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第494章收鸟15

正文 第494章收鸟1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近距离听到那道士的声音,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他声音怪异的很,好像特意在压低声音,心头不由有些疑惑,就说:“道长好眼力,我跟我朋友初到凤凰城,迷路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愣,伸手捋了捋下颚,说:“怎么会迷路?”

    他这个动作,让我纳闷了,这道士明显没有山羊胡,捋下颚干吗?还有这道士的声音,难道…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盯着那道士脸上看了看,真的一样,应该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当下,我笑了笑,说:“我跟我朋友迷失在人生路上,不知道长可否指点迷津?”

    他瞥了我一眼,故作严肃道:“这是人生大事,小道道行低微,恐怕帮不了二位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语气不是很好,说:“我有位道士朋友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不辞而别,不知道长怎样看待我那位朋友?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他表情一怔,说:“也许你那朋友有难言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已经确定了心中的想法,一把拉着郎高朝另一边走去。这道士就是青玄子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皮肤变得白皙了一些,下颚的胡须也剃了。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搞什么名堂,那人就是青玄子道长啊!”郎高有些不情愿,说:“咱们为什么不跟他相认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遛马村的事情一出,这青玄子立马换了一身行头,应该是得到某些人的好处。不然,凭青玄子的本事,应该得不到度碟才对,得不到度碟,他便没资格穿这身道袍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肯定有人会问,只是一身衣服而已,没那么多讲究吧。

    事实是,道士的衣服就是这么多讲究,就像古时候的官服一样,有着严格的等级制度,一般道士不敢越级穿道袍。

    就拿青玄子这身道袍来说,他若没有度碟,穿着这身道袍,被同行人看到,十之少不了一番争吵,搞不好就会闹事,最严重的情况是,因为一身道袍会出人命案。

    “小九,上次因为一些原因,不能替你出面,还望你见谅。”那青玄子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我停了一下身形,不想再提遛马村的事,就问他:“结巴可好?”

    他朝我们这边奔了过来,说:“小师弟跟师傅去了陕西,三年后回衡阳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又问他: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?”

    他尴尬的笑了笑,说:“师傅为了感谢你让结巴学道,特命我前来凤凰城帮你,说是你在凤凰城有个劫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诧异的瞥了他一眼,他师傅知道我有劫难?扯淡吧,我跟他师傅从未谋面,怎么可能知道我有劫难,就问他:“什么劫难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在我身上打量了一眼,特风骚的说了三个字,“桃花劫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差点没喷出来,太扯了,就我这样的农村小伙,还能犯桃花劫?那城里的帅哥不得羞愧死。

    当下,我也没在意的话,就问他这身打扮怎么回事。他说他师傅跟另外几名道行高深的道士联名担保他进入玄学协会,由于场面有些正式,他剃了胡须,又特意修饰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我问他脸咋变白了,他竟然变得扭扭捏捏起来了,我追问好几次,他方才告诉我,摸粉底了。

    我特么也是醉了,这青玄子跟父亲年纪相仿,竟然还学起女人摸粉底了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正因为这样,足见青玄子对度碟的重视。

    由于遛马村的事,我对青玄子并没有多少好感,就开门见山的问他知不知道苏梦珂的家,他说苏家在凤凰城是名门贵族,应该好找,让我多问问路人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没再说什么,跟他随意的扯了几句,便匆匆地到了一个别。

    临分别的时候,那青玄子说了一句话,令我眉头皱了起来,他说:“小九,师傅是大能,精通命理,他说你有桃花劫,十之错不了,在凤凰城这段时间,最好离女色远点。”

    我问他原因,他死活不说,就说这是他师傅对我的忠告。

    待那青玄子走后,我想了一下,好像有点准,来到这凤凰城,先是遇到乔伊丝,后是知道苏梦珂要结婚,难道她们俩就是我的桃花劫?

    随后,我跟郎高在万名塔又找了一圈,结果还是那样,没找到苏梦珂说的左边第二栋房子。

    百般无奈之下,我去了一趟网吧,打开qq翻了翻苏梦珂的聊天记录,令我失望的是,那时的qq只要换了电脑,根本没有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我失魂落魄的从网吧走了出来,掏出烟,递了一根给郎高,自己点燃一根,深吸几口,看着眼前这算不上繁华凤凰城,心中苦涩的要命,她家到底在哪?

    很快,抽完一支烟,我想了一个比较缺德的主意,伸手拦了一辆的士,就问那司机知不知道苏家,那司机说什么苏家,不知道。

    那郎高有些不解我的做法,就问我:“陈八仙,你这是干吗?真要问路,问行人就好了,拦车干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的士司机常年在凤凰城流窜,他们对这城市最为熟悉,向他们问路能最快找到苏梦珂的家。”

    他听我这一说,朝我竖了一根大拇指,说:“没看出来啊,你小子平时老老实实的,心里居然这么阴损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没心情跟她扯这个,便继续拦下一辆的士,得到的答案还是先前那样,不知道苏家在哪,这令我越来越失望。

    我记得在曲阳时,有人跟我说过,苏梦珂的父亲是凤凰城的富,按说应该很多人知道她家在哪才对,为什么现在拦了这么多的士,都说不知道?

    难道被骗了?应该不大可能,苏梦珂当时的保镖跟车子不像是普通人能拥有的,还有乔伊丝也说过,苏梦珂家很有钱。

    一连拦了八十多辆的士,收获还是一句不知道,直到下午四点多,事情才出现转机。

    我到现在还记得,我拦下的那辆的士较为陈旧,司机五十来岁的年龄,长相很憨厚,两鬓有些白,他刚把车玻璃摇下来,我就听到的士内的对话机传来一句话,“大家注意了,陨石网吧下面有两个傻逼在拦车问路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