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36章收鸟57

正文 第536章收鸟5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莲姑姑见我没有说话,眉头皱了皱,沉声道:“小九,我男人的身子我清楚的很,要说他以前有点心狠,我信,要说现在我却有些不信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在我身上看了看,又说:“是不是你怀疑对象有误?”

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开始动摇心中的想法,假如把所有事情的疑惑悉数代入到苏大河身上,整件事情就会变得顺理成章,而那莲姑姑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她说苏大河不是男人,这一点应该假不了。可,如果不是他,这一切又咋解释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将心中那些疑惑悉数跟莲姑姑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听后,用商量的语气说:“你说的柴房,应该是布了什么障眼法,至于这八柱清香,说实话,我也不是很清楚,要不我把大河过来问问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就说:“没必要,假如真不是他,于你,于梦珂都是好事,假如是他,我希望您老能站在母亲的角度处理问题。”

    我会这么说,主要是怕她偏袒苏大河。毕竟,人心这东西谁也说不准,天知道莲姑姑会不会为了那苏大河抛弃自己女儿,就像我隔壁村,早些年一对夫妻,老婆为了老公的,愣是给亲生女儿下药,这事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那莲姑姑听着我的话,在我身上深深地瞥了一眼,一字一句地说:“小九,我先是一位母亲,其次才是一个男人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中一松,就让她把苏大河叫过来,委婉的问下这八柱清香的原因,以免破坏夫妻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转身看了看那人皮,又看了看郎高,让我们出去避一避。值得一提的是,她对那人皮格外看重,让我切莫破坏人皮任何地方,我问她为什么,她说她有办法让苏梦珂站在我面前。

    就这话,惊得我压根说不出来话来,反倒是郎高问了她一句是不是大罗金仙下凡,她只是苦笑一声,并没有回答郎高的问题。

    随后,那莲姑姑去找苏大河,我则拾起人皮,领着郎高躲进那婚房,也不晓得咋回事,那郎高说苏家戒备森严,保镖特别多,而我们在走廊走了一个来回,愣是没看到保镖,这让我奇怪的很。

    刚回到婚房,我把门反锁上,就问郎高咋回事,他说他先前听苏大河说今晚要加强戒备,我又问他有没有听到苏大河具体说戒备什么,他说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醉了,那郎高恐怕误会了什么事,假如苏大河要戒备的是我,这婚房附近肯定布满保镖,而现在的情况却是婚房附近别说保镖,就连常见的佣人都没有,这一点说不通,至于婚房为什么会上锁,说实话,这也是我疑惑地方。

    我们在婚房等了约摸二十来分钟的时间,门外传来咚、咚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我心中一紧,就朝郎高做了一个挥棒的动作,他会意过来,顺手捞起一条板凳躲在门后。

    见郎高准备好后,我清了清嗓子,朝门口喊了一句,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,苏大河。”门口传来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,令人分辨不清说话之人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莲姑姑呢?”我没有急着开门,而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有急事去了!”他声音有点冷。

    我一愣,莲姑姑有急事去了?什么急事比苏梦珂的事情还要急?我有些不信那苏大河的话,就问他:“苏先生,莲姑姑跟您说了我的猜测吧?”

    门外沉默了一会儿,良久过后方传来一道声音,“你的猜测没有错,这事我的确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有些摸不透他的意思,按照我的意思,这门不能开,一旦开了,万一我猜测的事是真的,我跟郎高恐怕要交待在这。

    可,万一我猜测的事是错的,就有鸠占鹊巢的嫌疑,再者说,这房子是苏家的,他若真要对我们不利,这房子恐怕也是阻不了,倒不如坦然面对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郎高挥了挥手,走到门前,打开门,就见到那苏大河依靠在门边,手里点着一根香烟,那香烟燃烧了一小半,地面有好几根烟头,想必他在门口徘徊了很久方才敲门。

    “苏先生,莲姑姑有啥急事去了?”我冲他尴尬的笑了笑,问道。

    他一愣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会儿,猛地朝我就跪了下去,抬手就是一掌煽在自己脸上,声音特清脆,说:“小九,我求求你了,求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突来的变化,令我有些束手无措,压根不知道这苏大河是什么意思,只好伸手将他拉了起来,问他:“苏先生,您是不是有啥事?”

    他说:“是我对不起苏苏,是我对不起你,是我对不起莲儿,是我对不起这个家,是我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小九,我求求你了,这事别再纠缠下去了,让苏苏早点入土为安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心中更加疑惑了,这事咋回事?这苏大河怎么忽然会有这么大的变化,难道我猜测的事是真的,所有的一切都是苏大河所为?

    我面色一沉,冷声道:“是你偷走梦珂的尸体?是你破了她的身?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摇头道:“小九,求你别问了,只求你早些让苏苏入土为安,莫让她再受半点委屈。”说着,他又跪了下去,抬手在脸上煽了几个耳光,一个比一个响亮。

    见他这番动作,我知道就算再问下去,估计也问不出来啥,一把抓住他肩头,就问他莲姑姑到底干吗去了,他支吾老半天,说:“找…找…找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谁去了?”我冷声道。

    他沉默了一下,面色闪过一丝尴尬,支吾道:“找我…细伢子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啥,找你细伢子去了?”我惊呼一声,这苏大河不是性无能么,哪来的孩子?还有乔伊丝说过这苏大河没有亲生子嗣,而现在?

    那苏大河好像知道我话里的意思,点了点头,说:“对,找我细伢子去了。”最后那几个字,他咬字特别重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愈疑惑,这苏家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家庭,难道真如网上说的,有钱人的世界咱们这些小p民不懂?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他:“那细伢子是你亲生的?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也没说话,抬头瞥那人皮一眼,嘴角抽搐了几下,竟然无声地抽泣起来,豆大般的眼泪掉了下来,看上去倒有几分伤心欲绝的感觉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忽然恍然大悟过来,难道…,如果真是这样,那苏大河他…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一下子就火了,一把攥住那苏大河的头,二话没说,抬手就一拳砸了下去,正好砸在他肚子上,连砸三拳,那苏大河也没躲闪,嘴里就说,“打得好,小九,打重点,这是我欠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怒火中烧,怎么会这样,为什么会这样,梦珂死的太冤了,太tm冤了,这一切竟然是…。

    我越想越愤怒,手头上的力气也是愈来愈大,一拳比一拳用力,不知道是他皮厚,还是我平常缺乏锻炼,才砸了不到二十拳,就气喘连连,我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狰狞道:“同样是子女,为什么差别这么大,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…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怒吼一声,紧握拳头,照着他太阳穴就砸了下去,还未砸到那苏大河太阳穴,旁边伸出一只手一把抓住我手臂,说:“陈八仙,你够了。”

    我扭头一看,是郎高,他怒气冲冲地看着我,“陈八仙,你tm这一拳下去,那苏大河不死也会残,你tm是不是想下半生在号子里面度过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另一只手摁住我肩头,“你tm给老子冷静点。”

    “滚,我要杀了他,这是畜生,连自己女儿也…”我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我要杀了那苏大河,至于其它事情,我压根没想过,只想着杀了他,才能解心中的恨。

    啪

    那郎高抬手一掌煽在我脸上,特别痛,他怒道:“陈八仙,你tm给老子正常点,杀了他,你进号子,你父母咋办?你的初恋咋办?乔姑娘又咋办?”

    随着这一掌煽下来,我稍微清醒了一些,正准备说话,那郎高在我另一边脸又煽了一巴掌,“陈八仙,这是法治社会,以法治人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瞬间冷静下来,有时候不得不说一句,人在愤怒的时候,真的很恐怖,稍有不慎就会坠入无归路。就算现在想起那一幕,我背后也是一阵冷汗,当初若没有郎高在旁边,我或许会因为一时的愤怒杀了那苏大河,而我下辈子则在号子度过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冷静下来,先是扶起那苏大河,不知是他故意的还是无意的,快到床边的时候,他手头一松,那苏大河噗通一声坐在地面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咋无缘无故爆揍他,还有他怎么不还手?”那郎高走到面前,在我兜里掏出一包烟,给我递了一根,替我点燃,再自己点燃一根,然后将烟放入口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