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85第485章收鸟6

正文 485第485章收鸟6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那郎高微微一愣,在我身上怪异的瞥了一眼,缓缓开口道:“你当我眼瞎?那水云真人能有啥出息?顶多在东兴镇混混,再厉害点也就是在衡南县混混。而你不同,将来可能会混到外面的世界,我跟着你也能沾点光,至于你通缉犯的身份,我相信你陈九绝非那种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正准备开口,门外再次传来一道敲门声,这下,我们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齐刷刷地看向门外?这次会是谁?

    “谁?”阿大问道。

    门外的声音非常低,由于我听力有些问题,听的不是很清楚,我问郎高门外说什么,他说门外是高佬跟瘦猴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没有任何犹豫,直奔门口,一把打开门,就见到高佬跟瘦猴站在门外,他俩神色有些慌张,一见我,立马兴奋地喊了一句,“陈八仙!”

    喊完这话,他们好像意识到什么,立马闭上嘴,不待我开口,他们便将我推了进去,高佬对我说:“见你没事,真是太好了,祖先保佑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他俩因为我的事失去谋生的饭碗,面对他们,我心中愧疚的很,对着他俩跪了下去,哽塞道:“小九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说啥傻话呢!”高佬跟瘦猴俩人一左一右将我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瘦猴对我说:“陈八仙,你永远是我们这伙八仙的头子,没有你,我瘦猴也懒得当八仙,所以啊,你心中不要觉得亏欠我们,只希望将来你能将那水云真人彻彻底底地赶出东兴镇,别让那群畜生乱了我们的丧事习俗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高佬开口了,他先是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万事有因就有果,过去的事情,咱们也别想了,过好接下来的生活就行了。我跟瘦猴的心愿一样,别让水云真人那些人乱了咱们镇子的丧事习俗,这些东西是老祖宗传下来的,莫让丧事沾满铜臭味。”

    我慎重的点了点头,说:“无论将来如何,小九一定将那群畜生彻彻底底赶出东兴镇,决不让他们乱了镇子的丧事习俗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高佬答了一句,在我身上盯了一会儿,说:“你身子好了吧?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就问他们不当八仙打算做什么谋生,高佬说,他跟瘦猴家庭负担重,打算去广州的工地干重活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心中更是愧疚,他们平常在乡下当八仙,不敢说能赚大钱,至少能保证一家人不挨饿。而现在,不得不离乡背井去外地打工。

    他俩见我没有说话,好像感受到我内心的愧疚,那高佬便将话题拉开,问我:“陈八仙,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挥出心中那些沉重的情绪,就说:“留在东兴镇,找准机会将水云真人他们赶出镇子。”

    那高佬罢了罢手,说:“不可,现在整个东兴镇的八仙,除了我、瘦猴以及另外三四名八仙,其他人悉数倒在水云真人那边去了,咱们已经没有人手跟他们抢丧事。再加上遛马村的事情让你背负一个通缉犯的名头,这东兴镇你呆不下去了,趁早离开这是非之地,等某天你能力足够的时候再回东兴镇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赞同高佬的意思,小九,以目前的形势,你必须离开东兴镇,别意气用事。”旁边一直没开口的阿大说道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说实话,我比较倾向于自己的想法,身为东兴镇的一份子,我有责任也有义务让我们镇子的丧事大规大矩。

    可,目前的形式,并不是我一个人就能改变。毕竟,无论丧事还是抬棺材,需要的人手都比较多,而我们这边只有几个人,就连最基本的一场普通丧事都弄不下来,拿什么跟水云真人去斗?

    再者说,我身上还背负着通缉犯的罪名,根本不敢大白天行走在镇子上,更加别提什么丧事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点了点头,便同意他们所说的,离开东兴镇。至于去哪,我打算听从蒋爷的吩咐,去湘西,那里有个牵挂的人,苏梦珂。

    于是,我将心中的想法跟他们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听后,高佬说:“如此甚好,短暂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相遇,陈八仙,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,你的性子能改改,不要像先前那般食古不化哈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高佬好像想起什么,哈哈大笑起来,说:“你是不知道,老王在私底下没少说你的坏话,都说你性子要是再懂点变通点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老王,我们所有人都静了下来,谁也不再说话,大概静了二十来秒钟,高佬先打破这寂静,他沉声道:“凭我与老王搭伙多年的经验来说,我感觉老王并未死,只是暂时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“陈八仙,有能力时,再去一趟遛马村,下到那地下世界,我相信老王的失踪与那地下世界肯定有关。”

    我慎重的点了点头,说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随后,我们几人又聊了一会儿遛马村的事,令我奇怪的是,高佬对于遛马村的事闭口不提,反倒是瘦猴偶尔会说几句,他说那照片中的我,应该是借夜色找人假冒我,至于声音,他说是口技高手模仿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瘦猴说的不是没有道理,但是,这社会是以证据为主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,就算找到证据又能如何?我们这些小,根本没有决定权,一切皆是口头谈兵,做不得数。

    念头至此,我情绪有些低落,就问阿大有没有吃的跟喝的,打算跟高佬他们吃个散伙饭,然后离开东兴镇前往湘西。

    那阿大说,墓碑店后面有厨房可以做。于是,我们几人在厨房忙碌一会儿,随便整了几样菜,又弄来一些啤酒。

    这一顿饭,我们吃了几个小时,直到半夜五点,我们才尽兴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我跟高佬、阿大、瘦猴做了一个简单的告别,就准备连夜离开东兴镇,那郎高一把拉住我,死活要跟我一起离开东兴镇。

    对此,我也是醉了,劝说老半天,他愣是不同意,就好像铁了心要当知客。要是以前的话,我肯定高兴的要命,现在么,我自身都难保,哪里还能带着他。

    哪里晓得,那郎高无论我说什么,他压根不听,一直跟在我身后。这令我差点没暴走,我记得郎高的家庭好像挺有背景,他就算不在东兴镇干所长,回家随便找点关系,再谋个所长位置还是轻易而举的。

    我将心中的这番想法说了出来,本以为高佬他们会帮着我劝说郎高,哪知,他们居然劝我带上郎高,说是出门在外,多个人多份照顾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同意带上郎高,匆匆地离开墓碑店,朝东兴镇外面走去。值得一提的是,临出门的时候,阿大交了一张纸条给我,说是蒋爷要交代的事情在纸条上,让我离开东兴镇后才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