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90第490章收鸟11

正文 490第490章收鸟11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脸色沉了下来,恶狠狠地看着她,倘若真是她破坏老英雄的丧事,我特么真是瞎了眼,当初一直以为隐匿在背后的蛊师是苏梦珂,没想到…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好像没现我的变化,而是继续自言自语,“我曾以为奶奶的话是真的,你会是我未来的男人,现在看来,命理也不尽对,九爷,取出那东西后,咱们之间再无半点瓜葛,好好对苏…梦珂,她很可怜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神色有些忧伤,与我认识乔伊丝截然不同,宛如两个人一般,我甚至开始怀疑,眼前这人真是乔伊丝吗?

    她大概说了七八分钟时间,都是一些煽情的话,若是平时,我肯定会有所心动。但,眼前这情况,我只记住一句,她可能是破坏老英雄的蛊师。

    随后,她有些疲惫的站起身,将那十九条白布放在我身上,打结的那个位置放在我心脏的位置,嘴里念了几句我听不懂的苗语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她瞥了我一眼,找来一根约摸十来公分长的管子,那管子很小,只有一厘米宽的样子,颜色也是古怪的很,有点像树皮。

    她将那管子的一端挨着毛巾塞进我嘴里,入嘴的味道很怪,隐约有股淡淡的麝香,令人忍不住深呼几口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伸出左手,将无名指上面的白布扯开,露出先前那道伤口。令我疑惑的是,她明显将无名指的伤口处理了。可,那白布刚一扯开,伤口的位置就流出不少鲜血,最为怪异的是,那白布上面没有一丝血液。

    我以为我眼花了,在那白布上不由多看了几眼,没错,那白布上的确没有血渍,这特么就奇怪了,一般包扎伤口,肯定会留下血泽,可,现在这情况怎么解释?

    我不由多看了几眼乔伊丝,一直知道苗女的蛊很神奇,从未想过蛊会如此神奇。我记得青玄子道长说过,道教有门技巧,也能短时间阻碍伤口流血,但是,那技巧是结合了医学,只能将阻碍血液的流淌度,并不能像乔伊丝这般,直接掐断人体血液的流淌。

    玛德,这乔伊丝简单的一招便将我震撼到了,一直以为这女人只是泼辣了一点,没想到她居然还有如此本事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扯掉白布后,将无名指放在管子的另一端,一滴一滴的血液顺着那管子流进我嘴里。也不晓得咋回事,血液刚进嘴里,我心脏的位置莫名其妙的躁动很,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心脏爬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这下,我再也忍不住了,四肢猛地一阵乱踹,舌头拼命的将白布跟管子往外顶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并没有给我机会,举起另一只手摁在我额头上,她的力气很大,压得我根本动不了,只能任由那血液流尽我嘴里。

    “你再动一下,出了岔子别怪我。”那乔伊丝语气有些冷。

    说完,她双眼微微一闭,嘴里又开始念起我听不懂的话。随着这一开口,我心脏处越来越难受,宛如万针刺心,痛的我冷汗直冒,双手死死地攥着,苦于她力气过大,我压根动惮不得。

    这过程约摸持续了三分钟,这三分钟于我来说,犹如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浑身上下大汗淋漓,四肢更是虚脱一般,使不上任何力气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那乔伊丝并未停止她的动作,而是顺手捞来一个木质的饭碗,那碗是酒红色的,跟我们平常吃饭的碗一般大小。

    她将那碗放在我旁边,滴了几滴鲜血在里面,奇怪的是,鲜血从她手指脱落出来时是殷红色,滴入那碗内后却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见此,我有些害怕了,传闻,苗女绝情起来比任何女人都恐怖,难道这乔伊丝因为曲阳的事,对我耿耿于怀,要谋我性命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有心反抗,可,四肢根本使不上力气,就连脑袋也重的要命,若不是我意志力还算可以,指不定早已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乔伊丝猛地一掌拍在我心脏上,特别痛,紧接着,她将我身子翻了一下,再用那十九条白布将我身子绑了起来,留四肢在外面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她一把拔出我嘴里的白布,将我整个人倒立起来,左手抓手我小腿,右手不停地拍打我后背,嘴里不停地念着奇怪的话。

    大约念了三四分钟的时间,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东西顺着食道缓缓爬出,那种感觉特别恶心,令我忍不住干呕起来,眼泪鼻涕都被刺出来了。

    玛德,活了十九年,从未有过这种感觉,当真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忽然,我嘴里一紧,那东西好像已经爬到喉咙的位置。瞬间,我呼吸猛地变得急促起来,大口大口的喘气,右手不由自主地朝嘴里掏出,死劲地扣了几下,想把那东西抠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扣,那东西没抠出来,反倒把先前吃的饭菜给扣了出来,整个场面看上去恶心万分。

    玛德,这死女人,你大爷,我心里不停地暗骂着,手头上也不敢停止,拼命朝喉咙扣去,一连扣了几十下,那东西好像卡住在喉咙,既不往前爬,又不往后退,这让我呼吸越来越紧促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那乔伊丝皱眉的说了一句,又在我后背猛地拍了一下,这一下,特别重,差点没让我散了架。

    “草拟大爷。”我也不知拿来的力气,奋力喊了一嗓子,一双手掐在喉咙的位置,拼命往下挤。

    不挤还好,这一挤,那东西竟然动了动,朝我心脏的位置爬去。

    一见这情况,我还没来得及音,那乔伊丝又是一掌拍在我后背,那东西立马顺着朝喉咙爬去。

    这一来一去,差点没让我奔溃,只觉得身子越来越虚弱,手头上的力气也是越来越少,喉咙处异样感愈来愈重,再这样,我非得被这女人整死不可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我特么肠子都悔青了,玛德,本以为这女人有啥重要的事要到房内讲,没想到,居然是这事,这特么简直就是谋杀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