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07章收鸟28

正文 第507章收鸟28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石宝宝想了一下,先朝四周瞥了一眼,见没人盯着我们,方才压低声音道:“凤凰城有八大家,宝宝所在的石家正是八大家之一,我们八大家结婚有个习俗,大凡复活术失败便意味着这场婚姻不被上天看好,婚后的日子长不了,要么女方克夫,要么男方死妻,无论哪种情况,这婚都不能结。√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微微一愣,苗族结婚有这么一种说法?还有先前那死掉的公鸡真的能复活?倘若真是这样,恐怕现在遍地是苗人吧?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:“这复活术是真有其事,只有法力高深的巫师才能成功,就拿眼前这巫师来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指了指那巫师,继续道:“这人是凤凰城远近闻名的巫师,经他举办的复活术,没一次失败过,我们八大家有婚事都喜欢叫上他。至于你说的复活人,那是巫神才有的本事,我们这等凡夫俗子哪有那等本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又问他:“苏家这么有钱,咋婚事这么简陋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我立马后悔了,玛德,那石宝宝明显误以为我是苏家的亲戚,这话一出,不是摆明告诉他,我不是苏家的亲戚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他应该知道我身份,也没多在意。说白点,我现在跟他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谁也不点破谁。

    事实也验证了我的想法是对的,那石宝宝听了我的问话,只是愣了一下,便开口道:“只有复活术成功,这场婚事才算真正的开始,现在算是订婚,明日方才是真正的结婚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这个所谓的复活术应该类似于我们那边的合八字,就是拿男女双方的八字到算命先生那算一下,合则订亲结婚,不合只能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那石宝宝之所以让我砸他,估计就是破坏这所谓的复活术,只有这样,他方才有机会娶苏梦珂。如果真是这样,这石宝宝应该还有后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深深地瞥了一眼石宝宝,同样是胖子,郭胖子比他可爱多了,至少没得心计,而这个胖子,看似傻傻愣愣的,实则心里阴暗的很。

    “兄弟,明白了没?”他推了我一下,语气有些急,“马上就要开始复活术了,你快点砸我吖!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有急着砸他,而是看了看那巫师,果真,那巫师好像休息够了,右手端起清水碗,在苏梦珂跟石荣头上,左边转了三圈,右边转了三圈,猛地将清水朝那鸡公泼了过去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沸腾了,赞誉声响了一片,就见到那鸡公竟然…竟然从桌腿挣扎起来,大约挣扎了七八秒钟的时间,一个扑腾,直直地站在地面,头上顶着一根铜钉,嘴里出几声鸡鸣声。

    玛德,见鬼了,居然真的活了,这…这特么完全脱离了我所学的知识,只是泼一碗滴了鲜血的清水,竟然能复活一只原本已死亡的公鸡,这巫师是大罗神仙下凡么?

    答案是否定的,无论从命理还是科学的角度,这一切绝对不可能,要知道,世间万物皆受命于天,必须遵循生老病死这个常理。

    可,眼前那公鸡却是实打实的活了,这又怎么解释?难道真如石宝宝所说,公鸡复活就证明苏梦珂跟石荣百年好合,是天生的一对?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石宝宝死劲地晃了晃我身子,急道:“兄弟啊,复活术已经成功了,你特么怎么还不砸宝宝,是不是收了钱不办事啊?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还好,这一说话,我纳闷了,他的反应好像不对,先前把那复活术说的特别重要,而刚才那巫师复活鸡公时,他只是象征性的晃了晃我身子,并没有出现过激的行为,难道…?

    我心中冷笑一声,声音提高了几分,就问他:“复活术已经成功,现在砸你还有用么?”

    他一愣,冲我苦笑一声,说:“当然有用,我早已准备好,这场婚事,我闹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把拿起我手就朝他头上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玛德,想阴我,我暗骂一句,死劲将手掰了掰,就说:“你再这样,我喊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石宝宝一把松开我手臂,冷声道:“兄弟,你这样做就不厚道了,要知道你口袋还装了宝宝给你的七千三百块钱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我一愣,冲他歉意的笑了笑,就说:“钱还你,这活我不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死!”他面色一沉,伸手就抓我喉咙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暗喜一声,玛德,总算翻脸了。也没跟他客气,卯足劲就是一酒瓶砸了下去,正好砸在他前额,哐当一声,酒瓶应声而碎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见到他额头鲜血淋漓,哗啦啦地流了下来,那血量当真有点吓人,这也没办法,砸人嘛,要砸就砸狠点,不然,这胖子肯定长不了记性,还以为我好骗来着。

    “操,陈九,你tm阴我。”那石宝宝怒吼一声,也顾不上头上的鲜血,朝我冲了过来,看那架势是要找我拼命。

    我朝后退了几步,扯开嗓子就喊:“我特么哪里阴你了,明显是你自己让我砸的,旁边那位大叔,你说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我之所以会问那大叔,是因为我先前故意把声音提高了,那大叔应该听到我个石宝宝的对话。

    果然,那大叔立马点了点头,说了一句苗语,意思应该是我说的对。

    霎时,四周沸腾了,一个个看着我跟石宝宝,叽叽喳喳的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我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那石宝宝,而是掏出先前他给的七千多块钱,朝空中扬了扬,说:“这是石宝宝给的钱,让我破坏这场婚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四周更加热闹了,我眼尖的看到最上面那妇人,也就是石荣的母亲,她面色唰的一下就变了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石宝宝,一字一句地说:“宝宝,你哥哥平常待你不薄,你就这样报答你哥哥?你就这样破坏你哥哥的婚事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,那妇人是吼出来的,足见其内心的愤怒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