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504章收鸟25

正文 第504章收鸟2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愣了好久,将这胖子浑身上下打量了一个遍,照他这么说,他应该是石家的人,只是不知什么原因,他对那石荣恨之入骨,难道是为了苏梦珂,兄弟反目成仇?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我看着胖子说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:“非常确定,出了事,宝宝给你顶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口袋掏出一扎票子,大概有七八千,一股脑塞在我手里,“兄弟,帮宝宝这个忙,事后,宝宝再给你十万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懵了,我来这本来就是将苏梦珂从这桩婚姻中救出来。没想到,这死胖子竟然跟我目的一致,还特么给钱,这令我有种被钱砸晕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了!”我立马答应下来,就问他叫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他朝我说了一声谢谢,将我拉到房内一个角落,开始讲叙他的事。

    他说,他叫石宝宝,是石荣的三弟,他头上还个哥哥叫石中天,三兄弟小时候倒也玩的挺好,后来,三兄弟同时喜欢上一个女人,苏梦珂。

    三兄弟为了苏梦珂,三天一小吵,四天一大吵,将石家闹得鸡犬不宁,无奈之下,石宝宝的母亲站了出来,跟苏家交涉一番。

    最后,苏梦珂的父亲话了,说是苏梦珂只能嫁给他们三兄弟其中一人,让这三兄弟以三年为限,谁赚的钱多,便将苏梦珂嫁给那人。

    这三年以来,石宝宝为了迎娶苏梦珂,也算是绞尽脑汁,拼命赚钱,成了三兄弟中最有钱的土豪,个人辛酸,石宝宝差点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说来也是蛋疼的很,这石宝宝本以为能迎娶苏梦珂。哪里晓得,就在亮家产的前一天,失窃了,没错,就是失窃了,他那三年所赚的钱财存在一张银行卡上,莫名其妙的被盗了,直到婚事订下来的第二天,那银行卡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他床底下。

    这让石宝宝差点没把他大哥给活撕了,原因无它,石宝宝一直怀疑他大哥阴他了。从那后,这石宝宝一直视石荣为眼中钉,肉中刺,这才会生出破坏婚事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说完这些事后,一脸诚挚的看着我,“兄弟,事情的缘由已经全数告诉你了,能不能帮宝宝这个忙,将这场婚事破坏的一塌糊涂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立马跟他保证,“放心交给我,保证让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真是宝宝人生的指路明灯,宝宝一生的幸福都在你身上,只要你能破坏这场婚事,宝宝那三年赚的二十七万块钱全部给你了。”那石宝宝咧嘴一笑,开口一个兄弟,闭口一个兄弟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就问他咋破坏,他在耳边说了一大通话,最后来了句,“兄弟,宝宝终生幸福全在这酒瓶上,你可千万别心慈手软,往死里砸,越重越好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这石宝宝对苏梦珂倒是一网情深,为了抱得美人归,连性命也不屑一顾,只是这副尊容,实在是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不过,话又说回来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嘛!石宝宝为苏梦珂做点偏激的事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当下,我想了一下,就问他,砸完酒瓶,石家的人找我麻烦咋办,他一句话就堵了我后路,他说:“兄弟啊,挨一顿揍换二十七万,这好事到哪去找啊!”

    我特么算是明白了,这死胖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完完全全的拿我当枪杆使,甚至是打算用二十七万买了我这条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,正准备说话,他罢了罢手,说:“兄弟,聊了这么久,还不知道你名字,你叫啥来着?”

    “陈九!”我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好名字,陈年老酒,想必你也是爱酒之人,赶明日给你尝尝宝宝家的蛊酒。”他哈哈一笑,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嘀咕道:“陈九,好像在哪听过。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聊天这会,房内的酒席渐渐撤走了,就连八仙桌也搬走了,留下空荡荡的房间,那些宾客一个个围在房屋中间,好像在商量什么事。

    那胖子见我没有说话,拉了我一下,说:“兄弟,刚才的话你可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:“等会仪式到一半,就拿酒瓶砸你,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兄弟你记性太好了,宝宝承你这个人情,事后,宝宝交下这个兄弟了。”他笑了笑,拍了我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我心里冷笑一声,也没理他,就朝中间那群宾客走了过去,那胖子跟上我脚步,在我身后一个劲的夸我够义气。

    来到中间,那群人说的是苗语,我是一句话都没听懂,我有心问那胖子。不过,想到那胖子对我没怀好意,便压下心中的疑惑,耐性的看着他们,假装听懂了。

    那些苗人商量了一会儿,将主席的八仙桌搬到房屋中间,在上面摆了一些贡品、香盅、一碗清水以及巫神的神相。

    摆好这些东西后,那些苗人朝八仙桌弯了弯腰,说了一长串苗语,就连我身边的石宝宝也弯了弯腰,说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话。

    那石宝宝见我没动静,拉了我一下,不满地说:“快拜巫神,马上开始仪式了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便朝那个方向弯了弯腰,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八仙桌,都说苗族的仪式神秘的很,他们的婚礼仪式咋这么简单?特别是供桌上的东西,用简陋来容易也不足为奇,何来神秘之说。

    就在愣神这会,那些苗人有动静了,他们直刷刷地盯着房内最里面。我一愣,顺着他们的眼神看去,就见到那个方向忽然动了一下,门被推开了,从里面走出来几个人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巫师,那人四十来岁的年龄,头上带着毗卢帽也就是俗称的唐僧帽,一袭齐脚踝的黑色金边法袍,脚下踩着黑色布鞋,手里提着一只公鸡,朝我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巫师后面跟着一名女子,严格来说是一名身着苗族盛装的女子,下穿百褶裙,前后围腰,头上戴一顶银光褶褶的帽子,令那女子宛如出尘的仙子一般,不食人间烟火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