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82第482章收鸟3

正文 482第482章收鸟3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越觉得这事情太过于诡异,特别是照片中那人,玛德,怎么跟我这么像?难道高佬他们就凭这些照片认定是我害了老王?

    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,当时我跟高佬他们在一起,他们会相信我才对。于是,我再次看向眼前那老人,就问他:“老人家,可还有其它证据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伸手指向手机,说:“那里面还有段录音,是你跟小老大密谋转走老王五运六气时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我跟小老大密谋转走老王的五运六气?这玩笑开大了,那小老大跟我置气后,压根没在丧事上出现过,我怎么可能跟他密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立马在手机里翻了一下录音,果真听到一段对话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说:“九伢子,我舅父一家三口死的莫名其妙,我必须为他们做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另一个声音说:“你舅父生前作恶多端,要想让他在阴间过的好,唯有一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先前那声音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将活人的五运六气转到死者身上,令死者有气运压身,能直接坠入轮回道。”

    “转谁的五运六气最好?”

    “老王,他长期跟在我身边,身上的五运六气比普通人要强些,能令死者以最快的时间坠入轮回道,免了不少苦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愣了愣,总觉得这后面的声音有些熟悉,好像在哪听过,愣了一会儿,我浑身一震,玛德,这是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下,我立马摁了一下录音键,录了自己的一段录音,再摁了一下播放键,里面传出来的声音,与后面那个声音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人,自己听到自己的声音,与录音里面听到的声音是不一样的,我刚才就是为了检测自己的声音,没想到的是,那里面居然真是我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下,我特么真是哑巴吃黄连,这一切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照片、录音都指向我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老人开口了,他说:“小九,你现在可明白八仙跟遛马村的妇人会那样待你?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服气,就说:“即便照片、录音对我不利,老王被推进池塘的时候,我在坟场印七,高佬、瘦猴、青玄子都在啊,为什么他们不为我作证,这明显就是有人要陷害我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我是吼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老人苦笑一声,说: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火了,说:“替我作证啊,证明老王的失踪跟我没关系,证明沈军一家三口的死跟我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淡然一笑,说:“小九,你可想过一个问题,对于遛马村的村民来说,你们八仙是外村人,你觉得他们是相信你们外村人的话,还是相信这实打实的照片跟录音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我们这边的村子极度排外,有些村子的马路,外村人过车还要收费,更加别提人命案。所以,她们肯定是信照片跟录音,原因有二,一则,那天夜里印七时,在场的都是我们八仙,并无遛马村之人。二则,我们八仙内部存在问题,说白点,并不是所有八仙都是一心。

    俗话说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这话无论放在哪都是对的,平常那些八仙看似听我的吩咐,实则也有那么一些八仙心里不服气。毕竟,我年龄摆在那,又有几个中年人愿意听一个毛头小子的吩咐?

    所以,一部分八仙趁着印七这个机会,难免会落井下石,将我从东兴镇挤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我被挤出来东兴镇,高佬势必会护我,这样的话,高佬在八仙中的威信便会受到损失,我们这伙八仙便成了一盘散沙,无领头人之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浑身一个激灵,这事背后有阴谋,绝对有阴谋,一个针对东兴镇八仙的阴谋,是谁在陷害我?又是谁想让我们这伙八仙散伙?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想起那张照片中的游书松,他是王木阳的人,难道是王木阳要针对我?这不太可能,那王木阳一直在北方,就算要陷害我,时间上不可能这么巧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王木阳要陷害我,那游书松为什么会出现在照片中?他妹妹温雪,为何也会出现在遛马村,难道真如温雪说的,她只是把女乞丐送回来?并没有其它目的?

    想到温雪,我紧了紧拳头,难道她接近我,又如苏梦珂那样,只是利用我?从她面相看,不像富有心计的女人啊。还有照片中,她是拉着我,让我不要把老王推进池塘,从她的神色看来,不像是做戏。

    在遛马村时,我差点从二楼摔下去,是温雪一直拉着我,她当时的神色、语气是对我动了真感情,若不是碍于程小程的存在,我差点就跟她在一起了,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假象?

    我只是一个抬棺匠,应该不值得温雪费如此周章来算计我。

    可,眼前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当真是越想越乱,我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,遛马村的事情有人在捣鬼,至于是谁,我心理没底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老人拍了拍我肩膀,说:“世间人,世间事,哪个凡夫俗子能管的过来?倒不如不要去想那些事,摆正自己的心态,活好当下。真相,总有一天会浮出水面,小九,你觉得我这话对吗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双眼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既没点头,也没摇头,而是与他的目光对视,缓缓开口道:“您老的话在理,只是,有些事得不到真相,又如何能活的安心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他淡淡一笑,“小小年纪,性子却偏执的很,这样不好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楞了一下,心中有些带疑这老人的身份,就问他:“您老是何许人?好像对这事很清楚?”

    他呵呵一笑,说:“也许知道,也许不知道,世间那么多不平事,我已失去兴趣,只想守着这间竹屋了却余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站起身,在房内瞥了一眼,继续道:“如今你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,友人托付之事也算完成了,小九,你是时候离开了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