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41章收鸟62

正文 第541章收鸟6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莲姑姑一听我说阴婚,立马站了起来,就说:“东西已经准备好,只要你愿意,明天就可以结阴婚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不好再说什么,就问她我需要做什么,她说:“你什么也不需要做,所有的仪式,已经请好人,你只要听从那道士的吩咐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道士?”我一愣,有些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,按说这万名塔属于湘西,举办阴婚之类的祭祀应该请巫师才对,咋会请道士?这好像有点说不通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说:“那道士好像是衡阳人,据说跟你还是熟人,这几天有事外出了,明天中午应该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想起青玄子,在凤凰城的时候,我见过他,据他说我犯了什么桃花劫,他来这是帮我的,这几天一直没见过他人,先前还想问郎高来着,没想到莲姑姑居然将他请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道士是青玄子吗?”我冲莲姑姑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说:“好像是这个名字,你们明天见面就知道了。对了,小九,你可知道阴婚又叫搭骨尸,所以,结阴婚的话,恐怕要在你身上取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警惕地看了她一眼,所谓搭骨尸,就是从男女双方身上各取一小截骨头相互交换,放入棺材,就如阳间结婚交换结婚戒指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想取什么?”我看着那莲姑姑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骨头。”她开口道。

    说着,她好像怕我误会她,连忙伸手指了指我左手的大拇指,开口道:“小九,你不是断了一截大拇指么,不知那拇指骨可还在?”

    我抬起手看了看大拇指处,当初在东兴镇因为坏了规矩,自断一截大拇指,为了让自己长点记性,也没去医院接上,老王便让我把那拇指埋在东兴镇附近。

    当下,我跟那莲姑姑说:“那拇指骨在衡阳,恐怕明天送不过来,”

    “哦!”她愣了一下,又说:“可否叫人送过来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自从遛马村的事后,我在东兴镇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,能帮忙送东西恐怕没几个人,要是老王还在的话,肯定能让老王送,而现在老王生死未卜,真要送东西的话,恐怕只能让高佬帮忙。

    不过,我离开东兴镇时,高佬跟我说,他跟瘦猴要去广州干苦力谋生,也不知道去了没。

    当下,我问那莲姑姑要了一个手机,拨通了高佬的电话,响了一会儿,电话传来高佬的声音,他说了一句衡阳话,“喂,拉咯?我在忙,有事快点广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熟悉的声音,我心里有些苦涩,都说离家的人对家乡的声音倍感亲切,更何况我这种第一次离开家乡的毛头青年,就是这一句话,令我声音有些哽塞朝电话说了一句:“高佬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?”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会儿,喜道:“你咯甲伢子总算给我打电话了,在湘西咋样?有没有遇到啥怪事?赶紧跟我广下,让我跟瘦猴去吹吹牛皮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!”我收拾一下情绪,重重地吐出几口气,说:“我在湘西遇到一些事,需要你帮我送点东西过来,对了,你现在还在东兴镇么?”

    “遇到麻烦事了?”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反问道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将万名塔生的事跟他悉数讲了出来,又问了他一句,还在东兴镇么?

    这次,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沉默了一下,就在他沉默这会功夫,我听到电话那边有些噪杂声,倘若我没有猜错的话,他应该在车站,因为我听到瘦猴的声音。他说,高佬,快点,再不走,就赶不上火车了。

    一听这声音,我心里更加苦涩,若不是我,他跟瘦猴哪里需要一把年纪还外出干苦力。当下,我声音有几分哽塞,“高佬,是我对不起你们,待我回东兴镇时,你们一定记得回来东兴镇,让…让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压根不知道能给他们承诺什么,因为我现我一穷二白的,什么都给不了他们,而他们对我却是无私的奉献着。后来我问高佬他们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他们说了四个字,令我久久不能释怀,他们说,袍泽之情,说的是同行之间的感情

    “哎呀,你咯伢子广咯话就见外了,我们是啥关系,那可是八仙,咱们八仙不就是相互帮助么,不然那棺材啷咯能抬上山勒。”高佬在电话笑骂了一声,又说:“这样吧,你把地址到我手机上,我等会给你送过来,对了,你需要什么东西吖?非得从老家送过去?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左手的大拇指么?”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记得啊,咋了?”他淡淡地回了一句,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事,惊呼道:“陈八仙,你不会是拿大拇指结阴婚吧?草,这事你可得千万别犯傻,我听老王说,活人的断骨是不能跟死人下葬,一旦下葬,你下辈子的身子就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分寸。”我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有个p分寸,我跟你说,陈八仙,别的事我可以帮你,但是这大拇指我决计不会给你送过去,相反我还要把你大拇指给藏起来。玛德,哪个缺德鬼居然要活人骨头下葬,这tm不是损阴德么,也不怕叫天雷给劈了。”高佬骂骂咧咧一番。

    “死的是我妻子。”我冲电话说了一句,“我知道这事的后果,但是有些事不得不为,我不希望我妻子带着遗憾离开世间。”

    我这么说,是因为我怕高佬真把那大拇指藏起来。毕竟,当初埋那大拇指的时候,是他挖的坑,填得土,万一他真把那大拇指给藏起来了,苏梦珂咋办?

    “啥,你啥时候结婚了?陈八仙,你可别骗我,活骨下葬是大事,你自己的身子还要不要了?”他耐着性子又给我讲了几句,大致上是,活骨下葬会招来霉运,身子的骨头也会酸痛,老了以后更会得一些骨头上的病。

    那高佬说了一大堆后果,又对我说:“陈八仙,我知道你没结婚,也知道你担心我把你大拇指藏起来,今天我劝你一句,无论是谁死了,这个阴婚你不能结。”

    我正准备解释几句,他又开口了,他说:“阳间的人,阴间的鬼,阴阳不能乱,那阴婚是死人与死人结婚,哪有活人什么事,陈八仙,千万别听信外人的话,耽误你自己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,可,死的那人是跟我有莫大的关系,若不能满足她最后的心愿,我这辈子无法安心。高佬,这事你就别再劝我了,若是你不方便,把我大拇指挖出来,我让阿大替我跑一趟。”我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,老王说得没错,你咯甲伢子就是死脑筋,听不进别人的劝。”他叹气一声,说:“你把地址过来,我等会给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,想必那高佬是动气了,我苦笑一声,这也没办法,世间事就是这样,明知不可为,却偏偏就做了,就如我跟高佬说的一样,假如不做这事,我这辈子恐怕真的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我了一个地址到高佬了她一些阴婚的事,她告诉我,结阴婚与结婚的程序差不多,唯一的差别是阴婚只能在晚上进行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抬头看了看外面,不知不觉外边已经有了一丝光亮,天,已经逐渐亮了起来。我死劲地搓了搓脸颊,驱除了一些疲乏感,我担心高佬找不到这里,便将高佬的相貌大致上跟莲姑姑说了一下,让她派一个人到凤凰城去接高佬。

    她说了一句好,便出去了,房内留下我跟郎高以及那张人皮。

    坦诚说,看到那人皮,我心里矛盾的很,便挨着那人皮坐了下去,掏出烟点燃,深深地吸了几口,吐出烟圈,在脑袋上重重地敲了几下,令我神志稍微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真打算结阴婚?”那郎高走到我旁边坐了下来,又问我要了一根烟,点燃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也没说话,脑子一直在想阴婚的事,难道莲姑姑真的打算利用阴婚复活苏梦珂?

    一想到复活,我脑子更加乱,又死劲地捶了脑子几下,再次掏烟点燃,深吸几口口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事?实在不行,这阴婚不结了?”郎高试探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我摇了摇头,说:“我欠梦珂很多,若是连这点事都做不到,那与畜生何异?”

    说完,我瞥了一眼那人皮,伸手抚摸了几下,呢喃道:“难道苏梦珂真能复活?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没烧吧?你也开始信复活这种子虚乌有的事了?”那郎高在我额头探了一下,说:“都啥社会了,你还信这套?不说别的,就说这苏姑娘只剩下一张人皮了,你告诉我咋复活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,心中却在祈祷能有奇迹降临,毕竟,这湘西素来神秘的很,指不定真能复活苏梦珂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俩坐在房内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会,直到天大亮,门外走进来一名保镖样式的男人,身着黑色西服,手里端着两份早餐,他将早餐放在桌子上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有心问他几句,不过,想到这保镖估计不知道啥事,也就打消念头,跟郎高匆匆地冲了一顿早餐,又在房内待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这一待就是一上午,值得一提的是,九点多的时候,那苏大河来了一趟,说是梦珂的弟弟跟闺蜜来了,问我要不要去见一面。

    我心里烦躁的很,哪里有心情见他们,跟他说了一句不见,便将他打出去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半的样子,我跟郎高正昏昏欲睡,我感觉身子被人碰了一下,睁开眼,就见到莲姑姑手里拿了一张红纸,她旁边站着一名道士,严格来讲是一名熟悉的道士,正是青玄子。

    那青玄子一见我,笑了笑,说:“小九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哼了一声,以前对这青玄子感觉挺不错的,自从遛马村那事一出,我对他的好感度降低了不少,就随意的冲他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还记着那事呐?”那青玄子凑了过来,在我肩膀拍了拍,语重深长地说:“小九,师傅说你犯桃花,果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我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你猜小道在苏家看到谁了?”他神秘一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们一起曲阳,在火车上遇到的那对兄妹不?”他笑了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啊,他们怎么了?”我越来越疑惑了。

    “那对兄妹中的王初瑶,还记得不?”他呵呵一笑,“刚才小道在门口见到那妮子竟然在苏家,倘若小道没记错的话,乔伊丝那姑娘也是这万名塔的人,现在加上王初瑶,小九啊,年轻虽好,别滥情啊,不然,容易损阴德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瞪了他一眼,就说:“我跟她只是萍水相逢,哪有你说的滥情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!”他笑了一声,说:“以小道之见,恐怕未必吧,刚进门那会,那小妮子一个劲地问我,她的九哥过的咋样,怎么没去衡阳找她,你听听,要是对你没意思,哪里会这么热乎。”

    “老不正经的。”我冷哼一声,站起身,不想搭理他,便走到莲姑姑身前,问她:“婚事准备的怎样?”

    她听我这么一问,就说:“准备的差不多了,就差你的拇指骨以及……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这莲姑姑怎么说话吐吐吞吞的,就催了一句:“以及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的家。”她瞥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家?”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,我家在衡阳,这里是湘西,咋平白无故的扯到我家去了。

    她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事情是这样的,以往的阴婚是阴人与阴人,而你与苏苏的阴婚是阳人与阴人,这就需要将苏苏嫁到你们陈家,再能继续接下来的事,问题就在于你不是本地人,换句话说,你家不在这,苏苏没地方可去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