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72第472章印七97

正文 472第472章印七97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我越肯定十几年前,老王跟老秀才就是在遛马村办的印七。

    当下,我一把抓住那花嫂的手臂,激动地说:“十几年前,你有没有见过老王?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说:“时间太久了,哪里记得那么清楚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好似想起什么,不确定的补充了一句,“十几年前,有个光头一直跟在一个老人身后,那老人的说话的语气有点像范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立马想起老秀才,他说话的语气跟范老先生如出一辙,开口就是之乎者也,除了老秀才我想不出第二人。再者说,老王以前跟我说过,他十几年前跟老秀才办过印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边上的高佬开口了,他说:“十几年前,老王好像剃过光头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高佬跟老王一样,在抬棺匠这一行干了很久,他俩人的资历差不多,从入行以来,这俩人便一直在一起搭档,要说最了解老王的人,非高佬不可,甚至可以说,老王的一切他知道的最多。

    当下,我就问那高佬,“你确定十几年前,老王剃过光头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说:“非常确定,那次老王听信一和的话,打算出家,半途被老秀才给阻止了,为这事,我们当初那些八仙没少笑话他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我已经确定十几年前,老王跟老秀才肯定是在遛马村印七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问题来了。刚才花嫂说过,这池塘不能动土,动一次土就要死八人,为何十几年前那次动土却死了七个,这根本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于是,我又问花嫂,“十几年前的那次动土,你还记得多少?”

    她没有即刻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跟她身边那十几名妇女商量了一会儿,约摸两三分钟后,她缓缓开口道:“十几年前的情况跟现在的情况有些相似,具体过程我记得不是很清楚,不过,有一点我可以确定,是那光头拿着锄头在池塘动土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我陷入沉思当中,假如这一切是真的,这场印七或许跟十几年前的印七有关联,又或许这一切的源头并不是印七,而是池塘,再或许是遛马村的风水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我脑子闪过很多念头,有种到处都是方向,但哪里都不是出口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脑子乱得很,压根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明显很清楚的事情,一旦扯上这口池塘就变得扑朔迷离,令人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高佬推了我一下,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,我疑惑地瞥了他一眼,问道:“是不是想起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他罢了罢手,说:“陈八仙,我们眼下的事情不是追求这件事怎样,而是尽快找到老王,哪怕是他的尸体。”说着,他提着锄头就朝放水口的位置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他是告诉我,想的再多也没用,倒不如实际行动。

    当下,我挥出脑中那些负面情绪,提着锄头就跟了上去,那花嫂一把拉住我:“陈八仙,你们最好想清楚,一旦动土,是真的会死八个人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边上那些妇人纷纷劝说起来,大致意思是,让我们节哀顺变,等待老王的尸体浮出来,别再闹出人命。

    对此,我有些为难,就私心来说,我迫切想找到老王,直觉告诉我老王没死,原因有二,一则是有情水不伤人命,二则我懂一些算命之术,老王不是短命之人,基于这两点,我想过动土。

    但是,那花嫂所说的,动土死八人,绝对不是空穴来风,我又有些担心真会闹出人命案。这倒不是我不想找到老王,而是我身边这些八仙也是人,也是活生生的生命,不能因为一人而牺牲八人,哪怕只是传闻,我也冒不起这个险。

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,那些八仙一个个拿着锄头就准备挖那放水口。我在他们脸上一一扫过,脑中只有一个念头,假如动土就会死八人,下意识的朝他们吼了一句:“你们全部退开,让我来!”

    “陈八仙,你几个意思,就你担心老王,我们不担心他?”高佬瞪了我一眼,没好气地说:“我知道你担心闹出人命案。但是,你想过没,假如我们这些八仙今天不动手挖放水口,你让我们下半生在自责中度过吗?你不要忘了,我们这伙八仙对老王的感情不是一天两天,而是十几年,人生有几个十几年?”

    说着,高佬举着锄头就要挖下去。我有些急了,一个箭步跑了过去,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锄头,说:“老王现在生死未知,你还要我担心你们吗?”

    说完,我面色狰狞地朝身后那些准备过来的八仙吼了一句:“你们都是小九的长辈,这一年时间来,你们对小九照顾有加,小九一直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朝他们跪了下去,“今天,我求你们了,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报答你们,我求求你们不要动土,让我来,就算那些传闻是真的,所有的报应让小九接下,我不想看到你们中间的任何人出事,因为你们都是我的亲人,我的朋友呐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脆弱,嚎啕大哭起来。我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,没有强大的内心,更不懂坚强二字,唯有那近乎变态的偏执。

    正是这近乎变态的偏执,令我从小到大,没什么朋友,所以,我格外珍惜每一个对我好的人,哪怕这些八仙的年龄比我大了好几圈,甚至有些八仙的年龄,比我父亲还要大上几岁。

    那些八仙见我哭了起来,一个个放下手中的锄头走了过来,在我头上溺爱摸了几下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瞬间,整个场面静了下来,唯有我那不争气的哭泣声,在池塘边上回响着。

    这过程约摸持续了两三分钟,高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说:“陈…,小九,我们依你便是,只是…你能确定,你一个人动手挖放水口,就不会出事吗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