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27章收鸟48

正文 第527章收鸟4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石宝宝听完我的话,面色大变,先是愣了一下,然后压低声音,问道:“偷尸的人是二哥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心里一惊,先前还说爱的死去活来的,咋一说到他二哥偷尸,态度立马变了,难道这中间有什么隐情不成?

    于是,我冲他点了点头,“倘若没猜错的话,偷尸的人应该是你二哥,不然梦珂的尸体也不会出现在你家柴房。”

    “畜生,二哥那个畜生。”他朝四周看了一眼,低声道:“没想到二哥那个畜生竟然真的会干这种损阴德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什么叫真的会干这种损阴德的事,难道他知道石三天要偷尸的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警惕起来,在他身上瞥了一眼,就问他:“你要不要一起进去?”说着,我指了指柴房,意思是,你先前说的那么理直气壮,那便一起进去看看,看看你石家人所干的勾当。

    他好似明白我的意思,连忙罢了罢手,支吾道:“不用了,你们先进柴房,我去找二哥那个畜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,我喊了他好几声,他没有理我,反倒是是脚下步伐变得愈来愈快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后,房门外就留下我、乔伊丝以及郎高三人。我看了郎高跟乔伊丝一眼就就问他们:“这石宝宝是不是有问题?”

    他们没有理我,沉默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最先开口的是郎高,他说:“听胖子的语气,他对苏姑娘应该有感情,而且是比较深的那种,至于刚才的态度,值得深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对石宝宝比较熟悉,你怎么看他的态度?”我看向乔伊丝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胖子平常心眼多,比他两位哥哥更具心计,反倒是石三天要比他哥哥跟弟弟显得憨厚,我先前之所以说石三天偷走苏苏的尸体,那是因为他平常太过于在乎苏苏,才会有这么一说,要说具体证据,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说完这话,冲我尴尬的笑了笑,没再说话,而是掏出耳塞听起音乐来,隐约能听到她听的是黄家驹那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见此,我也不好再问她,就跟郎高交换一个眼神,意思是,现在咋办?是进去柴房把苏梦珂背出来,还是跟在石宝宝身后去找石三天,把事情问个究竟。

    郎高抬手指了指柴房,说:“死者为大,先把苏姑娘尸体找着,其它事情交给苏家去办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没有任何犹豫,将柴房的门打开。刚开门,就传来一股霉味,那气味刺鼻的很,这令我眉头皱了起来,看来石宝宝说的是真话,只有长时间没使用的房间才会有这股霉味。

    我抬手煽了煽霉味,就朝柴房内看去,这柴房大的很,约摸有八十来个方,由于光线问题,最里面的位置看的不是很清楚,就知道这柴房靠近门的位置,只有简单的几样东西,上面有一层深灰色的霉迹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朝墙壁瞥了一眼,想寻找灯泡之类的开关,令我失望的是,这柴房并没有开关,有得只是刷的雪白雪白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!”郎高在后面拉了我一下,问道:“有没有觉得这柴房有些奇怪?”

    我扭过头看了他一眼,疑惑道:“有什么奇怪?”

    “这墙壁白的有些过分。”说着,他伸手指了指几样霉的东西,又指了指墙壁,说:“你不觉得这两样东西过于显眼了么?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他怎么说。他伸手摸了摸墙壁,“按说这柴房很久没人用,墙壁应该会变成米白色,绝对不是这种纯白,还有这墙壁有些潮湿,并不像长期没使用,相反,我觉得这柴房经常被人使用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眉头皱了起来,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就拿我们农村的红砖房子来说,长时间没人使用,墙壁会起壳,说白点,就是墙壁那层石膏灰会掉,哪怕在墙壁掺合一些工业胶水,只要长时间没人使用,墙壁都会有一些起壳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石宝宝说谎?”我看着郎高说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那胖子给我的感觉很不好,搞不好尸体就是他偷走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着实弄糊涂了,那石宝宝为什么要说谎?想了一会儿,实在想不明白,索性就不想了,也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,只有找到苏梦珂的尸体才是正事,其它事情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当下,我怔了怔神色,就让郎高站在有光线的位置,我则顺着微弱的光线朝最里面走去,倘若莲姑姑感应的没错,苏梦珂应该在这柴房内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柴房有光线的地方只有几样霉的东西,没光线的地方又暗的很,压根看不清楚,只能走到那里摸索一番。

    约摸走了十来步,那光线越来越弱,可见度也变得越来越低,我耸了耸鼻子,这柴房内除了霉味,根本没尸臭味。

    这令我开始怀疑莲姑姑的话,要知道苏梦珂身上尸臭味可是越来越重,假如她真在这柴房内,凭我的嗅觉,绝对可以闻到她身上的尸臭味。毕竟,我是吃死人饭的,对死人身上的气味比普通人要敏感的多。

    带着几分疑惑,我脚下朝最里面走了进去,也不晓得咋回事,左脚刚迈进那黑暗的位置,身后就传来哐当一声,这声音特别大,愣是吓了我一大跳,扭头一看,柴门被关上了,整个柴房陷入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郎所长,郎所长,郎所长!”我心头一惊,连忙喊了几声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如死水一般寂静,没有任何回音,我有些急了,又喊了几声郎所长,还是没得到任何回音。

    玛德,咋回事,只是柴门关上了,怎么人也不见了,我朝门口的位置又喊了几声乔伊丝,跟先前一样,没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这下,我心头隐约有些不安,也顾不上四周一片漆黑,猛地朝门口那个方向跑了过去,抬手就捶了下去,奇怪的是,这捶下去地方有些柔软,压根不像捶在门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