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抬棺匠 正文 470第470章印七95

正文 470第470章印七95

目录:抬棺匠| 作者:陈八仙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里也是高兴的很,现在碗碎了,那琴儿应该能平安。说实话,琴儿是因为我才卷进这场丧事,现在她能平安,当然值得庆幸,也算是结了个善缘。

    随后,我找来两块祭石,一块放在沈军的坟前,一块放在小女孩坟前,又弄了一些祭品放在坟前,再让高佬点燃一封长鞭炮,以鞭炮声结束这场丧事。

    待祭完坟,月亮已经逐渐隐了去,天边渐渐划开一道亮光,洒落在坟墓四周。我猛地呼了几口新鲜空气,一夜没睡觉,身子疲乏的很,死劲地搓了搓脸,勉强让自己清醒一些。

    虽说这场丧事已经画上句号,但,眼下却没时间休息,老王还在遛马村等我。

    当下,我留下几名八仙将那两堆新坟修饰一下,便领着高佬、瘦猴以及青玄子急匆匆地朝遛马村赶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上,我一心系在老王身上,脚下的步伐自然快的很,原本需要走半小时的路程,我只花了八分钟。

    刚到村口,一股莫名其妙的压迫感袭来,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我微微一愣,也顾不上那股压迫感就准备进村,那青玄子一手搭在我肩膀上,说:“村内有死气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,就问他:“沈军一家三口已经下葬,哪里还有什么死气?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说了一句不知道,反问我:“小九,出殡时,东西都收拾整齐没?有没有落下纸扎在村里?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,说:“应该全部搬空了,没落下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听着我的话,他沉默了一会儿,就说:“那就奇了怪,怎么会有死气。”说着,他朝村内走了进去,我立马跟上他的脚步,高佬和瘦猴跟在我身后。

    刚进村,也不晓得怎么回事,我心绪有些不宁,老觉得出事了,正准备开口说话,我眼尖的看到池塘的边上有一只军绿色的解放鞋。

    一见那鞋子,我心里咯噔一下,那鞋子好像是老王的。撒开步子就朝那鞋子跑了过去,捡起鞋子看了看,我敢百分百肯定这鞋子就是老王的。

    老王我猛地喊了一声,朝池塘四周看了看,水面很静,没有半点涟漪。

    这时,高佬走了过来,站在我旁边问道:“是不是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心情低落到极点,也没说话,将鞋子递给他,就朝堂屋内跑了去。由于天色早的很,这遛马村家家户户都是关门闭窗的,压根不知道老王被安排谁家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站在堂屋前,卖力喊:“老王,老王,老王”

    一连喊了七八声,堂屋左侧那房间的二楼,也就是我先前休息的房间,忽然亮了起来,约摸等了十来秒钟的时间,窗口探出一个人头,是我们这伙八仙的其中一人,叫三瓜,他说:“陈八仙,是你吧?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我答了一句是,立马朝那房间跑了过去。来到二楼一看,我愣住了,只见房内躺了七八名八仙,都是熟人,唯独没看到老王,值得一提的是,那温雪跟琴儿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老王呢?”我问三瓜。

    他愣了一下,伸手指了指床上,说:“在那!”说完,他脸色一怔,惊呼道:“咋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特么也是火了,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把正在睡觉的八仙一一摇醒,问他们有没有见到老王。他们说,下半夜的时候,老王闹腾的很,一直说要自杀。

    听完他们的话,我感觉整个人都要奔溃了,老王的性子我清楚的很,他怎么可能会闹自杀。再者说,老王一对儿女马上要走进社会赚钱了,正是老王享清福的时候,他怎么会自杀?哪怕他疯了,他潜意识中也绝对不会闹自杀,这是一个人的本质。

    那三瓜见我没说话,走了过来,二话没说,跪在我面前,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抽了两下,说:“陈八仙,都怪我,都怪我,都怪我没看好老王,都怪我!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卖力地抽自己耳光,一边抽着一边自责,边上那些八仙也跟着跪了下去。整个房内,就剩下我,高佬,瘦猴以及青玄子站着,其他人都跪在地面。

    这令我压根不知道怎么办,先前听青玄子说有死气,后来在池塘边上看到老王的鞋子,难道…难道…难道他真的在池塘边上落难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疯一样朝楼下冲了过去,一边跑着,两行热泪滚滚而下,脑中不由自主浮现这一年以来老王对我的照顾。

    记得刚入行那会,他说,九伢子,现在年轻人不愿意当抬棺匠,嫌这行累,嫌这行苦,嫌这行没面子,我这辈人死后,就靠你抬龙柩了。

    他还说,九伢子,人人坐桥谁人抬,每个行业都有存在的必要性,不能因为面子,嫌弃这,嫌弃那。人,必须脚踏实地。

    九伢子,以后遇到这种事,要记得检查死者死透没,别把活人埋了,会折阳寿。

    九伢子,这场丧事有危险,你退出,让我来。

    九伢子,你救了王洁,镇上都在说你厉害,你有点名气了。

    九伢子,让我跳进墓穴,你照顾你父母,以后有钱了,顺带提携下我子女。

    九伢子,办丧事要守规矩,不能越镇接活。

    九伢子,你走,让我来应付陈扒皮。

    九伢子,不要贪图那一百万,这场丧事会出事,会闯祸。

    九伢子,我来了,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办丧事。

    九伢子,去外地办丧事,不要破坏外地的习俗,切记,按照当地的风俗办丧事。

    九伢子,你回来了,这段时间镇子很平静,大家都很挂念你。

    九伢子,印七会死人,你走,让我来。

    九伢子,…………

    想着,想着,我泪水像喷泉一样,一涌而出。

    待跑到池塘时,我眼睛已经变得模糊不清,双腿一软,一把跪了下去,朝着池塘歇斯底的喊了一句:“老王…”连续喊了七八声,没得到任何回响,就连乡下经常听见的狗叫声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高佬一众八仙追了出来,见我跪在那,他们仿佛知道什么一般,齐刷刷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悲哉人道异,一谢永消亡,万事无不尽,徒令存者伤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