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32章收鸟53

正文 第532章收鸟5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那郎高的话,我愣了一下,扭头瞥了一眼,就问他:“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那莲姑姑为了找到苏姑娘牺牲自己仅剩的几天生命,那乔婆婆为了让莲姑姑能与苏姑娘有重见之日,便…便牺牲她自己,为了莲姑姑换的一年寿元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瞥了苏姑娘一眼,都说女儿是母亲的贴心小棉袄,母亲是女儿的半边天,那莲姑姑为了救女儿,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,而乔婆婆同样是为了救女儿,不惜自己生命。

    或许,这种情感不是我这外人能理解的。但是,我知道这种母女情感世间少有,又或者是我眼阔不够,没亲眼见过这种情感。

    就我所见到的而言,某些母亲为了一些彩金,愣是活生生拆散一对鸳鸯,甚至造成人命案件,有的地方更甚,嫁女儿的旧习已不复存在,而是用结婚这块遮羞布大肆贩卖女儿。情,已成了遥不可及的东西。经济,渐渐取缔人与人之间的情感。

    我在那苏梦珂身上看了很久,脑子一直在想乔婆婆与莲姑姑的事,一时之间,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,就觉得苏梦珂有这样的母亲是她的荣幸,又觉得莲姑姑有乔婆婆这样的母亲是她的荣幸,周而复始,当真是应正了我们那边一句古话,屋檐滴水代接代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没说话,拉了我手臂一下,问道:“陈八仙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松开苏梦珂,就问他:“乔婆婆出事了,那乔伊丝咋办?她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他深呼一口气,说:“她抱着乔婆婆的尸体哭了一晚上,这会正在她家守着老人家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好像想起什么,又说:“对了,陈八仙,乔婆婆死的时辰不好,好像要在家待上七天,你看,是先解决苏姑娘的事,还是…?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乔婆婆上了年龄,哪怕是为了救人而死,也算是喜丧,再加上她死的时辰不好,只能暂时将乔婆婆的事搁在一旁,先解决苏梦珂的事。

    于是,我跟那郎高说:“先解决苏梦珂的事,至于乔婆婆,先停尸吧!”

    那郎高想说什么,我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就这样决定吧,如果乔伊丝有啥想法,也顾不上了。毕竟,梦珂的事较急,乔婆婆的事还有几天时间,可以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们俩将心思全部放在苏梦珂的事情上,我先是问了一下郎高那石家柴房的事。他说,那柴房一边有光线,一边没光线,当我踏进没光线的地方时,我身影便消失在他视野范围内,他想过去找我,可脚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缚住,压根迈不动步子。

    大约等了三个小时,整个柴房亮了起来,他就看到我衣衫不整的抱着苏梦珂,至于柴房为什么会陡然全部亮了起来,他并不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就这事,我们俩人说了一会儿,谁也没能说出那三小时内到底生过啥。不过,有一点是他给我提的醒,他说,柴房内有股农药味。

    就这话,我想起一件事,乔伊丝给我的药丸是农药味,还有乔家床底下那个洞的尽头也有农药味,现在那柴房也有农药味,这三者是不是有啥联系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跟郎高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就说:“要不我们去问问乔伊丝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乔伊丝正沉浸在丧亲之痛,不好打扰她,咱们还是自己先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那郎高点了点头,朝门外瞥了一眼,轻声道:“苏家商定的时间是凌晨五点给你们举办阴婚,现在快四点了,我猜他们应该快来了,咱们若是直接跟他们说jian尸的事不是干你的,他们肯定不信,你看这样成不,咱们先离开这房间,剩下的事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开始思索那柴房内到底生过啥,又是谁要冤枉我?

    坦诚说,对于柴房的事,我记忆模糊得很,压根不知道到底过啥,隐约记得有个跟我长的一样的男子出现在柴房,难道jian尸的人是那男子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摇了摇头,应该不是他,那男子的气质偏向浪子型,不至于干这种人神共愤的事,不是他又会是谁?还有苏梦珂的尸体怎么会陡然出现?

    有些事情不想还好,越想脑子越乱,索性之下,我也不再想那事,就跟郎高说,“咱们先带着苏梦珂离开这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啥,你还要带着苏姑娘走?”他微微一愣,惊呼一声,不可思议的看着我,说:“咱们俩人能不能逃出去还是个问题,带上她的话,肯定逃不出,搞不好还没走几步就被苏家的那些保镖给抓了回去,我倒是没什么,顶多挨一顿揍,你可不同,是要被他们活埋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不了那么多!”我回了他一句话,说:“只有把梦珂带在身边我心里才会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疯了吧!”他瞪了我一眼,不满道:“这里是苏家,四周已经安排不少人守夜,不敢说一只蚊子飞不进来,至少要进来一个人肯定不可能,苏姑娘待在这里最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带上梦珂。”我一口否定他的意思,这也没办法,苏梦珂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,我怕这次与她分别,下次看到的就是一摞摞白骨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部分的意思,更为重要的是,我隐约觉得苏梦珂待在这房间,还会出事,具体出啥事我不知道,直觉告诉我一定要带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态度坚决,叹了一口气,也没再说话,就在房内找来一条绳子,那绳子是红色的,有二指粗,三米长,他将那绳子扔在我面前,说:“既然要带苏姑娘离开,你背着她,我在前面给你开路,无论遇到什么事,你只管往前走,别回头。”

    我捡起绳子,用力拉了拉,挺结实的,就问他:“那你咋办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这个你别管,赶紧背上苏姑娘,记住,绑牢点,别半途掉了。”

    我懂他这话的意思,死人不是那么好背的,也没再说话,就让郎高搭把手,将苏梦珂扶在我背上,然后用绳子绑了起来,我怕她掉下去,特意在她臀部多绕了几圈,方才将她背了起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