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38章收鸟59

正文 第538章收鸟59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苏大河听我这么一问,神色一紧,说:“那时候我跟石家并无往来,她应该不知道我儿子的生辰八字,再加上我儿子是半夜出生,就算她知道我儿子是哪一天出生,绝对不会知道具体时辰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想了想,同住万名塔,要说知道别家孩子的出生年月日也不是没有可能,但是,他儿子是寅时出生,那个时间段的人都在睡觉,难道是外人告诉那石柳,让她事先推算出苏大河儿子的八字有问题,再来苏家行骗?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将心中的疑惑跟那苏大河说了出来。他笑了笑,说:“我前妻顺产,没有惊动外人,换句话说,我儿子的生辰八字只有我跟我前妻知道,外人根本不知道,正是基于这点,我相信石柳是真的复活我儿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直觉告诉我,那石柳不简单。于是,我就问他:“你儿子复活后,那石柳有没有要求你做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大事倒没有,就是让我找一处阴凉房间,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插上八柱清香,早晚供香一次,说是以此保证我儿子的魂魄不散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走廊那个房间?”边上的郎高插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对,就是那个房间,这二十几年,我早晚都会插上八柱清香,只希望我儿子能健健康康地活着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有再说话,而是想起那乔伊丝的一句,她说石三天是整个万名塔最爱梦珂的一个人,如果乔伊丝的话不假,苏大河这当父亲的自然是想撮合他们,而苏梦珂心里却装着我,或许就是这一点,苏梦珂从曲阳回来后,那苏大河便对她产生了一丝排斥,或多或少有些不待见她,再因为种种因素导致苏梦珂被jian尸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中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都说世间多数恩怨都源于情,这话着实不假,那苏大河对石三天是父子情,愿为其做任何事,而石三天对苏梦珂是爱情,同样愿意为其做任何事,或许能正是这所谓的情,才会生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至于苏大河在这件事充当什么角色,又做了哪些违背良心的事,我没兴趣知道,也不想知道,我怕知道后,我会忍不住性子暴揍他一顿,甚至打死他。

    而眼下明显不是追究这事的时候,我只想着好好安葬苏梦珂,让她安安心心走完最后一遭,人世间的事,就让它随着丧事而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然而,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想怎样就能怎样,就在我脑子刚生出那念头时,边上的郎高一句话点醒了我,他问苏大河,“既然那石三天是你儿子,引诱陈八仙来万名塔,为什么会是石荣跟苏姑娘结婚,而不是石三天,还有你为什么要让陈八仙跟苏姑娘合葬?”

    坦诚说,我也想知道原因,便死死地盯着那苏大河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只见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三天外貌奇丑无比,平常不善于言语,让石荣跟苏苏结假婚,也是无奈之举,至于让小九合葬,也算是我对苏苏的一点补偿吧,虽说她不是我亲生女儿,但,好歹是我名义上的女儿,我…我…我愧对她啊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朝着那人皮跪了下去,嚎啕大哭起来,说:“苏苏啊,以前我以为你万事会听话,便把你当儿媳妇一样宠着,疼着,只希望你有一天能嫁给三天,能为我苏家传宗接代,哪里晓得,你出去一趟便爱上了别人,为父…为父…心里苦啊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整件事方才清晰起来,或许苏梦珂爱上我是一个错误,或许我不该出现在苏梦珂的世界里,又或许世间事就是如此,谁又能说的清。

    不过,我心中始终有个疑惑,那石家的柴房内到底生过什么事?那个跟我长的一样的人又是谁?难道那人就是石三天?不对,苏大河说石三天奇丑无比,而那人却生的有几分帅气,与奇丑无比这四个字压根没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苏大河哭了约摸三四分钟时间,不知是想通了一些事还是咋回事,忽然就站了起来,走到那人皮面前,摸出一把,低声说了几句苗语,猛地举起照着胸口就捅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想救他,一则是苏梦珂的原因,二则我对苏大河没丝毫同情,相反我很乐意他死在我面前。正所谓,自作孽不可活,这苏大河看似与这件事没啥关系,实则应该做了一些事,毕竟,我醒来后是在苏家,还有苏梦珂的尸体是在乔家被盗,要知道那时候我们刚到乔家没多久,这中间肯定有人向那石三天通风报信,而这人必定是苏大河。

    我不救,不代表没人救。这不,那郎高一见这情况,一个箭步跑了过去,一把抓住那,手中一抖,那哐当一声掉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让我死,让我替我儿子赎罪。”说着,那苏大河蹲了下去,捡起那又要刺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中一沉,玛德,捣鼓老半天是替他儿子赎罪,他自己并无半点悔意,真tm操蛋,居然一心放在亲生儿子身上,难道他不知道这世间上并无复活这么一种说法么?难道他不知道那石柳或许在利用他?难道他不知道他所谓的亲生儿子只是一种心灵寄托,并不存在血缘上的关系?

    当下,我冷笑道:“别演了,你的演技很差,直接说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那苏大河一愣,尴尬的笑了笑,也不说话,反倒是郎高面色一沉,骂了一句:“草泥马怪,下次死远点,别让我看到。”

    说着,那郎高走到我面前,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低声道:“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明知道他演戏也不提醒我,害的老子白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:“亏你还是当过所长的人,你见哪个要自杀的人,还会跟外人讲普通话?跟自己人讲苗语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,没好气地说:“我只是没你这么冷血,看着有人在面前自杀,还能观察那些细微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而是再次看向苏大河,不耐烦地问道:“到底有啥事求我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