捣鼓那小塔,我心头一松,便朝青玄子靠了过去,在他左边一尺的位置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青玄子将红色符箓朝我递了过来,又在他左胸的位置拍了一下,意思是让我把符箓放在左胸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不动声息地将符箓接了过来,紧紧地拽在手心。

    我这边刚收好符箓,那边的莲姑姑陡然直起腰,瞥了我一眼,冷声道:“站那近干吗?滚过来点火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火大的很,碍于心中的打算也没说话,就朝她走了过去,问道:“点什么火。”

    她面色一沉,伸手指着纸折的燕子,说:“从燕尾的位置点火,记住,只可点一下,一旦这一下没点着,我敢保证你父母在坳子村活不到年底。”

    玛德,赤果果的威胁,我心中暗骂一句,从身上掏出打火机,正准备点火,她一把打掉打火机,怒道:“你不是抬棺匠么?怎么一点常识都没有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掏出一个火折子塞在我手里,“但凡祭祀类的明火,都需要用天然火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倒是实话,据说用天然火用烧黄纸最有诚意,不过,我们丧事习惯了用打火机点火,久而久之,对这习俗也就没讲究了,现在听她这么一说,倒是给我上了一课。

    当下,我接过火折子,鼓足气吹了一下,那火折子迸出一丝火星子,我拿着火折子就朝那燕尾点了过去。

    忽然,呼哧一声,那燕尾立马燃了起来,差点烧到我眉毛,好在我反应还算快,立马朝后退了两步,就见到那火势冲天,将整间房照的特别明亮,诧异的是,那火焰呈现出来的颜色是蓝色,偶尔会爆出几道噼里啪啦声。

    玛德,只是一个纸折的燕子哪会有这么大火势,我心中一愣,再次朝那燕子看去,就见到我这辈子都无法相信的一幕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