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31章收鸟52

正文 第531章收鸟5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大概等了一会儿,门开了,开门的是郎高,他先是朝外面瞥了一眼,然后猫着身子走了进来,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还愣着干吗,赶紧给我回衡阳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他:“不是要结阴婚么?咋忽然回衡阳?”

    他走到我面前,又瞪了我一眼,叹气道:“陈八仙,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有原则的男人,这次,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,别那么多废话了,赶紧给我回衡阳。记住,我这次放你出去,算是还了你帮我舅舅的事,咱俩以后互不相欠,我郎高不认识你这号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更加纳闷了,他说的舅舅是我刚入行那会在李家村办的丧事,也就是李哈子的丧事,那次托蒋爷洪福送了一块玲珑血碑给李哈子,那郎高一直记着这事,说是欠我一份人情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这次居然把那事提了出来,这让我摸不着头绪,就问他,“郎所长,咱们之间是不是有啥误会?”

    他冷笑一声,瞥了那苏梦珂一眼,不知是气愤还是咋回事,他竟然一把抓住我衣领,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煽了下来,特别痛,煽得我双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他说:“陈八仙啊陈八仙,你tm是不是疯了,连死人也不放过,如果你真的想,老子带你去东莞啊!你tm当真给我衡阳人长脸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手死死地拽住我衣领,抬手又要煽下来。

    这下,我特么也是火了,莫名其妙被人煽一耳光,莫名其妙被人骂一通,这事搁谁身上也会火。

    当即,我一把抓住他即将煽下来的手臂,就说:“郎高,你特么把话给老子说清楚,老子干啥事了?玛德,你今天不给老子说清楚,老子跟你没完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!”他讥笑一声,说:“还跟我没完没了,你自己干的事你自己能不知道?老实告诉你,苏家已经打算把你跟苏姑娘合葬,让你做个风流鬼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在自己脸上狠狠地煽了一巴掌,特别响。瞬间,他脸上就显出四个指掌印,懊恼道:“以前遇到你这种畜生,老子一枪毙了你,只是老子欠了一份人情,不得不放你离开,不然老子就是忘恩负义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抬手又狠狠地煽了自己几个耳光,冲我吼道:“滚,你给老子麻利地滚,所有的事情老子替你承担下来了,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越来越疑惑了,这郎高我的性子我清楚的很,他一向嫉恶如仇,有恩报恩有仇报仇,这次怎么会这么矛盾,还有他说的合葬跟风流鬼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越想越觉得这事有些不对,那郎高肯定对我有啥误会,不然,以郎高的性子绝对不会打我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一把抓住他手臂,就说:“郎所长,到底生啥事了?你倒是把事情说清楚啊!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冷声道:“你tm把苏姑娘给那啥了,你tm还有脸说。”说着,他一把抓住衣领,又要打我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愣住了,我把苏梦珂那啥了?这特么扯什么疯话,我陈九就算再不是个人,也绝对干不出那种丧尽天良,天怒人怨的事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那柴房内到底生过什么事?”我一把打掉他手臂,冲他怒吼一句。

    他好似现我表情不对,面色一喜,就说:“那事真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说:“在你心里我陈九能干出那种事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又看了看一旁的苏梦珂,说:“可,进入柴房时,的确看到你衣衫不整的抱着苏姑娘,再加上苏姑娘的处女之身被破,都以为是你破了苏姑娘的处女身。”

    “草!哪个挨天雷劈干的。”我爆出一句粗口,浑身被气的抖了起来,不是因为我被冤枉,而是替苏梦珂鸣不平,麻痹,连死人都不放过,这tm简直就是泯灭人性。

    那郎高一把摁住我肩头,拍了拍,说:“陈八仙,你先冷静一下,这事不是你干的最好,你也不需要逃离万名塔,可以留下来将这事彻底弄清楚,还苏姑娘一个安心,也还你自己一个清白。”

    我一把打开他手臂,也没跟他再说话,就走到苏梦珂旁边,将她扶了起来,在她身上看了看,先前一直纳闷她眼神怎么变得有些戾气,想必跟破身的事有关。

    看着,看着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眼角有些湿润,就觉得苏梦珂太过于可怜,年纪轻轻便与世长辞,即便死了,居然还被人给……。

    先不说我跟她的关系,就是看到陌生女人死后被那啥,我也绝不会坐视不理,这种事简直就是人神共愤。

    “梦珂,我一定会让那人付出代价,哪怕豁出这条命,也一定会让你安安心心地走完最后一遭。”这话我是一字一句地跟她说的。

    不知是她听见我的话,还是尸体有啥化学反应,她眼角竟然掉出两滴眼泪,滑过她那绝美的脸庞,掉在地面。

    随着这眼泪掉落,屋内充斥着一股特别怪异的腐臭味,我弯腰看了看那眼泪,不是眼泪,而是…而是尸水,她的尸体已经扛不住自然界的腐蚀,开始化尸成水了,哪怕她体内存在着所谓的本命蛊,依旧抵抗不住自然现象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一把抱住她,紧紧地抱着她,我怕她就这样化成一滩尸水,只剩下摞摞白骨,我怕再也看不到她,我怕,我真的好怕。

    抱着她冰冷的尸体,我歇斯底地喊:“梦珂,为何世间对你如此不公,为何死后还要遭受这等人神共愤的事,为何好人命不长,祸害却遗千年,这到底是为何啊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那郎高在我背后拍了一下,说:“陈八仙,逝者已死,我相信苏姑娘泉下有知,不愿看到你为她伤心,她希望你好好地活下去,她希望你能查出祸害她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理他,依旧紧紧地抱着苏梦珂,那郎高拉了我手臂我几下,又说:“陈八仙,忘了跟你说,乔婆婆死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