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16章收鸟37

正文 第516章收鸟3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郎高见我望着他,笑了笑,说:“这三天是苏梦珂临终前对你的要求,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完成她的心愿,并无其它意思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又问他为什么态度变化这么大,他指了指乔伊丝又指了指乔婆婆,那意思非常明显,让我问她俩。

    见此,我只好将目光抛向乔婆婆,正准备说话,那乔婆婆开口了,她说:“小九,从你进入凤凰城后,这一切都在别人的安排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呼一声,死劲地揉了揉耳朵,问道:“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苦笑一声,就说:“小九,事实正如老身所讲那样,从你进入凤凰城那一刻开始,你所有的行为都在别人的安排当中,甚至可以说这段时间,你一直活在别人的算计当中,你的一言一行,一举一动,被那人算的死死的,没出现任何纰漏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边上的乔伊丝搭话了,她说:“不对,出现过纰漏,那人没算准九爷对尸体很敏感。”

    乔婆婆一愣,面带微笑的看了看乔伊丝,满意道:“丝丝说的对,那人没算准你对尸体敏感,不然,这三天时间,你应该能更好的陪苏苏,想必那人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?那人是谁?”我立马问道:“这一切又是怎样回事?还有苏梦珂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我一连问了三个问题,双眼死死地盯着乔婆婆。她罢了罢手,并没有急着回答我的问题,反而问了我一句,“小九,你为何来凤凰城?老身要听你的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也没跟她隐瞒,就把遛马村的事以及蒋爷的字条说了出来,又告诉她,我来凤凰城,一则是没地方去,打算来凤凰城转转,二则苏梦珂于我有恩,她有难,我应该来这看看。

    那乔婆婆听完我的话,眉头皱了起来,良久过后,方才开口道:“你对苏梦珂没一点男女之情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,说:“以前没有,现在有了吧!”

    她在我身上看了一会儿,开口道:“小九,老身也不瞒你,你这几天所经历的事,就是一场有预谋的圆梦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,就问她:“圆什么梦?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假的,苏苏结婚是假的,她父母逼婚也是假的,石家也是假的,就连你在凤凰城遇到的李大龙也是我们万名塔安排的人,只有一样是真的。”她解释道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脑子乱得很,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她最后那句话上,颤音问道:“哪样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苏苏是真的死了。”她一字一句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,她不可能会死,她几天前还给我在qq上过消息,她不可能是真的死了,不可能,不可能,你们一定在骗我,你们一定是在演戏。”我身子朝后晃了晃,险些摔倒,好在郎高一把扶住我。

    “九爷,奶奶说真的。”那乔伊丝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,你们说了这一切都是假的,假的,梦珂不会死,不会死,她一定没死,她一定是陪你们在演戏,一定是这样。”说到最后,我猛地朝房间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冷静一下。”那郎高一把拉住我,死劲地晃了晃我肩膀,说:“先听乔婆婆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相信你们,你们是骗子,都是骗子。”我一把甩开郎高手臂,正准备跑,那乔婆婆忽然站起身走到我面前,说:“小九,以你的智商你应该能看出这场婚事不寻常的地方,老身不信你没现那些细节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或许正如乔婆婆说的那样,从一开始我便现苏梦珂的婚事不正常,当时本着相信苏梦珂,并没有过多深究,直到从苏家出来,我在苏梦珂身上闻到尸臭味,才开始怀疑这场婚事。

    那乔婆婆见我没有说话,不由点了点头,继续道:“小九,你是聪明人,很多事情你一想便通,之所以会弄这么一出婚事,目的只有一个,圆苏苏的一个梦,现在梦圆了,也是时候让你知道真相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压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虽说先前我一直猜测苏梦珂可能死了,但是那只是猜测,也仅仅是猜测,现在听乔婆婆这么一说,算是彻底坐实苏梦珂的死讯,这让我差点没奔溃。

    “她什么时候死的?”经过短暂的调息,我心情稍微好受些,颤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七天前。”她想了一下,说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七天前,我跟郎高正在凤凰城流浪,按照乔婆婆的说法,我们进入凤凰城后,所有的行为都在别人的安排当中,那他们为什么不安排我跟苏梦珂见面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听后,愣了一下,说:“苏苏不想让你看到她病怏怏的样子,她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你看,这才让你们在凤凰城流浪那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要等到死后的第三天才让我们进入万名塔?”我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前三天,那人要替苏苏安排一些事,也需要调节万名塔的关系,例如老身跟苏家是生死对头,为了苏苏,那人特意来了我家一趟,化解了很多恩怨,又恳请我们配合苏苏演这么一场戏,那人也是煞费苦心了,老身看在苏苏挺可怜的,便同意那人的要求,演了这么一出戏。”乔婆婆说。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那乔婆婆说的轻描淡写,个中辛酸应该只有当事人才明白。毕竟,乔家跟苏家的仇怨并不是一天两天,而是祖辈传下来的,这种仇怨不是说解便能解开的。

    当下,我又问那乔婆婆,“苏梦珂在婚礼上的动作,宛如活人一般,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她叹了一口气,朝苏梦珂所在的房间瞥了一眼,好像有啥难言之隐,好几次想开口都把话给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下,我有些急了,要知道那时候苏梦珂给我的感觉是一点异常都没有,还有她见到我时流的眼泪,这哪是死人,分明就是活人。

    于是,我再次问了那乔婆婆那一句,“婚礼的事情咋解释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