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83第483章收鸟为琪琪加更

正文 483第483章收鸟为琪琪加更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尴尬的笑了笑,在这白吃白住半个月,也怪难为情的。√摸了摸口袋,打算补偿老人一点经济,却现口袋除了范老先生还回来的十几个红包,身无分文。

    但是,在人家这住了半个月,要是不拿点钱财,肯定说不过去。当下,我将那十几个红包一股脑朝他塞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老人微微一笑,罢了罢手,说:“已经远离喧嚣的都市,俗世的钱财于我已无大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那些红包推了回来,径直朝门口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见他这动作,我苦笑一声,这老人一看就是厌恶了俗世,不然也不会居住在竹房子内,我竟然白痴到给他钱财,这不是自己找难堪么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朝他跟了上去,来到门口,我抬眼看了看门外,眼前是一片竹林,不对,应该是竹海,无边无际的竹子,将这栋房子包了起来,我忍不住赞了一句,“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说:“小九,竹林内布了奇门遁甲阵,这是图纸,你按照这图纸标记的地方行走才能走出竹林,以后有机会,可以来这陪我品品茶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递给我一张图纸。

    我接过图纸看了看,这图纸两个巴掌大,上面很多地方用朱砂笔标记出来,想必那些标记的地方就是他说的出口,我朝他弯了弯腰,说了一番感谢的话。

    他将我扶了起来,说: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你无须谢我,只盼你在俗世中多行善事,莫辜负抬棺匠三字。”说完,他抬步朝房内走去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朝他喊了一句:“老人家,多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,不知您的名号是?”

    他身形停了一下,也没转身,说:“你可以叫我无名老人,对了,你手中那手机是琴儿姑娘的,到了俗世中,记得将手机还回去,莫要乱拿人钱财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再次朝他弯了弯腰,正准备转身离开,我眼尖的看到老人脖子处有个纹身,只露出一半,那一半像极了范老先生、吕神医他们身上的奇怪符号。

    我掏出老王遗留的打火机,正准备对照一下,那老人已经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见此,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只好作罢,转身朝竹林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竹林,我不得不感慨一句,这竹林当真是个好地方,空气格外新鲜,甚至能闻到泥土的芳香,几只麻雀在竹枝上无忧的打闹着,这一切看上去,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,按照图纸上标记的位置,朝外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想过这竹林这么大,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方才走出竹林。

    刚出竹林,我愣住了,这处竹林居然就在我们村子附近的一座山腰,这特么太奇怪了,我在坳子村生活了十多年,从未现我们村子附近有片如此大的竹林。

    玛德,这是咋回事?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回过头去看那竹林,却现那竹林算不上大,约摸占地两亩多,算不上特别大。

    这下,我就纳闷了,刚才从这竹林走出来,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,怎么现在从外面看竹林,只有两亩地的样子?若是真的只有两亩地,我特么就是爬着走,也用不上个把小时啊!

    我在原地想了一下,本来打算再进去探究竟,但,想起无名老人说的奇门遁甲,我也就释然了,指不定是无名老人布了什么障眼法。

    当下,我心中不由感慨一番,那无名老人当真是高人,不舍得看了一看竹林,作了一个揖,将图纸收了起来,便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想过回一趟家里,离家快半年时间,不知道父母在家过的怎样,也不知道父母的身子怎样。

    但,想到离家出走时,父亲的态度,我打消了这个念想,万一被父亲再次关在家里,或者送到广州的鞋厂,我还如何当八仙?

    有时候,我不得不承认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不孝,而且是大不孝那种。可,哪个年轻人年轻时没几分叛逆心理,我们这代八零后,刚一出生,便被冠上叛逆的名头,一旦叛逆,便会违背父母的意思,等同于不孝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,也是如此,一心想着跟父母斗气,混点名堂出来,再回村光宗耀祖。现在成熟了,想想那时候的我,不由苦笑一声,当初太过于幼稚了。

    下到山脚,我辗转几次,偷偷摸摸地爬到村子后头的山腰,看了一眼我家的房子,没看到父亲的身影,就看到母亲坐在房前的坪地,手里在捣鼓什么东西,由于距离有些远,我看的不是很清楚,隐约能看到好像在织毛衣。

    盯着母亲看了三四分钟,我眼睛有些苦涩,眼泪不争气地掉了出来。那就是母亲,生我养我的母亲,我…我却因为置气,只能在远处静静地看着她,倘若没有猜错,她正在给我织过冬的毛衣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豆大般的眼泪掉了出来,作为人子却不能尽人孝,最大的讽刺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忽然,也不晓得咋回事,房前的母亲站了起来,放下手中的东西,朝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,吓得我立马蹲了下去,抬眼偷偷地瞄了过去,就见到母亲一双眼睛紧盯着我这个方向。

    她大概看了一分钟,好像现什么东西,向前走了几步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心里苦涩的很,我所在的位置与母亲所在位置,少说点至少一两百米,再加上我身旁全是树木,母亲不可能现我的身影,唯有一个可能,母子连心,她是感应到我的存在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差点奔下山与母亲相见。但,眼下的情况,根本不允许我出现在坳子村,毕竟,老王的事情还没解决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狠,将目光从母亲身上移开,瞥了一眼老王的房子,他家很安静,好像并不知道老王失踪的事,这令我稍微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看了一会儿母亲,转身朝老秀才的坟头走去,在他坟头作了几个揖,又说了一些心里话,把平常压在心里的事对着坟头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老秀才坟头待了约摸半个小时,我心里舒坦不少,整了整身上的衣服,打算先去一趟镇上找阿大,让他把琴儿的手机还回去。至于高佬,我不敢去找他,主要是我身上的嫌疑还在,一旦找高佬,难免会害了他,人心这东西,当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于是,我偷偷摸摸地出了坳子村,我怕走马路会遇到八仙,只好沿着马路一旁的小树林朝镇上走去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那时的我,当真如丧家之犬一样,万人嫌弃,就连马路也不敢光明正大的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