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34章收鸟55

正文 第534章收鸟5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盯着那苏梦珂看了十来秒钟,头皮一阵麻,压根不知道怎样泄内心的恐惧,就觉得整个人都懵了,冷汗直冒,手臂上被激起一层鸡皮疙瘩,一股凉意从脑门直灌脚底,令我双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尸变了,快甩开她。”那郎高也不晓得哪来的勇气,冲我喊了起来,吐词特别清晰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我第一感觉是甩开苏梦珂,一手掰住她肩头,就准备将她甩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想起我们以前的种种,哪里忍心甩开她,只好任由她直勾勾地看着我,我则扭过头,尽量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人,有时候奇怪的很,越是不想,心里越是痒的很,老是想看看她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这不,哪怕我心里害怕的要命,还是忍不住朝后瞥了一眼,就这么一眼,我差点没奔溃。

    只见,那苏梦珂的头颅传来一道撕裂的声音,渐渐地,她头颅裂开一条缝隙,脸上那枪伤的疤痕也逐渐裂开,从里面爬出好多虫子,那虫子米粒大小,浑身通黑,源源不绝地从头颅跟脸颊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内心的害怕,就觉得双眼黑,差点没晕过去。好在我见惯了死人,一手猛地掐在大腿上,剧烈的痛疼感让我稍微镇定一些,伸手拍掉那不知名的虫子。

    不拍还好,这一拍,那些虫子好像受到惊吓,像米筛过糠一样,从苏梦珂身上抖了出来,顺着我身子从地面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入行一年时间,从未见过如此恐怖一幕,整个人的行为已经不受思想控制,四肢并用,不停地抖掉那些虫子。

    这过程大约持续了三四分钟的样子,我根本不知道那三四分钟是怎样过来的,就知道那些虫子从苏梦珂身子爬出来后,并没有在我身上停留,而是朝这房间东南西北四个方位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待那些虫子走后,我额头全是汗水,就连眼睫毛上都是汗水,我伸手擦了擦汗水,正准备看身上有没有残留的虫子,就现背后特别轻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苏梦珂不见,再看,就现苏梦珂的衣服掉在地面,一张人皮挂在我背后,一缕缕青丝倒挂在我胸口的位置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一下子就明白过来,那苏梦珂能行尸走肉恐怕是那些虫子的功劳,也就是乔伊丝所说的本命蛊。

    一想到本命蛊,我立马纳闷了,乔伊丝的本命蛊我见过,拇指大,这莲姑姑的本命蛊咋全是小虫子?这根本不像本命蛊。

    我刚生出这个念头,那人皮有动静了,我起先以为那里面有啥东西压根不敢动,直到那东西在我背后慢慢蠕动,我硬着头皮朝背后摸去,入手的感觉特别柔软,是人皮,我不敢拍,毕竟我背后挂的苏梦珂的人皮,若是拍下去,就是对尸体不敬。

    “郎高!”我喊了一声郎高,“过来帮忙!”

    那郎高支吾一声也不敢过来,就问我干吗,我说:“先把尸体卸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颤音道:“苏…苏姑娘只剩下一张人皮,你…你…你直接拿下来就行了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里有些不舒服,无论是人皮还是完整的尸体,在我眼里,那都是死者,无论死者亲与近,该有的尊重必须有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说:“想吃死人饭,就必须学会尊重死者,否则,早点回去当你的所长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也没理会他的反应,一手摁在腰间,朝墙壁走了过去,将身子挨紧墙壁,脚下慢慢弯下去,目的是让人皮慢慢地滑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做有两个好处,一则能让人皮以最轻的动作滑到地面,二则,让死者挨着墙壁,预兆着死者下辈子有靠山,也算是一种祝福。

    那郎高或许想明白了一些事情,见我一个人在捣鼓尸体,便朝我走了过来,伸手颤抖的摁住那人皮,就说:“接下来怎么弄?”

    我瞥了他一眼,他闭着眼睛,额头有细微的汗水,想必他内心也是怕的要命。这也没办法,别说他一个刚入行的外行人,就连我这内行人看到人皮都害怕。

    我冲他点了点头,说:“摁住人皮,别让她膝盖的皮跪在地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脚下渐渐滑了下去,刚开始的动作挺顺利,滑倒一半的时候,那苏梦珂的头死死地贴在我胸口,我轻轻地拽了一下,那头好像粘了胶水一样,压根拽不动。

    这令我眉头皱了起来,也管不上那么多,就让郎高腾出来一只手摁在那人皮的腰间,我则尽量将身子往下弯,直至整张人皮从我背后脱落。

    待整张人皮从我背后脱落,那郎高一手抓住膝盖的皮,一手抓腰间的皮,将整张人皮在我背后稍微拉开一些,咋一看,就像扯了一块帆布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!”那郎高瞥了我一眼,颤音道:“你胸口的头咋办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有人说,死者身上某样东西留在活人身上,意味着死者对活人有啥未满的心愿,按照这种说法,苏梦珂的头粘在我身上应该是对我有啥心愿。

    她对我的心愿,难道真如乔伊丝说的,结阴婚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在房内看了看,想找几柱清香问问她的意思,令我失望的是,这房内没香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让郎高将人皮扯高点,我则跪了下去,嘴里呢喃了几句,大致意思是问苏梦珂是否真的要结阴婚,若是真要结阴婚,就让她的头从我胸口脱落,若是另有其它心愿,就让她晚上给我托个梦,我一定尽力满足她的心愿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头没啥动静,反倒是从头里爬出一个奇怪的东西,像是蟑螂,又不像蟑螂,它浑身通黑,一对前触脚特别大,隐约有些倒钩,一对眼睛呈棕黑色,先是看了看我,冲我挥了挥触脚,然后从我胸口跳了下去,嗖的一下朝房间外溜了出去,在地面留下一长串血迹。

    一看到那东西,我立马想到本命蛊,难道刚才那玩意是莲姑姑的本命蛊?如果真是这样,那先前的小虫子又是咋回事?为什么苏梦珂的跟骨头会被那些虫子侵蚀的干干净净,还有就是,苏梦珂体内全是虫子,那玷污她身子又是咋回事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