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06章收鸟27

正文 第506章收鸟2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巫师取出长钉后,对着长钉吹了三口气,念了一长串咒语。

    这次念咒的时间较长,差不多有五分钟的样子。期间,整间房内谁也没敢音。

    待念完咒语,那巫师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,对着长钉数落了一番,我听不懂他说的那些话,就轻声问石宝宝,他说,巫师在骂钉,正戏马上就要开始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也不好再问,便继续盯着那巫师看。还真别说,那巫师也是厉害,光一个骂钉就骂了八分钟,这令我对苗族的巫师当真是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随后,那巫师将铜钉放在八仙桌的左侧,又找来一对犀牛角,在犀牛角中间的位置绑了两条红丝带,吹了几声,吹出来的声音特别刺耳,宛如万鬼私语一般,令我不由打了一个冷颤,浑身的鸡皮疙瘩也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旁边的石宝宝,他好像没事的人一样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巫师。

    这让我有些疑惑,难道因为我不是苗人的原因?压下心中的疑惑,再次朝那巫师看去,就见到他已经将犀牛角放下,手中提了一个公鸡,那公鸡的脖子上绑着两条红丝带,隐约能看到红丝带上面有字,定晴看去,是数字,应该是苏梦珂与石荣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这下,我就奇了怪了,对于苗族的婚事我以前听别人也说了一些,据说跟我们汉族古代结婚的仪式差不多,他这弄只公鸡算咋回事?还有那石宝宝说,公鸡钉在八仙桌时,就让我拿酒瓶砸他,这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疑惑,就拉了石宝宝一下,问他:“宝宝,巫师这是干吗呢?”

    他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复活术,向上天祈福,预示着新人百年好合,合同音活,懂了没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,疑惑道:“复活术?复活谁啊?”

    他白了我一眼,说: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好奇心彻底被勾了出来,据我所知,传承一千八百余载的道教,都没什么复活术,这苗族当真有这么神奇?

    当下,我揣着几分好奇朝那巫师看了过去,只见,那巫师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咒语,右手不停地在鸡公头上挥舞,他手上的动作很是奇怪,时而为掌,时而为爪,时而为拳,在公鸡头上不停地变换着手姿。

    这番动作约摸做了三四分钟时间,那巫师陡然吼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,左手顺起一把菜刀朝那公鸡的脖子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顿时,鸡血飙了出来,将地面染得通红,紧接着,门外便响起一阵鞭炮声,噼里啪啦的,好生热闹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特么更加疑惑了,我们那边的婚事最忌讳见红,咋苗族的婚事却偏偏要见红?这特么与我们那边的习俗截然相反啊!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石宝宝一把拽住我手臂,他手头的力气很大,捏的我有些疼痛,说:“兄弟,切记啊,等会鸡公被钉在八仙桌上,一定要记得砸我,只有这样,我才有机会娶到苏梦珂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好奇心已经吊起来,哪有心思理他,再者说,我心中有自己的打算,怎么可能按照他的要求办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一把甩开他手臂,说了一句知道了,没再理他,抬头看了看苏梦珂,她一直低着头坐在那,让我看不到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见此,我紧了紧拳头,碍于心中的计划,也不好有进一步的动作,只好看向那巫师,就见到那巫师一手提着鸡公,一手拿着一对犀牛角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次犀牛角出来的声音较为欢快,喜庆,令人听了身上特别的舒服,就连他手中那只公鸡也好像陶醉在其中,特别安静。

    这令我越奇怪了,按说,一般公鸡被摸了脖子,都会有一番挣扎。可,那只公鸡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就那样静静地被巫师提在手中,若不是公鸡先前叫了几声以及地面的鲜血特别红,我甚至怀疑,那巫师杀的是死鸡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那巫师围着八仙桌转了几圈,就知道,他转了很久方才停下来,将那犀牛角放在八仙桌上,捞起铜钉,对着那公鸡的头就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的我暗骂连连,玛德,死都死了,还特么用铜钉穿鸡头,这tm是造孽啊,哪有这样敬神的,也不怕叫旱天雷给劈了。

    那巫师在鸡头上捣鼓了很长一会儿时间,总算用铜钉穿过鸡头。紧接着,他找了一把锤子,那锤子是木质的,浑身通亮,锤柄的位置刻了一些图腾,与我先前在广场看到的图腾是一样的,好像是燕子。

    令我疑惑的是锤子的榔头刻了一些怪异的图形,有点像龙,又有点不像,榔头正中间的位置,有个小洞,与铜钉的钉帽刚好一般大小。

    那巫师举着锤子,念了一长串咒语,对着锤子又吹了三口气,再左手持铜钉,右手持锤子,蹲了下去。

    前来参加婚事的那些苗人好像对这事颇有兴趣,也跟着蹲了下去,目不转晴地盯着那巫师。

    如此关键时刻,我哪里会错过,立马蹲了下去,就见到那巫师在八仙桌左腿离地一尺三的位置,将那公鸡钉了上去,嘴里不停念着咒语,右手不停地挥舞着锤子砸那铜钉,一连砸了十来下,将那铜钉铆入八仙桌的桌腿,又找来一道符箓,贴在那公鸡身上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,那巫师满意的拍了拍手掌,说了一句苗语,紧接着,外面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。

    玛德?将公鸡钉在桌子上就是复活术?这特么扯淡吧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石宝宝一把拽住我手臂,急道:“兄弟,时机到了,快拿啤酒瓶砸宝宝!”

    我特么正纳闷所谓的复活术,被他这么一扯,也是火了,就说:“等会再砸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如果真是这样说话,咱们可没得兄弟做。”他面色一沉,语气有几分不善。

    我一愣,就说:“你好歹让我知道为什么要现在砸你吧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