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89第489章收鸟10

正文 489第489章收鸟10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就在我拉开房门的一瞬间,那乔伊丝猛地跑了过来,一脚踹在门上,恶声道:“想跑,没门!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我特么差点哭了,一直看新闻说,某某女人在某某地方被某某男人给那啥了,从未听说某某男人在某某地方被某某女人给那啥了,这特么算什么事。

    于是,我瞥了她一眼,她身上那袭白色长裙已经褪出,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上白色的浴巾,将她紧紧地包裹,正如一句古诗所言,态浓意远淑且真,肌理细腻骨肉匀。

    说实话,看到这一幕,我差点没把持自己,好在我脑子一直挂念着程小程,不然,我真担心自己会那啥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见我没说话,眉头皱了皱,紧接着,她嘴角露出一抹很怪异的笑,说:“九爷,奴家今晚就是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乔姑娘,你我只是泛泛之交,如此行事,若是让乔婆婆知道了,你恐怕也不会好过吧?”我厉声道,这也没办法,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人能令她害怕,只好将乔婆婆搬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奶奶说了,你我有夫妻相,你早晚是我男人,先让你尝点甜头,省得叫苏梦珂那小妖精把你勾了去。”她笑了笑,她起来很美,令人很容易沉迷在她的微笑中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女朋友了,我…”我话还说完,那乔伊丝脸色一沉,再无嬉笑的神色,一把捂住我嘴巴,二话没说,抬腿就是一脚踹在腰间,怒道:“陈九,你给老娘记住,从此以后,我乔伊丝与你再无半点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心脏的位置猛地酥麻了一下,那种感觉很奇怪,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我心脏上蛰了一下,令我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对我干吗了?”我惊恐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没有理我,一把抓住我手臂,她捏的很重,手臂传来一阵阵疼痛,令我眉头皱了起来,语气也变得严厉几分,说:“乔姑娘,人贵自重,以你的姿色,什么样的男人找不着,没必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她手头上的力气大了几分,痛的我倒吸几口凉气。

    俗话说,人争一口气,佛争一炉香,我特么也是火了,这乔伊丝真当我欺负不成,当下,我举起另一只手臂,五指成拳朝她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不亏是练过武的女人,不待我拳头落下,她一把抓住我另一只手臂,微微一用力,将我手臂反倒后面,又找来一条毛巾,缚住我手臂,将我拖到床上。

    我特么真的火了,正准备开骂,那乔伊丝也不知道在哪顺来一块毛巾塞在我嘴里,然后在床底找来一根绳子,将我身子绑在床上,不咸不淡地说:“给我老实点,出了岔子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将床上的白色被子扯开,拿出里面的棉子,再将被单撕成二指宽的布料,一共撕了十九条,约摸两米长,她将那十九条布料系成一个奇怪的东西,有点像蝴蝶结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,这乔伊丝咋回事?先是将我弄到这房间,后是将我绑了起来,更为纠结的是,这床底下哪来的绳子,现在又弄出十九条白布,难道她打算把我折磨致死?

    我跟她没啥深仇大恨啊,应该不至于这样害我性命,苦于嘴里被塞了毛巾,也不出声,便继续看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只见,她系好那十九条布料,眉头皱了皱,好似在想什么事,大约想了一两分钟时间,她找来一把,那很小,只有小拇指大,她在右手的无名指重重地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顿时,殷红的鲜血飙了出来,她皱了皱眉头,将无名指放在那十九条白布的中心位置,也就是蝴蝶结打结的地方,一共滴了四十九滴鲜血,将那个位置染得通红,格外妖艳。

    做好这个,她将无名指简单的包扎了一下,又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看着我的时候,我就觉得心脏莫名其妙的跳的很快,就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跟她相应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,看着,她眼角流出两行泪水,这令我疑惑的很,我以为是眼花了,晃了晃脑袋,定晴看去,没错,是眼泪,她流泪了。

    玛德,这是咋回事,先前还想把我那啥,咋莫名其妙的就流泪了,这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那乔伊丝见我有所动静,犹豫了一下,没有搭理我,而是再朝东方弯了弯腰,嘴里念了一长串我听不懂的话,应该是苗语。

    念完那苗语,她双手半握拳头,交叉放于胸前,值得一提的是,她右手紧贴胸口,左手放在右手上面,朝地方东方跪了下去,嘴里又念了一段听不懂的苗语。

    这段苗语,她念了足足半个小时方才站起身,她刚站起身,我眼尖的看到她额头露出一丝细微的汗水,就好像刚才的苗语是体力活一般。

    这令我想起一件事,我记得一年前在东兴镇用活葬救王洁时,那乔伊丝好像也做了类似的事,难道…她打算把体内的本命蛊拿出来?

    不对,她跟我说过,她本命蛊的生机特别旺盛,但,不能离体太久。

    再者说,她平白无故拿什么本命蛊?这压根说不通。我四肢猛地一阵乱抖,嘴里唔唔唔地喊着。

    她没有理我,顺手捞起十九条白布走到我面前,在旁边坐了下来,伸手摸了一下我脸,语气有几分伤感,说:“九爷,你瘦了。”

    我能明显的感受她手掌很凉,而是颤的厉害,这让我越觉得她取出了本命蛊,眼睛在她身上打量了一圈。令我失望的是,并没有找到什么蛊,反而看到她胸前的浴巾掉了一小半,露出白花花的一大片酥胸。

    乔伊丝到底打算干吗?这是我脑中唯一的想法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她又开口了,语气还是先前那般伤感,她说:“九爷,你知道吗?我在东兴镇寻了你很久,没能寻到你,又去了一趟坳子村,伯父伯母告诉我,你已经离家出走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眼泪又掉了下来,继续道:“九爷,我…我…我喜欢你,可你却不远千里跑到凤凰城找苏梦珂完婚,有些东西没必要留在体内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懵了,啥意思?我来凤凰城完婚?这不是扯蛋么,等等,她说有些东西没必要留在我体内,难道…她指的东西是…我体内的情蛊?

    一想到情蛊,我立马想到郭胖子跟我说的一句话,他说,在太行山时,旧棺里面有一张纸条,上面是乔伊丝的生辰八字。而结巴因此推断,乔伊丝破坏老英雄的丧事。

    当初我一口否定他们的推断,是因为我相信乔伊丝绝对不是那种破坏丧事的人。

    可,现在她说有东西在我体内,如果真是情蛊,那乔伊丝便是在曲阳一直隐匿的蛊师,甚至可以说,就是她破坏老英雄的丧事,令当初那场丧事怪事不断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