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81第481章收鸟2

正文 481第481章收鸟2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将茶水咽了下去,味道极好,能清晰的感觉到茶水的流动,那种感觉当真是妙不可言。可以说,我这辈子从未喝过如此神奇的茶水。

    那老人好像很满意我的反应,点了头,问道:“要不要再来一杯?”

    我罢了罢手,说:“好的茶水,饮一次即可,多了,味道会变。”

    他听着我这话,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便笑了三声,赞许道:“好一句,多了味道会变,不愧是你师傅的徒弟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疑惑道:“你认识我师傅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给他自己倒了一杯茶水,饮了一口,道:“小九,人生大道理,我便不与你细讲了,只是,接下来的事情,你可要听清楚,不能漏掉一字一句。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,示意他讲。

    这老人告诉我,那天我被抬出遛马村后,高佬与黑韭菜、三瓜两名八仙生了分歧,以高佬的意思是将我放了,让我短时间不要回东兴镇。

    而三瓜的意思简单的很,非要弄死我不可。相比三瓜的决绝,那黑韭菜反倒好说话一些,说是打断我一双手臂,再放走,不然,八仙们那里不好交代。

    几人争执了一会儿,谁也不能说服谁,最后高佬一狠心,将那三瓜给绑了,按照他原本的意思,连那黑韭菜也要绑了。那黑韭菜的一句话,令高佬打消了那念头。黑韭菜说,他相信我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那高佬听他这样说,没再说什么,几人商量一会儿,就打算把我送到郭胖子那里去。

    在镇上的时候,高佬他们遇到阿大,跟阿大讲了一下我的事,那阿大倒也仗义,二话没说,就让高佬把我交给他。

    原本高佬是不同意的,又跟阿大理论了一番,无奈之下,阿大把蒋爷搬了出来,好说歹说,才从高佬手中将我要了过来。

    临分别的时候,高佬将遛马村的事,前前后后的跟阿大说了一次。

    那阿大听后,火冒三丈,便要回遛马村找一个说法。有些事情不知道是上天安排好的,还是人为安排,就在阿大要去遛马村的时候,一个人出现了,这人便是我眼前的老人。

    他跟阿大没说任何话,只是亮了一个东西,便将我从阿大手里要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此,我疑惑的很,就问那老人到底是什么东西,他没有告诉我。不过,他却将遛马村所生的事情告诉我。

    我问他咋知道遛马村的事,他说,是高佬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见他这样说,我苦笑一声,就问他:“那琴儿到底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抬头瞥了我一眼,淡淡道:“那琴儿说沈军是因你而死,老王是被你推下池塘,至于遛马村死的那二十七头猪,则是你印七后的煞气煞在猪身上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差点跳了起来,果真是这样,他们果真把所有事情的责任推到我身上,这特么不是瞎扯淡么。先说那沈军的死,依照丧事时间推断,我跟结巴刚到遛马村,那沈军便死了。

    再说老王的事,这特么更是无中生有的事,我一直在坟场,哪有时间回村子推老王,这tm真是睁开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至于那二十七头猪,这个罪,我可以承认。当初印七结束时,是猪肉砸碎空碗,用我们八仙的话来说,这就是将煞气移到猪身上了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我心中还是有些疑惑,以往的丧事,煞气这东西,顶多是平白无故死一头猪,一下子死二十七头猪,这种情况,当真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中又生出一个念头,那琴儿的话,处处纰漏,高佬他们怎么会相信她的话?还有遛马村那些妇人,都说农村的妇人精明着,她们怎么也会相信?

    于是,我就问那老人,“高佬就说这些?没说其它的话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也没说话,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,盯得我有些心慌,就问他:“您老这是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沉声问道:“你害过老王没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就急了,开口道:“我怎么可能害老王,我以天誓,真的没害过老王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笑,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,是手机,这令我愣了愣,这老人朴素的很,咋会有手机?

    他没有在乎我的反应,将手机递给我,“看完手机的相册,你就会明白遛马村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接过手机,翻开手机的相册,第一张照片令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照片很模糊,像素低的要命,不过,还是可以勉强的看到,照片里有四男一女,其中三名男的押着一名男子朝池塘走去,他们身后跟着一名女子,那女子正拉着最后那名男的衣服。

    令我惊讶的是,那最后一名男子竟然…竟然身着一套道袍,侧着身子,左眼眉毛的位置隐约有道刀疤,左手的大拇指不见,特别是那半张脸的轮廓,跟我是一模一样,这特么怎么可能,世间哪有这么像的人。

    我一急,摸了摸眉间,又看了看左手,连忙翻了下一张照片,那张脸完完整整的呈现出来。没错,照片那人的确就是我,浑身上下,跟我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玛德,我什么时候干这事了?这tm压根就是扯淡啊,那场丧事,从头到尾,我根本没有干过这种事。

    那老人好似现我的急躁,拉了我一下,说:“遇事忌浮躁,再继续往下看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深呼几口气,耐着性子往下翻了过去,就现,照片中的女人是温雪,另外三名男的,一名是小老大,还有一个是在曲阳见过的游书松,另外一人正是老王。

    整组照片有十八张,完整地拍下,我、小老大以及游书松三人将老王推进池塘的过程。

    看完照片,我无力的坐在地面。玛德,这是怎么回事?我什么时候干过这事?按照拍照片的时间来说,那时候我在坟场印七,哪里有空来池塘边上?这特么根本说不通啊!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