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40章第一百六十五张收鸟61

正文 第540章第一百六十五张收鸟6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会说,苏梦珂的母亲可以出面干涉丧事吖?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我只能说,丧事这一块,讲究的是以男性为重。正所谓,出门看衣,进门看人,这个看人,看的就是男人,这倒不是我轻视女性,而是习俗使然,我也是不得不为之。

    于是,我冲郎高打了一个眼色,就说我心里有分寸,他好似明白我的意思,也没再说什么,就问我啥时候去石家。我想了一下,冲苏大河说,“苏先生,这样吧,你给莲姑姑打个电话,我跟她说几句,去石家就不必了,一则梦珂仙逝有些时间,她的事不能再拖延,二则我想莲姑姑回来,有些事情还需要请教她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说了一句好,拿手机摁了几个数字,传来一阵嘟嘟的手机声音,约摸响了三四下,里面传来一阵忙音,那苏大河冲我苦笑一声,说:“她正在气头上,不接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打给石家的人,就说我找莲姑姑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嗯了一声,很快,他将手机交到我手里,我接过手机,说了一句喂,里面传来莲姑姑的声音,她语气有些急促,“小九,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整理了一下词汇,开口道:“莲姑姑,小九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电话里沉默了一下,又说:“是不是苏大河那畜生威胁你了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对这莲姑姑立马高看几分,只是一句话,她便听出来是石三天的事。当下,我也没跟扯什么虚,直接说:“他没威胁我,是我自愿替他求个情,还望您看在梦珂的面上,放那三天一马。”梦珂那个字,我咬字特别重,意思是提醒她苏梦珂的丧事还没处理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又沉默了一下,低声道:“你…你…你确定是为了苏苏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知道那莲姑姑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,就说:“对,是为了梦珂,还望您三思而后行,人性叵测,大事为重。”

    良久,电话那边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我有些急了,又说了一句,“莲姑姑,看事看重点,别被表面的事给迷惑了,特别是梦珂的事。”

    很快,电话那边传来莲姑姑的声音,她说:“小九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懂她这句谢谢的意思,她是谢我提醒她,我也没矫情,就说:“莲姑姑你先回苏家,小九有些事情需要跟你商量,对了,一定要让石三天待在石家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话,我是告诉她,别让石三天那畜生给跑了,弄好苏梦珂的事再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她会意过来,说:“好,等我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随后,我挂断电话,将我事情办得怎样,我说,莲姑姑马上回家,石三天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他听我这么一说,差点没哭出来,死劲朝我说谢谢,手中不停地派烟,到最后,他干脆把整包和天下给我递了过来,我没跟他客气,接过烟,就让他先出去,我跟郎高有些事情商量,他冲我弯了弯腰,又说了一声谢谢,让我有事招呼他就行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那郎高迫不及待地凑了过来,说:“陈八仙,我看错了你,你咋能替石三天那畜生求情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将心中的打算跟他说了出来,让他先不要声张,把苏梦珂的事情处理好再说,他哦了一声就问我,打算处理苏梦珂的事,是阴婚,还是复活,还是直接办丧事把她下葬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我不好回答他,就告诉他,等莲姑姑回来,看她打算怎么办。

    我们在房内等了一会儿,门再次被推开,我以为是莲姑姑回来了,站起身就朝门口走了过去,哪里晓得进来的是苏大河,我问他什么事,他冲我笑了笑,说:“金丝楠木棺材放哪?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这个问题不好回答,对于这边的习俗我并不是很清楚,只好跟他说,“先将棺材放在广场,用一块红布蒙起来,剩下的事,等会再商量。”

    他嗯了一句,冲我弯了弯腰,退了出去,值得一提的是,临出门的时候,他给我塞了两包烟,一个手机,说是看我身上没手机,死活要塞给我。

    对于这外来的财物,我没有要,也不能要,将手机还了回去,留下两包香烟,将他打出去,又跟郎高扯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约摸扯了十来分钟,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我心头一喜,应该是莲姑姑回来了,立马站起身,双眼盯着门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莲姑姑,她神色有些急躁,身上的衣服有几处破损,一见我,就说:“小九,你这么急叫我回来,要商量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指了指她衣服破损的地方,问道:“您这是?”

    “不提这个,你要商量什么事?”她瞥了那人皮一眼,神色有些萎缩,脸上的皱纹更是深了几分,眼角的位置隐约有些泪花。

    “梦珂的丧事。”我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丧事?什么意思?不结阴婚了?”她一愣,语气有些冷。

    一看她表情,我心中一沉听她语气势必要结阴婚,难道这结阴婚与苏梦珂的复活有关?于是,我试探性地问了一句:“您打算复活苏梦珂?”

    她一愣,说:“苏大河跟你说了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说:“莲姑姑,以您的智商应该不至于相信世间真有复活一说吧?您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那莲姑姑挥了挥手臂,打断我的话,说:“我相信苏苏一定能复活,只要你跟她结阴婚,她一定能复活,从前我不相信复活这种事,现在我特别相信这种事,这是我最后的希望,也是母亲最后的寄托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嚎啕大哭起来,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得格外伤心,当真是闻着落泪,听者伤心。令我愣在一旁压根不知道咋办,就知道那莲姑姑是个可怜的母亲。

    世间很多事,在外人看来很迷信,很不可思议,甚至可以说是迂腐,正是经历了苏梦珂这事,我才知道,有些事情并不是迷信,而是精神寄托,又或者说是一个人的精神支柱。我相信以莲姑姑的智商绝对知道世间没有复活这么一种说法,她是放不下苏梦珂,宁可信能复活,也不愿接受身死的事实。

    迫于这种想法,我不愿伤了一个母亲的心,也不愿苏梦珂带着遗憾离开阳间,便冲那莲姑姑说一句,什么时候办阴婚。至于办阴婚能不能复活苏梦珂,坦诚说,我不信,只能祈祷老天爷会降下奇迹,就如一些植物人忽然醒过来一般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