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17章收鸟38

正文 第517章收鸟3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回答我问题的不是乔婆婆,而是乔伊丝,她先是冲乔婆婆说了一句:“奶奶,你不方便回答,还是我来解释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她在身上瞥了一会儿,就说:“这事关乎到我苗族的隐秘,有些东西不方便告诉你,我只能告诉你,苏苏那番简单的动作是有人付出了生命。√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心中一紧,立马问她:“谁的命?”

    她罢了罢手,说:“这个不能告诉你,你只需要知道,为了圆苏苏的梦想,她家人牺牲很大,正是这样,我们乔家才会同意配合演这出戏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我心里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,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圆苏梦珂的梦想,就连那所谓的石宝宝以及石荣,也是配合着演戏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里苦涩得很,压根不知道说什么,整个场面顿时静了好长一会儿时间,最后还是我打破这寂静,我问乔伊丝:“梦珂录音说,她从小身子不好,是不是因病而逝?”

    “不!”她摇了摇头,声音有些哽塞,说:“她是因为枪伤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呼一声,“她在qq上说,枪伤只是毁了她的脸跟声音,为什么会闹出人命案?”

    她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,说:“女人都爱美,苏苏也不例外,她从曲阳回来后,便想着恢复以前的容貌,那些个整容院你也懂得,技术不成熟,再加上苏苏的枪伤,两伤共存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吱吱唔唔了一会儿,继续道:“当时整容院给她提过醒,说是她这辈子只能顶着两道伤疤过生活,不适宜在脸部做手术,她说她要跟你在一起,必须让自己变得漂漂亮亮,不能顶着两道伤疤过生活,会让别人讥笑你媳妇是丑八怪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那乔伊丝竟然掉了几滴眼泪出来,抽泣道:“她这样做全是为了你,全是为了你。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我整个人都懵圈了,苏梦珂因为枪伤整容,导致身死?这有些扯淡吧?苏家不是很有钱么?就算苏梦珂真的要去整容,也是找国内数一数二的整容机构,根本不存在什么技术性问题。

    再者说,苏梦珂的父母明知整容有危险,他们不可能会同意苏梦珂整容,这根本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好像看出我的疑惑,就说:“九爷,你不知道容颜对一个女人有多重要,女为悦己者容,苏苏是为了你才会整容,她怕你嫌弃她丑,她怕你嫌弃她声音难听,她怕你不再理她,她才会冒死整容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压根顾不上再问其它话,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一定要救活苏梦珂,脚下不由朝苏梦珂的房间的跑去。那乔伊丝在后面喊了一句:“九爷,我们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,只想告诉你,别辜负苏苏,今天是她的回魂夜,若有可能,我们希望你娶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浑身一抖,扭过头瞥了那乔伊丝一眼,就问她:“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们希望你娶了苏梦珂。”她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娶?”我想也没想,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阴婚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一听阴婚,我愣了一下,作为湖南人,我自然什么是阴婚,这阴婚也叫冥婚,在汉朝以前就有了,由于阴婚消耗社会上的人力、物力,毫无意义,曾予禁止,周礼云:禁迁葬与嫁殤者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风俗,明面上是禁止的,暗地里还是有不少达官贵人为已死之人举办阴婚,一则是一种情感的寄托,二则是受风水影响,以为出现孤坟,会影响活人的昌盛,所以,阴婚这种事情多数出现在贵族或者富户,贫寒之人很少搞阴婚。

    这种阴婚在古代并不怎么兴盛,直至民国时期,这阴婚才颇为流行,不少有钱有势的人家都会为早殇者办这门阴亲,就连蒋介石的亲弟弟,曾经也办过阴婚。

    古书中有这么一段记载,说的就是阴婚,隆山土俗,子死后,家若不安,即择一年龄相当的女尸,与之合葬,谓子得偶,不再为祟于家庭。斯时,亲朋必贺,男女两家亦各以姻谊关系,联为戚好,如此者,谓之阴婚。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是,某家有男子年纪已到了婚龄,未曾娶妻就死了,死后家中不断出现灾难,巫婆认为死者鬼魂作怪,要求父母在阴间讨个媳妇,他父母便找了一个未嫁而死,年龄相当的女尸,两家经商定,送一些礼钱给女家备酒席,并择日派人把女尸迁到男尸墓穴合葬,在送女尸过程中,前有道士引路,送葬者不能哭泣,而是吹吹打打,其场面宛如娶亲,甚为隆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瞥了那乔伊丝一眼,就说:“阴婚是两个人死人之间的婚事,最后需要合葬在一起,你的意思是,让我为苏梦珂殉情?”

    “不…不。”她连忙罢了罢手,说:“我们的意思是,用你的生辰八字与苏苏完婚,再用你的衣服与苏苏合葬在一起,只是…这样以来的话,你…你…”

    我看她说话吐吐吞吞的,非常不痛快,就做了一个手势,说:“不需要隐瞒什么,直白点说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就说:“活人与死人结阴婚,活人会折几年阳寿,还会…倒霉三年,不知…你可否愿意娶苏苏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!”我想也没想直接同意下来,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,别说折几年阳寿,就是十年,二十年我也愿意。

    “真愿意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阴婚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就行了,无论你们要求我做什么事,我都会无条件配合你们,只有一点,双方家长见面,这一点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那乔伊丝听我这么一说,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,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她说:“九爷,假如某天我死了,你会跟我结阴婚吗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,就说:“别乌鸦嘴了,我去看看苏梦珂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没再理她,脚下朝苏梦珂所在的房间走了过去,刚到门口,我眼尖的看到床上居然没人,我以为是眼花了,死劲地揉了揉,定晴看去,房内的确没人,苏梦珂哪去了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