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30章收鸟51

正文 第530章收鸟5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想问苏梦珂具体原因,可想起她现在只是一具行尸走肉,也就打消了心中的念头,将她扶到床上,我怕再次生偷尸的事,在床底下瞧了瞧,没啥动静,这才朝门口走了过去,伸手拔开门栓,令我纳闷的是,这门好像是两面锁,里面外面都上了锁了。

    起先我以为是房门做的太紧,用力掰了掰,这才现外面好像用一条锁链锁住了门栓,这特么见鬼了,里外都锁上,那锁门的人咋出去的?

    我有些慌神了,在房内转了几圈,现,这房间除了一扇窗子,其它位置都是密封的,那窗子是用横竖的木条做成,中间有个图腾,仔细的看了看,那图腾是燕子。

    这让我想起,刚进入万名塔时,在那广场上有一处水泥柱子,那柱子上也雕刻着这种燕子,难道说,这种燕子是苗族的图腾?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苗族的图腾好像有燕子,但,绝对不是这种燕子,要知道图腾上这种燕子与我们平常所见到的燕子简直是一模一样,苗族出了名的神秘,怎么可能拿这种燕子做图腾?这好像有点说不通。

    我在那图腾上摸了摸,入手的感觉有些冰凉,形状较小,翅膀尖窄,凹尾短喙hi,足特小,奇怪的是,那燕子的喙隐约有些金色。

    金色的喙?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普通燕子的喙都是深灰色或者深黑色,很少有金色的,难道这不是燕子而是喜鹊?也不对,喜鹊的体形要比燕子大的多,应该不是喜鹊才对。

    我在原地待了几分钟,实在想不出来这是什么鸟类,只好透过窗户的缝隙朝外面看了过去,外面的景致很陌生,不像是石家的柴房,反倒有点像在苏家。

    我会这么想,是因为我看到我所在的位置好像是半山腰,借着月光,隐约能看到一条灯笼路,我记得第一次来苏家的时候,经过一条灯笼路,难道这是苏家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外面喊了几句,有人没?

    一连喊了七八声,没人理我,这让我泛起难来了,先不说石家柴房生啥了,就说这房内的布局,很明显是婚房,难道说我现在跟苏梦珂已经结阴婚了?

    不对,我记得老秀才跟我说过,他说,湘西这边结阴婚过程极其复杂,要好几天时间,而我只昏迷了半天的样子,阴婚不可能完成了。

    可,现在这房间的一切又算啥?哪有还没结婚,先将男方跟女方关在一个房间的道理,这于理不合,我相信苏家绝对会恪守传统,不会破坏传统。

    那,眼前这一切算什么事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乱得很,只能卖力的又喊了几声,令我纠结的是,每次声都没人理我,就算外面传来一些轻微的动静,也仅是一瞬间而已,立马又会陷入死寂。

    玛德,到底生啥事了。

    我暗骂一声,沮丧的回到床边坐了下去,抬眼看了看苏梦珂,她依旧那副表情。

    时间这东西,总在不知不觉中流失,很快,我在这房内待了两三个小时,外面的月光渐渐黯淡下去,整个房间的光线也随之暗了一些。

    我心里有些烦躁,自从进入万名塔,生太多怪事了,先是所谓的婚事是假局,后是苏梦珂身死却如同活人一般行走,再后来又是莲姑姑、石宝宝、以及乔婆婆与莲姑姑的关系,还有那麻家。

    也不晓得咋回事,我总觉得,这麻家与苏家应该有啥关系,一则是麻家的复活术,二则是莲姑姑那本命蛊居然能令死人行走,这两者应该有所关联。

    随后,我将进入万名塔后的事,一件件地捋了一次,悲剧的现,这次来万名塔一直在被人算计,更为悲剧的是,我压根不知道被谁算计了,就知道应该有人在操控这一切。

    对于那幕后之人,我有几个猜测,一个是莲姑姑,一个是乔婆婆,一个是石家那个从未谋面的石三天,以及麻家那个懂复活术的巫师。

    对于这四个人,莲姑姑的可能性最低,乔婆婆其次,嫌疑最大的则是石三天跟麻家那人。至于为什么要促成这桩阴婚,说实话,我不信他们是为了圆苏梦珂的梦想,总觉得他们应该有些别的目的在里面,具体是啥目的,我说不出来,但,我隐约觉得他们应该是针对我或针对某件事。

    想通这些,我不知道这万名塔还有谁值得我信任,还有谁能解开我心中所有的疑惑,我先想到乔伊丝,按说我跟她交情还不错,但,这事牵扯到乔婆婆,我对她的信任直线下降,再者,她本身也掺合到这件事当中。

    我第二个想到郎高,奈何他跟我同时进入万名塔,所知道的事情应该也不多。

    第三个想到的是莲姑姑,我可以看的出来,她对苏梦珂的母女情是真真切切的,她是一心为了苏梦珂,毕竟,她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,只为圆苏梦珂一个梦,也正是因为这个,所以,她的嫌疑才最小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那莲姑姑虽然值得相信,但是,为了找到苏梦珂的尸体,此时的她应该不在人世了,这条线算是彻底断了。

    顿时,我陷入沉默当中,一手托着下颚再次将所有的事情捋了一次,渐渐地我现我疏忽了一个人,苏梦珂的父亲,苏大河。

    坦诚说,这个苏大河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很好,先是婚事上的表现,后是白天时,他对阴婚的态度有些暧昧,那莲姑姑一说阴婚,他立马回去准备,丝毫没理会苏梦珂的去向,这不像是一个父亲该有的动作。

    难道这一切是苏大河在搞鬼?不像啊,那人只是有些钱财,应该没这本事,再者说,钱财在这万名塔好像没啥用,不然那苏家也不会排在八大家的末端。

    可,如果不是他,那这一切的谜团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猛地想起一个非常熟悉的人,青玄子,对,就是青玄子,这道士也来湘西了,用他的话来说,我犯桃花劫,他来这是为了帮我,可,来万名塔好几天了,压根没看到他人影。

    我这刚想到青玄子,门口的位置传来一阵响动,有点像是开锁的声音,我面色一喜,死死地盯着门口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