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84第484章收鸟5

正文 484第484章收鸟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几经周折,临近傍晚时,我总算来镇上。按照我原本的意思,直接去找阿大,但考虑到旁晚镇上人多,我怕被其他人看到,便找了一处没人的地方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躲到晚上11点的样子,镇上夜静人深,几乎没人在路面行走,我径直地朝阿大的墓碑店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墓碑店,我敲了敲门,不到几秒钟时间,门开了,阿大探出头在我瞥了一眼,面色一喜,说:“小九,你总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走了出来,朝四周看了看,将我拉了进去,又找了一条长木凳,示意我坐下,问道:“身上的伤好了没?”

    我顺势坐了下去,点点头,说了一句好了,又问他要了一根烟,点燃,深吸几口,在这墓碑店打量了几眼,跟以前没啥变化,屋内摆满石碑。

    那阿大见我在那抽闷烟,也没说话,一直站在旁边,身子依靠在墙壁上,偶尔会出几声叹气声。

    抽完一支烟,我扔掉烟蒂,又问他要了一支烟,点燃,继续抽着。

    约摸抽了三四根香烟,我问他:“阿大,镇上有啥变化没?”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在我身旁坐了下来,说:“水云真人领着一票八仙回到镇子,将高佬一干本地八仙给压下了,现在这镇子办丧事的人,都是以水云真人为主。另外,以前跟着你跟高佬吃饭的八仙,不少人倒到水云真人那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高佬跟瘦猴呢?”我愣了一下,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俩因为你的事,被驱逐出抬棺匠,终生不准抬棺材,一旦接私活,会被废四肢,赶出东兴镇。”阿大在我身上瞥了一眼,说。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陷入沉思当中,我这边刚出事,水云真人便领着一票八仙回到东兴镇,这中间是不是有猫腻?我记得在曲阳的时候,那水云真人纠集了一票地痞流氓想置我于死地,难道这次遛马村的事,是水云真人在捣鬼?

    还有就是十几年前,遛马村的那场印七也是水云真人举办,老王的失踪是不是与他有关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脑子越来越乱,这事越扯越大,一点头绪都没有,又是游书松,又是温雪,又是照片中的我,现在又冒出一个水云真人,好像所有事情都凑在这个节骨眼上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切到底是咋回事?

    那阿大见我没有说话,推了我一下,说:“小九,为今之计,你离开东兴镇是最好的选择,待时机成熟时,再回到这里一洗嫌疑,假如继续待下去,恐怕会招来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“杀身之祸?”我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在我肩膀拍了一下,说:“新来的庞所长跟水云真人熟,听了遛马村的事后,初步认定你残害四条人命,判了个枪决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再也坐不住了,立马站了起来,冷笑道:“那姓庞的办事不讲究证据吗?”

    那阿大苦笑一声,说:“证据便是遛马村一部分村民以及你身边那些八仙,他们一致说你是杀人犯,小九,事已至此,已经无力回力,离开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我冷笑一声,说:“我要是离开,不正好中了他们的圈套,这辈子都要背负杀人犯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疑惑道:“那你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找到老王,找出真相,向他们证明我的清白。”我一字一句的说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小九,你太天真了,就算你现在找出真相,你以为庞所长会信?他们现在是一心置你于死地,甚至可以说,这东兴镇的所长,一日姓庞,你就得背负杀人犯的罪名。”

    玛德,我暗骂一句,怒道:“我去县里告他们,我就不信那庞所长能一手遮天。”

    他苦笑一声,正准备说话,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一听这声音,我警惕地朝门外看了看,难道刚才进墓碑店时,被人现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朝屋内打量一眼,打算从窗户跳了出去。那阿大朝我罢了罢手,示意我先不要行动,压低声朝门外问了一句:“深更半夜的,是谁在敲门?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门外传来一道较为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?名字。”阿大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,郎高。”门外那道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那阿大瞥了我一眼,问道:“开不开门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会儿,这郎高不是在被庞所长给抓了起来么?怎么会出现在墓碑店?难道是假的?

    当下,我附耳在阿大旁边说了几句话,示意他问门外那个自称郎高的人。

    “郎所长,你第一次见到陈八仙,说了一句什么话?”阿大问道。

    门外静了一会儿,很快就传来一道声音,那声音说:“趴下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朝门口那个位置奔了过去,我记得第一次在李村遇到郎高,他当时带人来抓我,第一句话就是趴下,正是这句话,让我记了他一辈子。

    打开门,就见到郎高上身穿一件淡蓝色的衬衣,他神色有些疲惫,两道剑眉下的眼神已经没了往日的深邃,刀削般的面孔也没了往日的神采奕奕,整张脸给人一种沧桑感。可见,这些日子他也受了不少罪。

    “郎所长,请进!”我朝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愣,面露苦笑,说:“先前看到一个人偷偷摸摸的钻进墓碑店,我就猜测是你,没想到真是你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笑了笑,也没说话,便将他请进墓碑店,就问他来找我有什么事,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将我惊到了。

    他气冲冲地说:“老子懒得受那群狗东西的管制,也不想再当什么狗屁所长,与你合作搞丧事算了,乐得一份自在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说:“不当所长?当丧事知客?郎所长,您没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“你看我现在的样子,像在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我一愣,就说:“我已成了通缉犯,你就算要当知客也是去找那水云真人,而不是来找我啊?”

    ps: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,身体健康,阖家欢乐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