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91第491章收鸟12

正文 491第491章收鸟1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乔伊丝手头一松,我身子猛地砸在床上,正准备爬起身,她的娇躯凑了过来,二话没说,一把吻在我嘴上,她的嘴唇很软,令人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玛德,她居然亲我,我万万没想到,她居然就这样亲我,这对一直以程小程为女朋友的我来说,简直背叛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我猛地朝她推了一下,不偏不倚正好碰在她某个地方,我誓的说,我只是想推开她,绝对没有半点那啥思想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眉头微微一皱,美颜上铺满红晕,也没说话,而是猛地朝我嘴内吸了一口。

    就这一下,我感觉卡在喉咙的东西好像出来了一点,呼吸也顺畅了不少。

    忽然,我喉咙处那东西猛地乱窜了起来,由上至下,由下至上,在我喉咙处爬了一个遍,这令我神志变得有些迷糊。玛德,咋回事,那东西到底啥,怎么会忽然躁动起来?

    我心中当真是苦不堪言,伸手在大腿猛地掐了一下,剧烈的疼痛感令我神志稍微轻松一些,脑中不由想起刚才那一幕,她的一系列动作,好像真有点像是取情蛊。

    刚生出这念头,我立马确定这一念头,玛德,只有这样才说得通所有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哪里顾得上取蛊,我右手的手肘猛地压在床上,左手紧握成拳,朝她背后砸去。

    她好像一心取蛊,并没有注意我的拳头,这让我拳头实打实的砸在她背后。

    她吃痛一声,继续朝我嘴内吸去,这令我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。玛德,我一直以为这女人很善良,没想到她居然如此歹毒心肠,肆意破坏老英雄的丧事,难道她不知道老英雄乃国之根本,没有老英雄这类英雄,哪来现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举起拳头又砸了下来,一连砸了七八拳,一手掰在她肩头,猛地一用力,将她身子翻了过去,骑在她身上,一把掐住她喉咙,怒吼道:“老英雄跟你什么仇,什么怨,值得你如此破坏他老人家的丧事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气呼呼地看着我,说:“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朝我旁边靠了过来,“只剩几分钟时间,倘若不能把那东西弄出来,这辈子都会留在你体内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火了,手头上的力气越来越来,狰狞道:“说啊,你为什么要破坏老英雄的丧事,为什么啊!”

    说实话,在猜到体内的东西是情蛊时,我第一想法并不是替老英雄抱不平,而是对乔伊丝的失望,对她彻头彻尾的失望,就好像她已经崩塌我心中的那个她。

    有人说,当你特别看重一个人时,会在乎她的一举一动,一眸一笑,当那个人做出一些令人失望的事时,自己会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痛,这便是爱情,又亦爱情的种子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,一心放在程小程身上,并未现乔伊丝已经悄悄地走到心里,只觉得,乔伊丝是一个不错的女子,心里挺善良,身世也较为可怜,对她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至于情感方面,那时候的确从未想过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,什么破坏老英雄的丧事。”她一脸雾水的看着,好像有些不明白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冷笑一声,说:“当初在曲阳,老英雄的丧事,你可还记得祠堂内出现蛊?”

    她想了一下,点了点头,说: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蛊是不是你放的?”我恶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一愣,脸色沉了下来,冷声道:“你怀疑我破坏老英雄的丧事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你?”我说。

    她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,绝美的面孔上略显失望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?”我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她还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啊?”我声音大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说不是我,你信吗?”她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说:“替老英雄送葬时,我们遇到一口旧棺材横在路中央,那棺材内有你的生辰八字,我也正是那时候中的情蛊,而你现在要取情蛊,不是你破坏老英雄的丧事还能有何人?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她忽然笑了起来,笑着,笑着,两行清泪滚滚而下,滑过绝美的面庞,低落在床单上,“九爷,没想到我乔伊丝在你心里居然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,她一把抓住我手臂,猛地一力,将我手臂掰了开来,冷声道:“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,珍重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站起身,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在她的眼神中,我看到失望、失落、绝望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开口说话,打算细问一番,她扭过头没有理我,顺手捞起那袭白色长裙走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我便听到两道门声,一声是洗手间的门声,第二声是房门的声音,她,走了,揣着满满的失望走了。

    “乔伊丝!”我朝门口喊了一声,回答我的是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待她走后,我脑子瞬间便冷了下来,情况有些不对,就凭乔伊丝刚才那番反应,应该不是她才对,她的性子较为火爆泼辣,若真是她的话,她应该会选择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我会这样想,是因为当初老英雄的丧事怪事不断,这令许多人心里肯定有所疑惑,就连那6秋生恐怕也是疑惑的很。

    虽说丧事后,大部分责任推倒王木阳身上去了。但,王木阳失去一只耳朵,再加上他在玄学协会的影响,这事最后也就是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这社会,有些事情过去了就真的过去了,可,有些事情没始终过不了,就如老英雄丧事上出现的蛊。当时很多人看到祠堂内出现蛊,若不把这事查清楚,难免寒了一些抗日老英雄的心。

    倘若我把蛊师的事,捅到曲阳去,不,只要告诉6秋生,恐怕那乔伊丝的性命,朝不保夕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生命威胁,乔伊丝若真参与破坏老英雄的丧事,她应该不惜任何手段将我弄死才对,只有这样,才能保住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情况,恰恰相反,她并没有弄死我,而是失望的离开了,这太不符合逻辑,难道…我冤枉她了?放蛊的人是乔婆婆又或者真是苏梦珂?

    我隐隐约约有些明白,蒋爷为什么会让来凤凰古城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