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37章收鸟58

正文 第537章收鸟5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郎高这么一问,我深吸一口烟,缓缓吐出烟雾,说:“那是畜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脚下一软,一屁股坐在地面,连吸几口烟,冲郎高说,“在法律上jian尸会判多少年?”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下,说:“这属于侮辱尸体罪,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。”

    “才三年?”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又问:“再加上偷尸呢?”

    “冲死不过五年有期徒刑。”他淡淡地回了一句,手头的拳头不由紧了紧,冷声道:“是他?”

    我懂这话,摇了摇头,“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这郎高当过所长,年龄又长我几岁,见识应该比我多些,也没跟他隐瞒,就告诉他,偷尸jian尸的人应该是苏大河在外的儿子。

    他听后,在那苏大河身上瞥了一眼,疑惑道:“他儿子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吸了一口烟,说:“那苏大河在外面还有个儿子,应该是私生子,是那人偷了梦珂的尸体,也是那人把梦珂给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一下子又火了,这也没办法,这种事搁谁身上也不好过,我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一把将手中的烟蒂甩掉,站起身,又准备朝苏大河冲了过去,那郎高一把拉住我,说:“陈八仙,你tm给老子冷静点,先把事情搞清楚,你为什么要揍他,即便他是那人父亲,你也没资格揍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资格!”那苏大河也不知哪来的气力,竟然从地面站了起来,走到我面前,一把抓住我手臂摁在胸口,对我说:“小九,子不教父之过,是我没教育好儿子害了苏苏,假如打我能让你解气,照胸口打,打重点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火更大了,抓住他衣领扬手就要打下去,那郎高抓住我手臂,怒声道:“陈八仙,你不觉得这事很怪?”

    我一愣,扭头看着郎高,问他:“哪里怪了?”

    他面露凝重之色,说:“你对他儿子的身份不好奇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先前就知道那苏大河有个儿子,至于他那儿子哪来的,是谁,我压根不知道,现在听郎高这么一说,我的好奇心被勾了出来,手头上的力气不由少了几分,就问那苏大河,“你儿子是谁?”

    他表情一怔,也没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,拼命朝我磕头,说:“小九,我求你了,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这话还好,一说这话,刚下去的火,蹭的一下又上来了,玛德,让我救他儿子,这特么简直是打了我一巴掌,又特么要割我一刀,我哪里还忍得住,抬脚就要踹下去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听他把话说完。”边上的郎高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我收回脚,对那苏大河冷声道:“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谢谢!”他朝我又磕了几个头,一骨碌从地面爬起,搬过来几条凳子,让我们坐下,又掏出烟给我们派了两支,我看了看那烟,是和天下,据说要一百块钱一包。

    我们也没客气,接过烟,点燃,就问他怎么回事,他告诉我们,他儿子是石家第二子,也就是那石宝宝的哥哥,石荣的弟弟,石三天。

    一听他说石三天,我脑子第一想法是,这苏大河跟那石家女主人偷情了,那郎高跟我想法好像一样,脱口就问苏大河:“你偷情了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我家细伢子是我跟前妻生的,并非存在偷情一说。”

    这下,我更加疑惑了,他儿子是石三天,而那石三天又是石家的人,咋成了他亲生儿子了?这不是偷情是什么?

    他好像看出我的疑惑,说:“我儿子取名,苏山行,刚出生三天便夭折了,我也是因为这事才失去男性功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一愣,问道:“这中间有啥隐情?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我前妻是普通人家的女儿,不懂蛊虫之术,而我也只是普通商人,对于蛊虫之术,只有敬畏,从未想过去沾惹,直到我儿子夭折时,那石柳找上我,说是他家儿子天生没魂,问我想不想让我儿子复活。”

    “复活?”

    “复活?”

    我跟郎高同时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对,就是复活,那石柳说她有秘术能让我儿子复活,代价是我失去男性功能,你们没当过父亲,不懂当父亲的滋味,别说失去男性功能,就是要了我这条命,我也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儿子真复活了?”我脱口而出,一说完这话,我就后悔了,这不是废话么,他儿子要是没复活,现在的事情咋会生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算是复活了吧,那石三天体内就是我儿子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感觉有些不对劲,他儿子刚出生三天便夭折,就算真复活了,他凭什么断定那石三天体内就是他儿子的魂魄?我将心中的疑惑的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说:“起先我也怀疑过,那石柳让我找一算命先生,报上我儿子的生辰八字算一算就知真假,我听了她的话,在外面找了一算命先生,我儿子真的活着,真的活着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他神色很激动,双手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纳闷了,那石柳让他找算命先生,目的应该是根据人的生辰八字去推算人的寿元,难道那算命先生是石柳请来故意坑苏大河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问他要了他儿子的生辰八字,他说,83年5月初一,寅时生的。我掐指算了一下,这八字的命理有些奇怪,明显是夭折之命,却偏偏还活着,更为蛋疼的是,从八字中我推算出,八字的主人竟然能活到七十有三,前者是夭折,后者却是七十有三,这两者冲突的很,却出现在一个八字上,当真是太奇怪了,难道那石柳真把他儿子复活了。

    边上的郎高见我沉着脸,就问我:“陈八仙,推算的结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而是看向苏大河,问道:“石柳事先知道你儿子的八字么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